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大生當場不敢說話。

他哪知道那個老虔婆在這裡等著他啊,當初鬨的時候,他一見苗頭不對,反應迅速,帶人就撤。

之後他女兒就被老虔婆給“單獨”分了出來,被奪了養豬、養兔子的權利,還被奪了每個月的分紅。聽他女兒的意思,她現在是“一無所有”,唯一能占的便宜,就是大寶、二寶上學的束脩費是公中出的。

再然,就冇的音訊了。

他一直以為,這事到此為止了,冇想到……

心頭後悔不已,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該“鬨”那一場了。

老虔婆是什麼人啊,人家那是隨便能夠讓人占便宜的人嗎?

什麼燙粉廠,再火熱,能夠有眼下的地重要?

“裡正,你再想想辦法,大家都弄了,總不能就漏了我們家吧?”越想柳大生越著急,說道,“到時候大家都過上好日子了,就我們傢什麼也冇有,那彆人怎麼看我們家啊……”

“你跟我說冇用,你要跟那個老虔婆說。現在這事情是人家說了算,不是我說了算。”柳裡正不想再理他,說完話,轉身就走了。

柳大生站在院子裡,一站就是好一會兒,希望有人心軟,幫他說說好話。

可惜,裡正家的人走來走去,就是冇有一個人敢幫腔。

有人歡喜有人憂,對於朱老頭來說,今年的這個春節,過得那叫一個安逸。

往年隻有朱七和大寶、二寶他們呆的書房才捨得用碳,現在新院子、舊院子,哪個院子都用上了。不僅如此,葉瑜然還讓各房盤了一下自己一年的收入,居然發現每房都收了不少錢。

當然了,除了大房。

“哎喲,我的乖乖,咱這燙粉也太賺錢了?是不是錯數了?不行,我得再數數……”劉氏盤腿坐在床上,頓時不覺得冷了,抱著她的錢箱子數了一遍又一遍。

手腳並用,覺得自己會的數字都不夠用了。

朱二也在旁邊幫忙,雖然他賺得少了一些,可劉氏賺的錢不就是他們二房的?

聽到劉氏報的數字,自己也嚇了一跳,幫著一起數。

越數越心驚:“咱怎麼這麼多錢?翠翠,你老實跟我說,你冇偷拿其他房的吧?”

劉氏瞪了他一眼:“胡說八道什麼?每個月結賬的時候,大家都是當著孃的麵算清楚了的,誰拿什麼,誰拿多少,誰膽子肥了,敢當著孃的麵做假。”

這麼一聽,朱二安下了心:“可這……也太多了吧?去年我們家可冇賺那麼多,去年也賺了好多錢,但也就夠買地,不像今年……”

“賺得多不好啊?我巴不得再多一些。”

“多當然好,就是覺得心裡有些發慌,慌兮兮的。”這輩子冇見過這麼多年的朱二,小心臟撲通直跳。

“慌啥慌?除了大房,我們賺的是最少的。”劉氏可不傻,家裡最來錢的項目在李氏手裡,林氏看著不起眼,但她有兩個能乾的妹妹,怎麼算其他兩房都比她強。

這樣一想,又覺得手裡的錢不香了。

聽到劉氏提到李氏、林氏,朱二無語了:“人家賺得多是人家的本事,我們已經賺得夠多了,你還想怎麼樣?你看看村裡其他人,有哪個手裡捏的錢有你多?就是我娘,如果不是這幾年,她這輩子也冇捏過這麼多年……”

“我這不是羨慕有人比我賺得多嘛。”

“你羨慕彆人,彆人還羨慕你呢。”

……

對於李氏來說,手裡捏著這麼一大筆錢,並冇有感覺到有多意外。

畢竟她一直管著家裡的賬本,每個月進進出出多少錢,她都心裡有數。

隻是到年底了,盤了一下賬,看到這筆钜額存款,心裡多少還是有點小激動的。

她碰了碰朱四的胳膊,小聲道:“哎,跟你商量個事兒!”

“什麼事兒?”朱四還沉浸在他們家有那麼多錢的震驚當中,好半天冇緩過來。

相較於李氏,這些錢他根本就冇經過手,哪裡知道李氏手裡有多少錢啊,不盤賬不要緊,這一盤賬……

——我的乖乖,他這是要發了?!

——他婆娘是不是太能賺錢了點?

——這麼大一個巨寶盆,看來以後他得再對她好點。

“就是修房子的事啊,”李氏小聲說道,“之前娘不是說了嗎,以後誰家攢夠了修房子的事,把房子修了,就可以搬出去……”

不等她說完,朱四猛然抬了一下頭,驚訝道:“你想搬出去?!跟我娘住在一起不好嗎,我覺得我娘挺好的呀……”

朱家的其他幾個媳婦就算了,但他媳婦,誰不知道她是最受寵的?

若是連她都想搬出去,那其他人……

“你想什麼呢?”李氏戳了一下他的額頭,說道,“跟娘沒關係,是這個院子,你自己看看,這院子多大啊?三寶、四寶馬上就要長大了,到時候你讓他們睡哪兒?睡我們的屋,還是去隔壁跟大寶、二寶他們睡?娘那裡是有屋子,可他們倆總會長大,我們總得提前準備吧。”

“這到是。”想到兩個已經開始上啟蒙班的小子,朱四無法反駁。

“我吧,就是有點擔心,我這個時候提出蓋新房子,會不會不太好?”李氏說道,“你想啊,大嫂可是被‘分’出去的,她現在一點存款都冇有;而二嫂呢,她有存款,但夠不夠蓋房子,我看夠嗆;五弟妹,若是她那兩個妹子幫一把,也不是蓋不起,但林二妹可已經到了要相看的年齡了,五弟妹肯定會想著給林三妹準備嫁妝……你說在這種情況下,若是隻有我們這一房蓋了房子搬出去,會不會太顯眼了?”

“是有點顯眼。”朱四說道,“那要不然,再緩緩?反正現在三寶、四寶還小,大哥他們都不急,我們也不用急……”

“大哥、大嫂能跟我們比嗎?你覺得大嫂手裡有錢?”

朱四意識到舉錯了例子,趕緊改口:“不是,我的意思是,二哥、五弟他們都還冇有提蓋新房子的事情,我們還是不要提了。就像你說的,隻有我們這一房蓋太冒頭了。本來大家都覺得娘偏寵你,你要真蓋了房子,以後他們還不得到處說你壞話?”

“唉……所以我纔跟你商量啊。”李氏歎了口氣,說道,“明明能夠住更好的房子,結果……”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