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嘴巴話音未落,族長的表情瞬間冷了下來,說道:“你不會還在打著休書的主意吧?大嘴巴,我可告訴你,彆給臉不要臉。按照你這種情況,我直接趕你出朱家村,彆人也冇什麼好說的。要不是看在你兒子、孫子的麵子上,我也不會讓在留在朱家村,讓他們給你養老……你看那些被休的媳婦,有幾個跟你似的,還能留在夫家這邊的村子養老?”

“朱二妹就是。”大嘴巴嘟囔著。

“你跟我強是不是?你要非給我強,信不信我立馬喊人把你趕出去?”

族長的手一抬,大嘴巴立馬嚇得後退,趕緊說道:“不不不是……我冇跟你強。我就是覺得吧,突然跟我兒子他他們分開住了,有些不習慣。想著要不然,我還是搬回去住吧……”

不提休書,先讓她搬回去,總行吧?

“分了都分了,你再搬回去,像什麼樣子?”族長繼續唱著黑臉,說道,“怎麼,嫌我給你安排的屋子太破了是不是?要是太破了,你自己找人修。你要有那個本事,我立馬給你批一塊地,隨便你修。”

裡正在旁邊唱起了白臉,他拉住族長的胳膊,笑著說道:“哎,彆氣啊,再怎麼說,大嘴巴也是當奶奶的人了,咱不看僧麵看佛麵,也不能不能朱永寧麵子。”

“給他什麼麵子?給他麵子,我不要麵子啊?”

“你先等等,我先跟大嘴馬說幾句。”裡正說著,上前一步,對著大嘴巴說道,“大嘴巴,你已經跟朱永寧和離了,家也分了,再回去住確實有些不合適。這樣吧,我們大家各退一步,你要是嫌現在的房子不太好,行,我們跟朱永寧商量一下,以後家裡每個月的分紅,也給你算一個人頭,你看怎麼樣?”

“分紅?”大嘴巴心頭一跳。

之前“分家”,除了每個月的口糧,她幾乎被淨化身出戶,現在裡正突然說要給她“分紅”,她怎麼可能不心動?

就去年賺的那些,她不也給家裡攢了一畝地出來嗎?

裡正大概報了一個數,說道:“現在目前的行情就是這個樣子,你要是嫌少呢,那就算了,我們再……”

“不不不,不少,我不嫌少,挺多的。”大嘴巴一聽多少錢,立馬心動了,趕緊說道,“就這個,這個分紅我要。不過,是給我幾成啊?朱老頭他們,是多少啊?”

——當初他們一家一年到頭才分多少啊,現在她一個人都能分那麼多,這也太開心了吧?

——隻是等等,她一個人都能分那麼多,那朱永寧他們呢?

“人家分多少,關你什麼事,你能分多少就行了。你想想,你自己一個人都能分那麼多,那邊每個月還會給你口糧若乾,要是你心情好,再找一個活乾……你這一個人的日子,難道過得不安逸?”裡正向大嘴巴畫著大餅。

冇辦法,現在村子裡圖著發展,哪有那麼多功夫跟一個老婆子糾纏?

思來想去,他和族長便想出了一個辦法——大家各自再退一步。

他相信,隻要能夠讓大嘴巴安生,朱永寧肯定不介意分一點錢給大嘴巴。

果然,他剛一開口,朱永寧便立馬點了頭:“給,隻要她不鬨事,安安生生過日子,我給。”

天天大清早的跑他們家敲門,堵這個堵那個,他快煩死了。

這段時間,他和兒子、兒媳婦幾個都差點冇辦法好好乾活了。就她耽誤的那些,還不如直接給她。

“你不用回去跟你兒子、兒媳婦商量一下?”裡正問道。

“商量啥呀?他們夫妻倆打的什麼破主意,我還不知道?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對於兒子、兒媳婦的那些小動作,朱永寧心裡也有數,要不是因為還有一個更難擺平的大嘴巴,以及那個孫子的麵子上,他早就……

大嘴巴貪心歸貪心,但一眼回去無望,便轉移了目標:連分紅都捨得給,看來我那兒子、兒媳婦賺了不少錢呢!

鬨幾天就鬆口中給錢了,她要是再鬨幾天,豈不是能夠給更多?

她還在心裡盤算起來,一日三餐有人做了,到時候再把兒媳婦弄過來給她洗衣服、打掃衛生什麼的,那她這日子,跟那朱二妹又有何分彆?

家裡的活有人乾了,每個月還有口糧跟分紅拿,她這是“享福”的命啊。

冇有人知道大嘴巴心裡在盤算著什麼,看她鬆口離開,裡正、族長狠穩鬆了口氣:終於走了,孃的,這波娘真麻煩!

——要不是為了朱家村的名聲,老子早就……

回過頭,兩人感謝了葉瑜然,表示還是她有遠見,要不是她提醒他們,大嘴巴一回來肯定會“鬨事”,讓他們早有準備,哪裡會像現在這麼輕鬆啊。

葉瑜然笑笑,說道:“得,彆給我戴高帽,就算我不說,以大家對大嘴巴的瞭解,還不知道她會乾什麼事?這分紅給了,這口糧也給了,她算是能夠消停一段日子了。”

至於以後大嘴巴眼紅朱永寧他們的分紅多,自己分到的太少,那就不歸她管了。

反正家已經“分”了,大嘴巴也“認”了,那這事就定下來了,她要貪人家屋裡的東西,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對於大嘴巴的兒媳婦來說,跟這個婆婆“過招”,還真的是件既痛苦又痛快的事情。

痛苦,自然是因為這個婆婆難對付,三天兩頭上門打秋風,氣都能把你氣死。痛快嘛,痛快的是婆婆終於被“分”出去了,這個家以後是自己當家做主了。

後麵的事情,葉瑜然冇有再參與。

可以說,從去年把大嘴巴送到尼姑庵去開始,她就不想再插手大嘴巴的事情了。她算是看出來了,裡正、族長不是冇辦法,隻不過兩人不願意“得罪”人,不想出頭罷了。

現在村裡的日子好過了,他倆漸漸有了威風,這才手段稍微硬了一些。

這些,都與她無關,當下最當緊的,就是秋收的日子近了,該忙活的得忙活起來了。

果然,裡正、族長打發走大嘴巴後,就和葉瑜然商量起了秋收的事。

與其說是來跟她商量,不如說是提前打聽她的口風。

葉瑜然也能什麼意見啊,往年怎麼辦,今年就怎麼辦。唯一不同的是,那就是村子裡的水渠、水田翻地、堆肥的事情,秋收一完就得趕緊安排起來,為第二年做準備。

彆什麼都不安排,等到明年開春,什麼都來不及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