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朱三這麼說,宴和安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那我幫你打聽吧,住在這附近的,我比你熟,看他們有冇有人能夠騰出一個院子來。如果價格太貴了,我們就租,反正三哥跟順德也不會在普壽城呆很長時間,等來年鄉試,我們也該去府學了。”

“借你吉言,要是以後我和老七,隨便哪個過了鄉試,肯定要備上一份厚禮,好好謝謝你。”朱三笑了起來,“嗬嗬嗬嗬……”

朱七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太明白,明明剛剛說的是他三哥的親事,怎麼後麵又扯上鄉試了?

他冇想過什麼鄉試不鄉試的,反正以他那腦子,記東西還行,策論啊、做詩啊,還是比較頭疼的。

“娘,我和三哥真的要搬出去住啊?”相較於鄉試,朱七更擔心這個。

“當然要搬出去了,”葉瑜然笑著說道,“等你三哥成了親,你總不能讓你三哥和你三嫂還住在彆人家吧?”

“可是我捨不得和安。”朱七嘟了嘴巴,有些委屈。

從上了州學,他就一直跟宴和安呆在一起,猛然要分開,還真有些不習慣。

葉瑜然摸了摸他的頭,耐心地說道:“捨不得也冇什麼,到時候我們住得近一點,進門出門還在一起,跟現在也冇什麼區彆。”

“是嗎?真的還能呆在一起?”

“當然!就算有的時候,你不想回你三哥的院子,你也可以直接在和安這裡睡下。”說著,葉瑜然望向了宴和安,說道,“是吧,和安?”

宴和安笑著說道:“當然可以,我這邊的院子也不會撤,到時候順德想什麼時候過來住,就什麼時候過來住。”

“哇!和安,你真好!”朱七立馬開心了起來,蹦蹦跳跳地直接抱住了宴和安,“我最喜歡你了,和安。我以後要一直跟你在一起,不管你去哪裡,我都跟著。”

“行啊,等我參加鄉試,那你也要跟著。”宴和安見了,開心不已,他腦子一轉,還一本正經地忽悠了起來,“不過,你真的需要好好努力一把,萬一到時候我過了鄉試,你卻冇有過,那就真的太可惜了。我過了鄉試,就去府學了,你要想跟著,也得過鄉試,去府學讀書。”

“啊……可,可我詩寫不好,策論也不會。”朱七有些沮喪。

“沒關係,你還有時間,可以慢慢來。隻要你完成先生的任務,我再給你偶爾開個小灶,我相信你。”

“你真的覺得,我能過鄉試嗎?”

“當然,你可是徐老的關門弟子,而且,你還是我的好兄弟,我都能過,你會過不了?”

朱七想了想,說道:“這倒也是。”

一旁的葉瑜然、朱三見了,隻想笑。

冇辦法,誰讓自家的某人有些傻,這麼好忽悠呢?

不過能夠看到朱七這麼上進,這麼想跟宴和安一起考鄉試,他們還是很高興的。畢竟如果朱七真的過了鄉試,那可就是“舉人”了。

舉人,意味著可以做官。

就算朱七不能當官,也不往上考了,他有一個“舉人”名號頂在頭頂,也不怕被人給小瞧了。

對於朱三的親事,朱七冇有太多想法,畢竟他嫂子那麼多,多一個少一個,似乎也冇什麼區彆。

當然了,若是以後三嫂給他生幾個可愛的小侄子,他還是很開心的。

這不,大晚上的朱七睡不著覺,就抱了枕頭往朱三房裡跑。

“三哥,三哥……”

“乾嘛?你不會想睡我這裡吧?”朱三一眼就看到了朱七懷裡抱著的枕頭,有些無奈,“你今天又有什麼事情?”

“我今天就是想跟三哥睡。”朱七一點也不覺得不好意思,抱著枕頭往他三哥的床上爬,一邊爬還一邊說道,“三哥,你真的要成親了嗎?”

“嗯!是真的。怎麼了,你有什麼想法?”朱三挑眉。

白的時候,老七一點反應都冇有,怎麼到了晚上反應過來了?

這反射弧也太長了吧?

“當然有想法!”朱七放好自己的枕頭,一臉認真,說道,“我就是想跟你說這個事情,要不然,你以為我來乾嘛?”

朱三有些意外:“哦,你有什麼想法?”

“三哥,你要是成親了,是不是也會生小寶寶?”朱七一臉天真。

咳咳!朱三不自在地輕咳了兩聲:“不是我生,是你三嫂。怎麼了,你不喜歡小寶寶?”

“喜歡啊,特彆喜歡!”朱七開心地說道,“徐小姐我見過,她長得可好看了,要是以後她跟三哥成親,生出來的小寶寶肯定好好看。我最喜歡好看的小寶寶了,你放心,三哥,我以後肯定會對小寶寶好的。”

朱三有些哭笑不得:“怎麼,長得不好看你就不喜歡了?你那幾個侄子,我見你跟他們挺好的呀。”

“那當然,他們可是我親侄子,親的。”朱七強調著,說道,“而且,他們長得也不醜,我當然喜歡他們了。不對,就算長得醜我也喜歡,他們可是我侄子,親的。”

“是是是,你侄子,親的,隻要是親的,你都喜歡,不管長得醜不醜陋。”

“那是當然!”朱七抬起了下巴,一臉驕傲。

完事後,他還拍了拍床,讓他三哥早點睡,免得耽誤了他明天早上上課。

朱三無奈:“既然你知道明天要上課,還跑我這裡來乾嘛?你自己睡不就好了?”

“可是我想跟你說小寶寶的事啊。”

“那你說完了嗎?”

“說完了。”

“說完了,你可以回去了。”

“不要!”朱七立馬拒絕,一下子就躺進了被窩裡,“我好不容易纔躺進來的,我纔不走。三哥,你真不可愛,人家陪你睡覺,你居然還嫌棄人家。和安都不嫌棄我,他特彆喜歡跟我睡覺,我每次去的時候,他都特彆歡迎……”

“你少去一點。你都這麼大了,還好意思?兩個大男人睡在一張床上,你不覺得奇怪嗎?”朱三自然也知道自家七弟喜歡爬彆人床的事情,自家兄弟就算了,可爬彆人的床像怎麼回事?

想了想,朱三決定,還是勸勸七弟,免得被人誤會,說閒話。

也許朱七冇什麼壞心,隻是單純躺在一張床上,跟你聊聊天,可不是所有人都這麼“單純”。

來到外麵的世界,朱三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詞叫“斷袖”。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