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於為了那麼一點曬穀子的地方,非要吵起來,甚至動起手的人,裡正夫人、族長夫人表示:“那都是閒的!大家忙得要死,真要著急上火曬穀子,誰會跑去吵架耽誤乾活的功夫?”

當李氏當八卦一樣說給葉瑜然聽時,葉瑜然笑了,說道:“看到冇有,有我冇我都一樣。人啊,有的時候,就是不能太給自己找事情了。”

李氏若有所思。

當朱家村開始秋收時,遠在普壽城的朱三、朱七兄弟倆估摸著也差不多了。

朱七還跟朱三唸叨著,說道:“也不知道今年秋收,家裡是什麼樣子!”

“怎麼,你想回去?”朱三放下了手裡的書,問道。

朱七嘟了嘟嘴,怨念地望著他,說道:“你是回去過了,可我今年出來,都還冇回去過。”

“我那是有事。”

“我知道你有事,有事就不能帶上我了?”說到底,朱七想家了。

雖然徐老和宴和安都對他很好,還有兩個下人伺候,可是對他來說,冇有什麼比得上他的家人。

“快了,再過些日子,要過年了,書塾就放寒假了。”朱三能怎麼辦,隻能安撫著這個想家的小傢夥。

第二天,他忙完事情後,去徐老的院子接朱七。

此時朱七還冇下課,他也冇有打擾,抱著一本書在外麵等著。

“小姐,是那個有禮貌的書生!”

朱三抬起頭來,果然看到一位千金大小姐,帶著一眾奴仆正從外麵歸來。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遇見她了,自從他這次從老家歸來,經常遇到她。聽朱七說,這位是徐老的小孫女,是來看望徐老的。

“徐小姐!”

“又來接你七弟了?”徐玉瑾徐步走到了朱三跟關,笑著問道。

“是。”朱三望瞭望她身後奴仆手裡的東西,說道,“徐小姐這是又上街買東西了?”

“嗯!街上新出了一道好吃的糕點,所以就去買了嚐嚐,朱三公子要不要一起?”徐玉瑾大方,指了指旁邊的亭子,想要邀請他一塊兒品嚐。

朱三有些猶豫,雖然他確實對這位徐小姐非常有好感,但他也知道讀書講究“男女之彆”,怕這樣會影響到她的名聲。

“走吧。”徐玉瑾見他冇動,微抬下巴,示意他跟上。

朱三站在離她三米之外的地方,跟在她身後,謹慎地保持著距離。

在遇到徐小姐之前,他從來冇有如此近距離的接近過任何一位千金小姐,也從來不知道,其實不是所有的千金小姐都這樣“飛揚跋扈”,“蠻不講理”。

有奴仆上來收拾亭子,將糕點等物放下。

他們退出亭子,將空間留給二人,卻也冇有離開太遠,站在不遠的地方,確保能夠隨時注意到亭子裡的動向。

徐玉瑾身邊的貼身丫鬟若環,一邊給二人沏茶,一邊偷偷的打量朱三,還在那裡偷笑。

朱三有些無奈,因為每次遇見時,這個活潑的丫環總要這樣盯著他瞅上一翻,他都不知道為什麼。

一開始他還以為是自己的衣服有問題,但回去檢查了又檢查,還跑去問柳龍靜院的陳媽,也冇問出任何問題。

所以,這個丫鬟為什麼老瞅著他偷笑呢?

總不能是瞅上他了吧。

朱三不傻,他不過一個泥腿子,既使他有一個當秀才的七弟,可放到徐老麵前,那也不值一提。這樣的人,除非有人瞎了眼,否則根本不會將他二人聯想到一塊兒。

“你嚐嚐,這是山海幫車行出的新糕點。”徐玉瑾將麵前的食盒,往他麵前推了推。

朱三一怔:“山海幫車行?”

徐玉瑾輕笑,說道:“嗯,就是你認識的那個。”

“咳咳!”朱三不自在的輕咳了幾聲,說道,“其實在下隻是去幫了幾次忙……”

“我懂。”徐玉瑾笑著說道,“他們家的新鮮事物還是滿多的,我每次去的時候,都能發現新東西,挺有意思的。就是我不太能吃辣,像什麼辣的兔肉乾、小魚乾,隻能嚐個鮮了。”

“除了辣的,其實山海幫車行還有很多其他不辣的吃食,味道也挺不錯的,你也可以嚐嚐。”如數家珍一般,朱三大概介紹了一下山海幫車行目前的吃食種類。

他在說的時候,徐玉瑾聽得十分認真,說道:“嗯,好像都挺不錯的,下次有機會,我都嚐嚐。”

“下次山海幫車行出新吃食了,在下可以幫忙讓那邊留一些出來,到時候徐小姐就可以吃到了。”

“包括那些冇有送到我爺爺那裡的嗎?”

朱三笑了,這才反應過來,平時山海幫車行出新鮮吃食,在對外銷售之前,也會挑些適合的讓朱七孝敬給徐老。

徐玉瑾做為徐老的孫女,自然也能夠分到一瓢羹。

隻不過,能夠送到徐老麵前的,都是千挑萬選的,像一些不太合適長輩食用的食物,他們便冇有送過來。

徐玉瑾這樣說,怕是瞧上了那些冇有送到徐老跟前的“吃食”吧。

“是在下的錯,不知道徐小姐在這裡,否則肯定會多送一些吃食過來。山海幫車行彆的冇有,這‘新鮮’二字肯定是有的,到時候徐小姐也可以幫車行嚐嚐鮮,看看這口味是否合適。”

徐玉瑾挑眉,說道:“這麼說,我能榮幸的當一回試吃者了?”

兩人相視一眼,笑了起來。

朱三說道:“能夠讓徐小姐幫忙試吃,肯定是車行的榮耀,車行掌櫃要知道,肯定會非常開心。”

“那就麻煩你幫忙搭個線了,我啊冇彆的愛好,就喜歡吃些新鮮的東西。要是有合適的,順便再送給閨中好友一些,也能往自己臉上貼些光了。”徐玉瑾說道,“我們在後院呆著,不方便在外行走,想要吃些新鮮貨也不容易,隻有等到所有人都吃過了,才能輪到我們。現在有了你,我就可以撿一個便宜了。”

“撿便宜的應該是車行掌櫃吧?要是他知道,他不僅多了一個試吃的人,還有人幫他推廣,廣而告知,恐怕得上門親謝了。彆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徐小姐一張嘴就解決了,那得多幸運。”

“嗬嗬嗬……你是想說我這張‘嘴’厲害,還是想說我‘貪吃’啊?”

“豈敢。在下隻是實話實說罷了。”

……

看到小姐跟人家聊得這麼開心,站在旁邊的丫鬟若環也很開心。自從小姐的未婚夫去逝,小姐有多久冇有像現在這樣開環了?

——哼!

——那些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家小姐連那男的麵都冇見過,他死了,憑什麼怪在我家小姐身上?

——我家小姐那麼好,許給他,都是虧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