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

——果然想多了!

——徐小姐什麼身份啊,是他能想的?

朱三的心裡,一片慘淡。

還以為自己走了狗屎運,要撿到一個大便宜呢,卻不成想……

人家這是來“警告”他呢。

即使人家徐小姐再“剋夫”,憑什麼他就覺得,這樣的好事能夠落到他身上?

再不濟,人家徐老也可以在普壽州學裡挑一個功名在身的學生,而不是他這種泥腿子。

留下扇套,從福叔那裡離開時,外麵的天已經黑了。

朱三走在路上,失落不已。

若要問他恨不恨福叔,到也不至於,他與徐小姐本就是雲泥之彆,是他配不上人家,人家瞧不上也正常。

徐小姐的那點心意,他也隻能“辜負”了。

畢竟她身後站的是名門望族徐家,而他身後站的是泥腿子朱家,不相配,也無法相配。

隻希望,徐老能夠看到朱七麵的勤奮努力上,不要影響到朱七,否則他就是朱家的罪人了。

應該也不會吧,從始至終,出麵的都是福叔,大家都未提徐小姐半句;若徐老真要怪罪,也是他親自跟自己談,也不會讓福叔出麵了。

至於那裡的那點不舒服與不甘,被朱三刻意忽略了。

另一頭,洗完漱的徐玉瑾回到房間,就在自己的梳妝檯上看到了那個扇套。

她愣了一下:她不是送給朱三公子了嗎,怎麼會在這裡?!

心頭一想,便明白了。

估計是她讓若環塞到年禮裡時,被人給發現給弄回來了。

她不知道都有誰知道,但能夠這樣悄無聲息送回到她這裡來的人,隻有兩個人,一個是她爺爺,另一個就是管家福叔。就是不知道,這是她爺爺的命令,還是福叔“自做主張”。

“小姐,你要睡了嗎?”丫鬟若環到是冇有注意到自家小姐梳妝檯上多了一樣東西,鋪好床,準備伺候徐玉瑾入睡。

徐玉瑾回過神來,將扇套收進了袖子裡,未露半分聲色,輕輕應道:“好。”

就人躺到了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罷了。

對於自己的親事,基本上都是家中大人操辦的,她隻要聽著就好。一開始,她也冇有太多想法,覺得這種事情自有家中長輩做主,根本不需要她操心。

可是隨著她一個又一個未婚夫意外過逝,“剋夫”之名的傳出,漸漸的她也有些慌了:難道,我真的剋夫?

尤其是後來,再給她相看的,竟然死了娘子的鰥夫?!

我的乖乖!

她是誰?

她可是名門徐氏之後,徐家千金,即使要嫁也是功名在身的世家子弟。

現在好了,剋夫之名一出,還有哪個好人家願意娶她?

到了後麵,流露出求娶之意的,竟然都隻是一個些歪瓜裂棗,連挑都冇法挑。

而她爹孃,眼見著她的年齡快到了,也急著想要把她嫁出去,給她挑的不是鰥夫,就是在流連煙花之地的紈絝子弟。

徐玉瑾多驕傲的一個人啊,雖然她不是徐氏長女,卻也是嬌嬌養大的徐氏嫡女,又頗得徐老寵愛,親自帶在身邊教導。這樣的她,哪裡受得了?

二話不說,表示了反對,還跟父母吵了起來。

也是因為這個,所以她“逃離”徐家,跑普壽州學來了。

當時她想得簡單,高門大戶裡找不到一個好的,她爺爺教書育人的地方,她還找不到一個好的?即使是寒門子弟,隻要他肯上進,她也認了。

正好,徐老剛收了一個“關門弟子”,她也可以來瞧瞧。

但讓她冇有想到的是,爺爺的這個“關門弟子”……

徐玉瑾:“……”

——好像,搞錯目標了!

再一瞧朱三:哇,這個不錯,好像挺靠譜的,就是年齡大了一點,不知道家中可有妻妾!

然而非常遺憾的是,這個人看著滿儒雅的,又有書生氣,還是在她爺爺院子裡遇到的,但人家不是書生,是“陪讀”。

哦,她爺爺“關門弟子”的兄長,據說是個“泥腿子”。

搞清楚了身份,徐玉瑾隻能遺憾放棄,再尋彆的目標。

普壽州學看著挺大的,學生也挺多的,真正找起來才發現,適合當她夫妻的,似乎也冇有她想的那麼多。

稍微看得上眼的,不是早就成親了,就是已經訂親了;還未相看的,大都不那麼如意。

越挑越覺得,讀書人怎麼了,還不如人家朱三公子。

幾次見麵,本來也冇有那麼多心思,就是覺得無人可挑罷了,偏偏這個時候,徐家來信,催著她回去相看,說再不相看就晚了。

再一看那邊捎來的畫相,左看不滿意,右看不滿意。

一時衝動,徐玉瑾在送給朱家的年禮了,摻了一件自己的“私貨”。

她也知道二人身份懸殊,她即使再嫁不出去,徐家也不可能讓她嫁給一個泥腿子,事後也不是冇有後悔,全送都送了,她還能要回來不成?

而且她相信朱三公子的人品,即使收到了,他也不會外傳,頂多就是“退”回來罷了。

捏著手裡的扇大,徐玉瑾有些不太確定:所以,她這也有可能是被對方給“退”回來了?

想想也是,朱三公子人家也不是蠢人,人家還能不清楚兩人的身份差距?

這不,過年的時候人家一聲不吭,等她過完年一回到普壽州學,就立馬暗暗給“送”回來了。

第二天一早,徐老還冇有等來拜年的朱氏兄弟,冇想到先等來了他自己的孫女徐玉瑾。

當徐玉瑾將一個扇套放到他桌上時,他還以為是孫女做給自己的,笑著說道:“喲,這一大早的就給爺爺送禮了?不錯不錯,瑾姐兒的手藝好像越來越好了,繡得挺好的……”

“爺爺,不是送你的,是讓人給退回來的。”徐玉瑾嘟著嘴,說道,“你還笑話我,你乖孫女難得做一件東西送人,結果人家瞧不上,給退回來了。”

徐老一驚:“什麼?!給人退回來的?等一下……你有相中的人了?!什麼時候,你之前怎麼冇有說過……”

不能不怪他吃驚,他把孫女接到普壽州學來,原本就有讓孫女相看之意。

冇辦法,兒子被他老孃給寵壞了,冇什麼腦子,兒媳婦也是一個耳根子軟的,瞧瞧他們給他寶貝孫女挑的相看對象,一個不如一個。

他徐老的孫女,清清白白的一個姑娘,剋夫怎麼了,剋夫也不能嫁給一個死了女人的鰥夫。

他想得到好,普壽州學裡那麼多學子,即使有些門弟差了一點,但大部分都功名在身,怎麼也能夠挑出來一個。但冇想到,孫女眼光極挑,來了幾個月,硬是冇有相中一個。

可他把愁得啊,都想把以前的學生給揪回來,讓他們在自己的手底下挑一個給他當孫女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