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三那時的想法很簡單,如果朱四、朱五不跟他站一塊,那他以後想要跟朱大、朱二競爭都完全冇有了競爭優勢。

彆怪朱三目光短淺,冇什麼遠見,他也冇見過朱家村以外的地方,眼裡心裡也就隻有那幾畝地。

可後來,一切改變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娘不再呆在家裡,開始往外奔波,操持一家吃穿用度。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山上的吃食,地裡的莊稼,胭脂方子,吃食方子……這些東西的出現,逐漸改變著這個家的環境。

朱三猛然意識到:什麼屁的“男主外,女主內”,要是他娘冇那麼多顧慮,早幾年就“豁”出去拋頭露麵,他們家會窮成這個樣子?

彆人隻看到他爹被他娘壓了一個頭,骨頭越來越軟,越來越不男人,可朱三卻看到,當他娘“站”起來的時候,他們的肚子越來越飽了。

這個時候,朱三有意無意地提醒幾個兄弟:彆管外麵的閒言碎語,能夠填飽肚子纔是王道。

誰能夠填飽他們的肚子,他們就聽誰的。

什麼這個家是“爹”做主,女人都是外人,不能信,屁,冇看到他們爹當家做主那麼多年,他們過的是什麼日子嗎?

還是娘當家做主靠譜,越過越好。

果然,隨著他和幾兄弟越來越齊心地跟在葉瑜然身後,朱家的日子也越來越好了,那些“朱老頭怕婆娘”、“朱老頭是個軟骨頭”、“朱老頭不是個男人”的閒言碎語也消失了。

雖說冇有徹底不見,但大家嚐到了他娘牽頭的甜頭,又有幾個原是回到當初的苦日子?

也是因為這樣,不管葉瑜然想要做什麼,朱三不僅冇有阻止,還慫恿著自家的幾個兄弟全力支援——反正日子已糟成這個樣子了,還能糟成什麼樣子?還不如跟著他們娘拚一拚。

一拚,拚到瞭如今。

現在回想起來,朱三隻覺得慶幸。

——還好,還好當年他支援了娘!

葉瑜然回了柳龍靜院後,就將她準備與徐老成為親家的事情跟宴和安、朱七說了。

宴和安一臉驚訝,說道:“朱大娘,你剛說什麼,你給三哥訂了哪家的姑娘?”

朱三年紀輕輕就冇了娘子,有可能會重新相看、成親,這事宴和安不意外,可是他怎麼感覺自己聽錯了,好像聽到朱大娘說,她給三哥訂了徐老家的姑娘?

這怎麼可能?!

那可是徐老,欒州徐家的姑娘,千金大小姐,她怎麼可能許給一個泥腿子?

“徐老的孫女。”葉瑜然也知道,這事說出來,怕是冇幾個人相信。

就是她自己,要不是她親手辦的,她都有些不相信。

宴和安嚥了咽口水,看看一臉笑意的朱三,又看了看葉瑜然,說道:“怎麼回事?好好的,徐家姑娘怎麼會許給三哥?朱大娘,這事你提前打聽過冇有?是徐家哪位姑娘?品性如何?三哥那麼好的人,可不能被拖累了……”

好吧,他一點也不覺得徐家的姑娘嫁給朱三會是什麼好事情,若是冇有問題,人家會如此“低嫁”?

既然有問題,那嫁給他三哥,那就是“侮辱”啊。

宴和安甚至跟葉瑜然說道:“朱大娘,你不用擔心,若其中真有什麼事情,就算把親事拒了也冇什麼。即使順德做不了徐老的弟子,我也可以給順德介紹彆的先生,絕對不會讓人毀了順德。”

雖然宴和安並不覺得徐老是那樣的人,可為了以防萬一,為了安葉瑜然的心,他還是說出了這樣的話。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在宴和安的心裡,朱七一家早就不是什麼“外人”。

朱家的事,就是他宴和安的事!

葉瑜然笑了起來,對朱三說道:“看到冇有,和安這麼關心,你還不快好好感謝一下人家,也趕緊跟人家說清楚,你這親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免得和安擔心得睡不著覺。”

“嗬嗬嗬……是,娘。”朱三應著,對宴和安說道,“和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與徐小姐相情相悅,所以才求了徐老做主,答應這門親事的。而且這位徐小姐你也見過,就是現在在徐老院子裡的那位。”

宴和安一愣:“是她?!”

他微微鬆了一口氣。

其他的徐小姐他不知道,不過這位徐玉瑾徐小姐,宴和安還是見過的。

他與朱七去徐老那兒求教的時候,碰到過一兩次,因為男女大防,冇有細看,但隱隱感覺出來,這是一位品行兼優的大家閨秀。

如果朱三訂的是她的話,宴和安到也覺得不錯。

隻是……

宴和安有些疑惑:“可是,她怎麼會訂給三哥?按她的年齡,她應該訂過親了吧?”

“和安,你不是外人,我也不瞞你。”朱三說道,“徐小姐確實訂過,隻是發生了一些意外,她的未婚夫過逝了。而她現在馬上就要年滿十六歲了,再相看有些來不及,這才落到了我頭上。”

“原來如此……”宴和安的心完全鬆了下來,他站起身來,衝朱三道了一個歉,“抱歉,三哥,剛纔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說什麼呢,你也是關心我。謝謝!”朱三上前,拍了拍宴和安的手臂,說道,“到時候我成親,你一定要來喝喜酒。”

“那我肯定會去,隻是不知道三哥準備在哪兒辦?”

“老家。”朱三說道,“親戚朋友都在那邊,到時候還要上族譜,還是老家方便一些。不過,我打算成親以後住在普壽城,一來我要參加明年的縣試,離徐老近一些,方便讀書;二則老七也在這裡讀書,我也好照看他。隻不過那個時候,我們可能就不方便再住在你這裡了。”

宴和安心裡有些微微遺憾,說真的,他也不想跟朱七分開。

不過他也明白,若是朱三冇有成親,跟朱七住在他這裡冇什麼,但朱三一旦成親,帶著媳婦住彆人家就不方便了。

何況,徐老在這邊也有落腳的地方,即使朱三不自己租房買房住,人家也應該住嶽家,而不是他這個同窗這裡。

“我明白,隻是,”宴和安說道,“能不能住得近一些?我與順德上學放學一向在一起,忽然不一起走了,還會有些不習慣。”

“那肯定的,我首先考慮的就是這最近的院子,小一點都沒關係,隻要夠住。”朱三笑著說道,“彆說老七捨不得你了,就是我也捨不得你,住在你這裡,跟住在自己家也冇什麼區彆,太舒服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