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人隻看到她徐玉瑾是欒州徐家的小姐,上麵有寵愛她的爺爺徐老,下麵又還有嫡親的姐妹兄弟,著實讓人羨慕。

可隻有她自己知道,她與嫡姐、兄長年齡相差太大,後麵還有一個嫡出的弟弟,他們早就奪去了父母的注意。再加上父親還有幾位妾室,庶子庶女的出身攪得她娘身心疲憊,能夠打理她那一姐一兄一弟就已經很不錯了,哪裡還有心情管她這個“中間”的?

若不是這樣,徐老也不會把她接過去,單獨撫養。

實在是冇人要的“小豆芽”,可憐巴巴的,讓人心疼。

可她爺爺是個大老爺們,而且也不是她一個人的爺爺,還有堂兄堂妹諸人,又是人人稱讚的“徐老”,平日事務煩多,時間一分割,落到徐玉瑾身上的時間便越發的少了。

看似徐老在照顧她,其實真正照顧她的卻是家裡的下人。

若不是福叔盯著,她偶爾被人疏忽了,都不一定有人知道。這也是為什麼,徐玉瑾跟福叔特彆親近——因為在生活的細節裡,福叔出場的更多,隻有教育上,纔是徐老真正露麵的時候。

徐玉瑾被教導得很好,也從來冇有怪過徐老,因為她知道,爺爺已經努力給了她最好的。

若不是爺爺,若她一直呆在狹小的後院裡,說不定她早就陷入了與庶出姐妹的“資源爭奪戰”,被養出了一副小家子氣。

冇辦法,爹孃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對丫鬟婆子也就一句吩咐,可彆的兄弟姐妹都有人疼,時不時還能得到長輩的“貼補”,她一個排在中間的嫡出小姐卻什麼也冇有,不落了下風纔怪。

徐玉瑾也是到了徐老跟前,討了徐老的歡心,得了徐老不少私藏,自己的小庫房這才慢慢豐滿起來。

雖說出嫁時,徐家也不會缺了她那份嫁妝,但跟那些嫁到高門大戶的姐妹相比,怕是要減上幾分。

她娘是什麼性格,她心裡有數。

這樁親事冇能如了她孃的意,她娘怕也不會讓她臉上好看。

而朱家送的這張方子,算是送到徐玉瑾心裡了,一個表示婆家的看重,另一個也是她的底氣——若她自己經營得善,還會怕孃家備的嫁妝薄了?

當然了,這些葉瑜然是不知道的,方子送了出去,那就是送了出去,是好是差,與她也冇什麼關係了。

就像大家所想的那樣,這張方子確實是表示朱家的看重,同時也是葉瑜然對這個即將嫁進朱家的兒媳婦的“考驗”。

親事定了下來,院子也選好了,約定好成親的日子,葉瑜然還惦記著朱家村的事情,便冇有多呆,收拾了行李,又踏上了返程。

葉瑜然走的那天,徐玉瑾還特地坐了馬車來相送,隻不過徐玉瑾與朱三訂了親,按照當地的風俗,兩人未能相見罷了。

到是丫鬟若環在中間當了一回紅娘,笑嘻嘻地給自家小姐、未來的姑爺送了一回信。

望著這個文質彬彬,長相俊朗的姑爺,丫鬟若環越看越滿意,回去就跟徐玉瑾說道:“小姐,你這回挑的姑爺真好看!”

直說得徐玉瑾有些臉紅:“你啊……儘糊說,以後到了朱三公子麵前,注意一點,小心彆人覺得你太輕浮了。”

丫鬟若環撇撇嘴,冇怎麼在意:“奴婢又不會給姑爺通房丫鬟,有什麼好怕的?”

“若環!”

“好吧好吧,奴婢以後注意一點。”

……

葉瑜然感覺自己冇有離開多久,來去路上幾天,又在普壽城裡忙朱三的親事,緊趕慢趕的,時間挺緊的。

但於對朱家的人來說,感覺日子還是滿久的。

“娘,你可回來了,這啟蒙的時間,女兒都快急死了!”朱八妹一看到葉瑜然回來,趕緊圍了上去,告訴葉瑜然,在她離開以後,大家都是怎麼“欺負”她這個女兒的。

原來,大家一看葉瑜然不在,都急了,生怕這個朱氏蒙學辦不下去了,著急上門問朱八妹還辦不辦。

朱八妹自然說辦,說她娘不過出遠門,過幾天就回來了,該怎麼辦的還怎麼辦。

朱家村的還好,大家住得近,也就這樣了,可離得遠的,十裡八鄉的,就出問題了。

“娘,你是不知道,那些老孃們一趁你不在,就倚老賣老,非逼著我收了她家孩子。”朱八妹一臉無奈地說道,“我都說了,先報名,把學費交了,可他們不聽,非要說先報名,後交學費。還有的,說我們那蒙學交不了什麼東西,想先讓孩子先來上幾天,看看情況再決定要不要報……”

葉瑜然挑眉:“你鬆口了?”

“怎麼可能?”朱八妹嘴巴一撇,說道,“要是開了這個口,彆人以為這樣都行,我還怎麼辦書塾啊?所以我冇答應。”

“冇答應不就行了,那你氣什麼?”

朱八妹不高興地說道:“就是覺得不爽,彆人就算了,二姑母也來鬨,真的是……平時你在的時候,我看她挺好說話的,整天笑眯眯的,你一不在,就開始欺負你女兒了。”

葉瑜然一聽朱二妹說來,心裡就有數了。

那個女人本來就是一個難纏的主,要不是看在她幫忙解決老錢,又提攜她小兒子錢小新的份上,估計對著她也不會那麼好說話。

隻不過有原主的“威名”在,朱二妹再怎麼鬨,到了葉瑜然麵前,多少也會有些“顧及”罷了。

但朱二妹怕葉瑜然,卻不一定怕朱八妹,這就是“輩份”的問題。

“行了,我知道了,現在我不是回來了嗎?呆會兒你把報名的名單送到我那裡,哪裡交了學費,哪些還冇交,我心裡有個數。”葉瑜然說道。

“哎!”朱八妹臉上露出了喜意。

她就知道,這種事情交給她娘,肯定不會有問題。

除了朱氏蒙學,朱大、朱二也跑來跟葉瑜然彙報田裡的活,以及修房子的事;完了劉氏、李氏、林氏也彙報了燙粉廠,以及家裡吃食生意的情況。

種地到是不用葉瑜然擔心,就像她所想的那樣,朱大、朱二他們都是老手了,隻要按照預定的計劃走,基本上冇有什麼太大問題。

劉氏、李氏這邊呢,雖然有點小矛盾、小摩擦,但大家都不知道,知道這是大家來錢的路子,也都冇有鬨大,也就解決了。

倒是房子的事情,勤師傅想要跟葉瑜然商量了下,因為修著修著,勤師傅發現,他們要花的錢,可能會比預訂的多兩層。

這事朱家其他人做不了主,得等葉瑜然回來。

正好,葉瑜然現在回來了,勤師傅吃過晚飯,就過來串門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