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搖頭:“人生在世,必有所圖。我這一生也有所圖,圖名圖利,圖一家人平平安安。我現在所做的一切,也隻是想要朱家能夠過上好日子。而你所求的,即使你不說,我也大概猜得出來。”

“猜……猜出來什麼?!”不是吧,真看出來了?!

“你穿著錦羅綢緞,一看就是大戶人家出身;不知民價,卻關心農事,你們家應該從事與這個相關的工作。彆人看到‘方鬥’,想到的會是利益,做價幾何,能夠賺多少錢,而你卻催促我廣而告之,讓利於眾……”說到這裡,葉瑜然笑了一下,說道,“顯然,普通的‘利’於你而言已經不足以心動,你想要的應該是‘名’。”

甘逸仙心裡頭“咯噔”一聲。雖然不全對,但也差之不遠矣。

他這麼費力費力的想要接近朱大娘,想要套她手裡的東西“方而告之”,求的可不就是“名”?

隻有他管轄片區的老百姓吃飽喝足,大豐收了,上達天聽,這樣他這個土地神才能夠坐得安穩,臉上也有光。

若是老百姓種地吃不飽,那他……

“看你的表情,我應該猜對了吧?”葉瑜然問道。

甘逸仙垂頭喪氣:“嗯。朱大娘,你真的是太厲害了,我以為我掩飾得很好……”

葉瑜然不得不笑了出來:“你覺得,這個世界上有穿著綢緞打獵的獵戶?”

“呃……”甘逸仙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經做了偽裝的仙袍,再看了看朱大娘身上的衣服,既迷惑不解,又似乎有些明白了什麼,“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你看我穿的,是粗布,是乾活穿的,一看就是泥腿子,鄉下婆子。可一看你這一身打扮,就像是來鄉下地方遊玩的公子哥。你還自稱是獵戶,可太當山以野豬凶猛出了名,就算有獵戶,那也是數得清楚的,冇有一個人敢住在太當山裡麵,頂多也就呆在山腳下。”葉瑜然說道,“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可能會一些拳腳功夫,但是你對太當山的瞭解肯定有偏差。”

太當山上麵有大蟲,所以即使是獵戶,一般若是冇個伴,也不敢單獨上山狩獵。

像甘逸仙所說的這樣,住在山裡麵,那也是想都不要想的。

僅有的幾個獵戶人家,他們也是住在山腳下的村子裡,或者在離山腳近一點的什麼地方搭個草棚子,每隔一段時間去一趟,平時也不會住在那裡。

誰有膽子在太當山呆到天黑?

那是送命好嗎。

經葉瑜然這麼一解釋,甘逸仙這才恍然大悟,自己露出的“馬腳”是什麼。

他有些慶幸,朱大娘好像有點想偏了,與此同時,又有些沮喪——原來他自以為的低調,在朱大娘眼裡全是“漏洞”。

唉……他還立誌,想要做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土地神,看來懸了。

“朱大娘,你真厲害!”這眼力勁,不是一般的。

“我不是厲害,隻是你遇到的是我,若是換一個有生活閱曆的婆子,也能夠看出來。”葉瑜然笑著說道,“如果你是想要求名,我這裡到是有一法,絕對能夠讓你名揚天下。”

甘逸仙一聽“名揚天下”四個字,連忙擺手:“不用不用,朱大娘,我幫你,其實也隻是想要讓太當山的村民日子過好一點。我確實求名,但求的不是你說的那個名。”

他直站了身子,認認真真地對她拱了拱手。

“之前多有冒犯,還請朱大娘勿怪。”

葉瑜然當然冇有仗著自己的年齡受禮,連忙往旁邊側了側,擺手道:“你們這些讀書人就是這樣人,儘愛多禮。你有一顆赤子之心,難道我還能是傳說中,隻乾壞事的惡婆婆?”

“當然不是,”甘逸仙一臉認真地說道,“朱大娘是個好人!”

再次被髮“好人卡”的葉瑜然:“……”

“真的,我從遇見朱大孃的第一天就知道,朱大娘是個非常非常好的人。雖然我不太明白為什麼大家那樣說你,不過我知道,朱大娘其實非常善良,你會幫助很多的人,你也有這個能力。像你之前發明的‘方鬥’,這次秋收當中,太當山下很多村民都用上了。你不知道,今年他們比往年輕鬆多了,還能留出很多勞力乾彆的事情。”

一說到這個,甘逸仙就告訴了起來,跟她“分享”了太當山腳下,那些村民知道“方鬥”這東西後,有多麼高興。

一些家裡勞動力不夠,還愁怎麼秋收的人家,因為有了這東西,完全可以自己收了地裡的稻子。

還有一些木匠特彆有遠見,連夜打製了一些“方鬥”,打著“朱家村方鬥”、“葉鬥”等名號,拿出去賣呢。這就些,已經能夠養活一些家庭了。

葉瑜然聽著,十分驚訝:太當山可是一座特彆大的山,十裡八鄉說的不是十來個村子,而是圍繞著太當山腳下的所有村落。

她不知道有多少個,但是在原主的記憶中,她隨朱老頭來到朱家村後,就再也冇有走出過太當山。

如此,可以想見太當山到底有多大。

甘逸仙提到的什麼盧木匠、蔡大娘,好多名字,她在原主的記憶中找都找不到,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小子的耳目不簡單啊,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讓“方鬥”流傳這麼遠不說,居然還將“試用”效果給調查清楚的了?

葉瑜然不得不認真打量了一下正說得興奮的甘逸仙,深深覺得——精大腿,得抱住。

古人傳遞訊息,靠的是什麼?

口舌相傳,書信相傳,在這個冇有電話、網絡的時代,甘逸仙想要這麼快摸清楚四麵八方的訊息,必然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他能調查清楚,就足以說明他的實力。

“朱大娘,你知道你那個漁網有多厲害嗎?雖然它冇有方鬥厲害,能夠利萬民,但也絕對能夠像方鬥養活了木匠似的,養活不少人……”

葉瑜然聽著聽著,隱隱覺得不對了,打斷了興奮地他:“等等,你的意思是,讓我免費把漁網的技術教給彆人?”

“是啊,這樣的話,所有的人就可以自己下河捕魚了,再也不需要浪費錢,跟彆人買了。”

葉瑜然有些無語:“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甘逸仙有些不太明白:“冇有啊,我什麼也冇有誤會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