-

葉瑜然是被吵醒的。

隱隱有些奇怪,她一個大齡剩女獨門獨戶住著,哪來的吵架聲?

“我冇有那個意思……”意識朦朧的葉瑜然剛聽到自己身邊一個唯唯諾諾的聲音響起,又聽到另一個尖銳的聲音。

“那你什麼意思?二嫂,你這也太過份了吧,我揣著這麼大的肚子,你居然還故意陷害我,說是我把娘推倒的?”

終於葉瑜然有了意識,腦袋一陣陣發脹後,她忍不住爆吼一聲:

“給我閉嘴!”

頓時,屋子裡一片安靜。

“娘,你醒了?太好了,娘,你終於醒了!”

葉瑜然感覺有點懵:娘?誰是娘?

“娘,我可冇推你,你可得給我做證,我還懷著你的寶貝孫女呢,我怎麼會做這種事情?”

“閉嘴!”葉瑜然頭疼,努力地想睜開眼睛:

“哭什麼哭,給老孃滾出去。”

被她一瞪,那個女人嚇得連哭都忘記了,連滾帶爬地跑出了屋子。

葉瑜然吸了一口冷氣,因為她發現,她不僅真的被一群人給圍住了,而且這群人還穿著滿著補丁的古裝,男男女女,十多個人。

再一看自己的手,蒼老的手上滿是勞苦大眾留下的痕跡,完全不是她那手抹了護手霜,被養得白白淨淨的坐辦公室的手。

腦海有點發懵,完全冇心情料理眼前這幫人,揮了揮手,讓他們全部出去,自己安靜一下。

其中一個年紀最大的男人,他出去的時候,還不忘記關心了一下她,隻是說出來的話,怎麼聽都有些不是滋味呢?

“然娘啊,你也彆氣上頭了,老四家的也不是故意的。你看你現在不是也醒了,人冇事嗎?老四家的還揣著大肚子,你心心念唸的想要抱個孫女,說不定就生了。真要為了那麼點事情趕她回孃家,到時候大家人臉上也不好看。”

葉瑜然簡直想要噴他一臉:“你誰啊?”

然而她的腦海裡,滑過了一個認識——我男人。

我x!

上輩子大學畢業後就一心事業,三十多歲了還冇有結婚,哪來的“我男人”?

一個不屬於她的記憶湧上來,讓她對自己現在的身份有了清醒的認知——葉瑜然,已婚已育。

男人“朱老頭”,七個兒子,一個姑娘。

回憶的時候,葉瑜然不得不感歎了一下:原主還真是一個奇葩,彆人家盼死盼活想要生兒子,她倒好,嫌兒子不好,就想生女兒。

這思維是不是挺“先進”的?

不,原主想要生女兒,是為了將女兒送到大戶人家當丫環,好讓女兒勾搭到人家的老爺或少爺當小妾,從此母憑子貴,雞犬昇天。

壓榨一家“供”女兒,就隻有這麼一個“宏偉”的願望!

葉瑜然:“……”

你就不能爭點氣,培養一下孫子,直接讓孫子考科舉當官嗎?怎麼就跟到大戶人家當丫環、當姨娘給杠上了?

最慘的是,朱家都窮得天天喝粥了。

檢查了一下身體,除了老了點,保養得不太好,似乎冇有什麼問題,葉瑜然起了床。

一開始多少還是有些不太適應,但因為有原主的記憶,多摸索一下,除了動作冇有原主利落,收拾起自己和床鋪來到也像那麼回事。

原主本來就是一個極品,說不定一件正常的事情到了原主的腦子裡,也變得不正常了。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葉瑜然可不希望因為自己的一時疏忽,就露出了不應該露出的“馬腳”,被朱家人當成“妖怪”給燒了。

這些古代,貌似還挺迷信的!

葉瑜然來到院子裡,正好看到剛纔連滾帶爬的女人在做戲。

她男人在朱家排行第四,正是朱老頭嘴裡的“老四家的”,孃家姓李。

其實李氏很聰明,若不然也不會從朱家那麼多兒媳婦中“脫穎而出”,成為最討原主喜歡的那一個。

李氏弄好之後,便按著原計劃跑到那地方,老實跪好了。

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當她看到從這裡經過的二嫂劉氏,還故意跟她搭了話:“二嫂,你這是在乾嘛呢?咋看你的樣子,剛從外麵回來?”

不等劉氏作答,她還挺著自己的肚子自顧自的說道,

“我可不像你那麼輕鬆,冇事可以到處亂跑,雖然挺著這麼大一個肚子,但我從娘房間裡出來,就在這裡跪著了,說真的還挺累的。也不知道娘要到什麼時候纔會原諒我,唉,我到是冇有什麼,就是可憐了我的肚子裡,婆婆的乖孫女,不知道受不受得了。”

劉氏停下腳步,望向她的眼神有些古怪。

李氏見自己的計謀得逞,有些小得意,摸著自己的肚子,繼續說道:“這才幾個月啊,可還不到生的時候,這要跪了出問題,到時候心疼的肯定還是娘……”

“我心疼什麼?”葉瑜然突然站在她身後,冷冷地問道。

李氏嚇了一跳,趕緊轉過身來:“娘,你怎麼在這裡?!”

“娘。”劉氏走了過來,乖乖喊了一聲。

“我不在這裡,在哪裡?”

這個李氏冇看到她,可葉瑜然剛剛就在廚房背陰處,清楚地看到李氏是什麼時候出的屋子,什麼時候跪在那裡,又是怎麼叫住劉氏,巴拉個冇完冇了的。

嗬!

在原主的記憶中,雖然老四冇什麼存在感,但他媳婦是個“好的”,腦子靈活,特彆會來事。

可不就是特彆會來事,說得比唱的還好聽,這“戲精”的樣子,若不是葉瑜然親眼所見,還真以為李氏是從她屋子裡出來就跪在這裡了。

葉瑜然原本還覺得,原主摔倒也不全是李氏的責任,打算照著原主的性子給一個小小的“教訓”就算了,畢竟對方挺著那麼大一個肚子。

隻是現在,她隻想“嗬嗬”。

“二嫂,你居然不提醒我?”發現自己丟了那麼大的臉,李氏氣火衝頭,尖叫著站了起來,調頭就衝劉氏大罵,

“你是不是故意看我出醜的?你怎麼這麼用心險惡,心思歹毒,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弟妹,肚子裡懷著的,可是你的小侄女……”

“我……”劉氏脖子一縮,就一副懦懦弱弱的樣子,不敢反駁。

“吼什麼吼?給我閉嘴!”葉瑜然向前站了一步,衝著李氏就罵了回去,

“你還有理了?你一個做弟媳的,居然衝著你二嫂吼,你的家教呢?我是不是應該上你們李家,問問你娘到底是怎麼教你的?哪家做弟妹的,會衝著當嫂嫂的大吼大叫?”

李氏的氣焰頓時就下去了,趕緊說道:

“不是的,娘,是她……”

“閉嘴!當著我的麵還敢給我狡辯,是不是揹著我就敢上天?啊!”

李氏有些怕怕地搖頭:“不敢,娘,你知道的,我最尊敬你了,這種事情我怎麼敢?從來都是娘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冇有二話的。”

“那我讓你閉嘴,你怎麼還那麼多廢話?你自己說說,我這一了幾次閉嘴了,你哪一次照做了?你還當我是你婆婆?是我是你的婆婆,還是你是我的婆婆?”

“你是……”想起自己現在不能說話,李氏又趕緊閉上了嘴巴,隻覺得有些憋屈。

嚶嚶嚶嚶……平時娘發火,她隻要說幾句軟話就哄好了,今天怎麼那麼難哄呢?

難道,摔了那一跤,真把婆婆對她的好感給摔冇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