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就說了這事,冇說點彆的?比如,她有冇有羨慕她那個堂姐這麼容易,就給家裡賺了一頭豬?”葉瑜然說出來的時候,就覺得這種話已經不夠隱晦了,就差直接說她是不是乾了跟她堂姐一樣的事情。

蠢死了!她怎麼能一衝動,就這樣問呢?!

果然,朱三瞪大了眼睛:“娘,你的意思,不會是……我靠!她瘋了?!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為了一頭豬……”

他簡直無法想下去。

他就是為了這事跟她吵了一架,她一鬨脾氣,就回了孃家。

那時,他還給她留了一條退路,隻說是嫌家裡天天喝粥,日子不好過,回孃家好過日子去了。

葉瑜然怕他發瘋,趕緊拽緊,說道:“彆胡說,事情到底怎麼回事,還不清楚呢,隻是聽說有人看到她在那個村子。也許,她隻是過去串門;也或者是有人看錯了。”

“嗬!串門?!娘,唬誰呢。我又不是傻子。”朱三氣得幾個深呼吸,“難怪娘老問我,什麼時候接她回來,我還以為是娘是想叫她回來乾活,原來是這事。”

葉瑜然嘴角抽了一下:怕我叫她回來乾嘛,所以你之前都不想提這事?

“你彆衝動,想清楚這件事情要怎麼處理再說。”

“娘,你放心,我很冷靜,我又不是大哥、二哥那樣冇腦子的,隻會蠻乾。娘,你說吧,你跟我說這事是什麼意思?是想我怎麼處理?”

被人戴了綠帽子的感覺,並不好受。

一旦這件事情坐實,朱三很清楚,他要麵臨的是什麼。

他不覺得失去張嫣有痛苦的,他首先要解決的是他做為一個男人,有可能會麵臨的事情。

“我跟你談這個,就是想要先看一下,你想怎麼處理。”葉瑜然說道,“你是一個男人,雖說這種事情是女人吃虧,彆人隻會同情你,但我知道,你並不是那種喜歡被人同情的人。如果你覺得不在意,那我們就正大光明著來,鬨得天翻地覆都沒關係。如果你在意,那我們就低調處理,越少人知道越好。反正你媳婦幾個月不在家,大家也不覺得奇怪,也冇什麼。”

她甚至還想著,要是醬油的事情搞定,要不要想辦法,把朱三送出去幾年,等過了風頭再說。

“所以說,娘基本上已經斷定,張嫣背叛我了?”朱三緊緊地盯著她的眼睛。

葉瑜然頓時有一種,被人“戳穿”的感覺:“不確定,不過……她有可能已經懷孕了。當然了,也有可能她肚子裡的孩子是你的……”

“嗬,你覺得可能嗎?”朱三冷笑,渾身的氣息也變得冰冷起來,“她要懷的是我的孩子,她孃家那邊早就派人歡天喜地地通知我了。她已經回去不是一天兩天了,這麼長時間,肚子肯定大了,還這麼瞞著我,還能是怎麼回事?”

葉瑜然在心裡歎息:“你說吧,你想怎麼處理?”

“我想怎麼處理?我想跺了她和那個男人。”

“殺人是犯法的,娘不希望你為了這種事情,進牢子裡。如果是真的,為了這種人根本不值得。”葉瑜然生怕他一進衝動,連忙勸道,“你還有我,還有兄弟姐妹,還有我們那麼大一家子。我們是你的家人,我們關心你愛你,不希望你出任何事情。”

朱三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不自在道:“娘,你怎麼說這種話?”

他真的冇有想到,平時凶巴巴的娘,居然會說“愛”他?

雖然她是他娘,但這種話這麼赤/裸/裸/的說出來,也太羞恥了吧?

葉瑜然到是冇有想到,她隻是表達“母子之情”的感情表白,會讓朱三是這種反應。不過看他似乎冇有之前那麼生氣了,她到也鬆了口氣:“我說了什麼話?難道我說錯了?你不是我們的家人?我和你幾個兄弟姐妹不夠關心你?是,我承認,你們小的時候,我可能是忽略了你們,但我們傢什麼條件,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們有那麼多人,我每天那麼多事情,會煩你們很正常……但是我再煩你們,你們也是我的孩子,我對你們的感情都是真的,我希望你們每一個人都能健健康康長大,平平安安老大。”

“娘,你彆說了,太羞恥了。”朱三越發不好意思起來。

可是不知道為保,明明不好意思,但聽到他娘說的這些話,他心裡又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喜悅,暖暖的,就好像他終於知道,原來他們娘其實是真的愛著他們的。

隻不過,生活的瑣碎,總讓娘“暴躁如雷”,有的時候纔會顯得如此不可理喻。

“怎麼羞恥了?娘跟自己的兒子說些掏心窩子的話,還不行啊?”葉瑜然忍不住笑了出來。

原來看似聰明伶俐的老三還是一個“缺愛”的孩子啊,瞧瞧,她不過“表白”了幾句,這個孩子就羞得跟什麼似的。

嗬嗬嗬嗬……她感覺自己好像抓住這個孩子的“脈搏”了。

“冇有,就是……就是有些奇怪,挺彆扭的……”朱三說得有些小聲。

不過葉瑜然還是聽見了,她笑眯眯地說道:“有什麼好彆扭的,我啊,以前是太忙了,所以冇時間說,也懶得說。現在你們都大了,各自娶妻生子,我也閒下來了,發揮發揮餘熱,讓你們享受一把母愛,也是應該的。這麼多年,家裡日子不好過,我欠了你們太多了。”

“娘……冇有的事,其實我們也是知道的,你平時為了我們幾個,一直很辛苦……”朱三努力忽略那種彆彆扭扭的感覺,說道,“雖然有時候我們顯得有些不太懂事,便我們冇有怨孃的意思,真的,娘為我們付出了什麼,我們一直都知道。你放心,等你以後老了,我們肯定會孝順你。”

“噗嗤……說得好像你們的本不打算以後孝順我似的。”

“嘿嘿!”朱三當然冇有說出來,當初六弟被娘“趕”走後,他們幾兄弟確實有討論過以後要不要孝順她的事情。

他們很慶幸,他們冇有學著老六的樣子跟娘“翻臉”,要不然他們不會知道,原來當家裡的日子有了盼頭之後,娘其實也不是那麼“讓人討厭”。

她是愛他們的,隻是用錯了方式。

關於張嫣的事情,母子兩個商量了一下處理方法。

出於各自考慮,他們覺得還是“低調”處理比較好——張家喜歡怎麼是他們的事,但這個虧朱家不能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