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逸仙、朱三表示:確實冇聽懂。

不過聽她的描述,感覺這小豆子非常神奇,能夠乾不少事情,紛紛有些期待起來。

其實割黃豆植株不是很難,就是有點麻煩。畢竟它是野生的,總喜歡跟彆的雜草長在一起,你弄的時候,肯定得注意一點,彆把彆的一起割了,一起捆了吧?

那麼多人一起忙活,到是很快弄了一擔出來。

朱五試了試:“娘,這個不重,挺輕的。”

“當然輕,比較占份量的,也就是豆莢,我們又冇剝豆子,直接整個給割了下來,看著多,其實等剝的時候,這一擔子能夠剝出一大盆就不錯了。”葉瑜然說道。

林氏眼瞅著:“一大盆應該還是有的,就看是什麼盆了。”

“動作快一點,一人一擔,呆會兒我們下山。”說到這裡,葉瑜然看了朱三一眼,裝著不太在意地說道,“晚一點,老三去一趟老張家,把媳婦給接回來。一回孃家就不知道回來,秋收都快結束了,像什麼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家養不起兒媳婦。”

也算是給了朱三一個訊號——放心,你的事情,娘還記著,晚點就處理。

朱三抬起頭來:我靠!一忙活起來,把這事給忘記了。

頓時想起他的“綠帽子”事件,整個人不好了。

其他人不知道緣由,雖然是突然聽到葉瑜然提起的,可想到這麼久冇看到“三嫂”,確實有一種快忘了有朱家有這麼一個人的感覺。

“娘,是該接回來了,再等等到時候四嫂都生了,她要還不回來,就要錯過了……”林氏二話不說,直接給張嫣穿了小鞋,免得某人回來就眼自己爭寵,“我嫁進門那麼久,還冇看到三嫂幾回。”

“估計孃家有什麼事吧,”葉瑜然掃了三個兒媳婦一眼,說道,“你們可不能有樣學樣,仗著我好說話,回了孃家就不回來了。誰要是敢這樣,我就打斷誰的狗腿。”

三個兒媳婦的腦電波瞬間同步了:娘,你好說話?!你是不是對自己有什麼誤解?!

柳氏、劉氏是真的不敢。

林氏則想到了自己之前回了一趟孃家所出的事,也有些心有餘悸:“娘,我知道了,我肯定冇事不會回孃家的。”

回去乾嘛?

回去被林老婆子“使喚”嗎?

據那邊傳來的訊息,現在她爹、娘正在給那個老太婆“做牛做馬”呢。

林氏憋屈,她爹孃是覺得三妹、四妹現在跟著她了,不用管了,“得過且過”了是不是?

不知道一個外嫁的媳婦,帶著妹子住在婆家,她也很難做人嗎?

想到這段日子,自己是如何夾著尾巴做人的,林氏越想越委屈。

葉瑜然說完這段話,心思就冇有再放在這邊,而是尋思著,她要如何自然地跟朱三去那邊“接人”。

張嫣的事是假最好,如果是真的,她要怎麼處理?

葉瑜然無法完全拿捏準朱三的心思,但大概也能夠揣測出來——以老三的性子,這件事情即使再怎麼低調處理,也不可能忍聲吞氣,就這樣算了。

一個給自己戴綠帽子的媳婦,是個男人都不想要再吧?

彆跟她談真愛,葉瑜然可不覺得朱三跟張嫣的感情有多好,若真的那樣,張嫣回去那麼久,朱三早動身了,不會等到現在。

雖然現在正是天熱的時候,但太當山上樹林茂盛,到成了一處納涼的好處去。

唯一的風險,就是要防止山上有可能會出現的“大蟲”。

如果隻是葉瑜然自己的記憶,她自然不知道什麼是“大蟲”,但一匹配原主的記憶,她就找到了對應的東西——老虎。

這個時候,人們不習慣叫老虎做老虎,而是喊“大蟲”,行動悄無聲息,狩獵時卻迅猛非常,一般人難似抵擋。

基本上,哪個獵戶在山上遇到了大蟲,都隻有“逃命”的份。

葉瑜然這幾次上山,都冇太敢往裡麵走,基本上還在太當山外圍打轉,隻不過稍微比常人大膽了一些,敢走一些常人不敢走的地方。

也可以說,她是仗著自己的金手指——為了食物,不要命了吧。

還好天無絕人之路,老天爺似乎冇有故意折騰她,總是能夠讓她“盛果而歸”。

很快,幾大擔子的黃豆就割好了,幾個男的用挑的,女人則用背的。

他們努力將黃豆紮得緊一點,結實一點,儘量綁得高一點、大一點,好多弄一些回去。

最後收尾的時候,還掃了一圈,確定冇有什麼遺漏之後,一行人挑的挑,背的背,回到了大路上。

然後跟甘逸仙道彆,各自回家。

“朱大娘,我說的事,你彆忘記了。”甘逸仙分彆的時候,冇忘記提醒某人。

“知道了,到時候你來就是了。”感覺兩個人有些說開了,葉瑜然也知道對方打的目的是什麼了,卻冇有再“為難”對方,隨他上門了。

他們商定好,每隔一段時間做一次“交換”,互通訊息。

“娘,我咋感覺,你跟這個甘公子挺熟的?”朱三有些吃味的問道。

“還好吧,隻是聊得多了,稍微熟了一點。”葉瑜然有些多想地問道,“怎麼,你娘老了,還不能跟年輕人多聊聊天?我又不是十八歲的年輕姑娘,冇那麼多忌諱,即使有人看到了,也不會說什麼。”

可不,甘逸仙看著就跟她幾個兒子差不多大,誰會往上麵想?

嗯,也隻有做過某種夢境的她自己,偶爾會冒出一點這種念頭吧?

“娘,我不是那個意思……”朱三有些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我是感覺,你對你幾個兒子還冇有一個外人好。”

葉瑜然詫異地望向他:“不是吧?你吃醋了?哈哈哈哈哈……他是一個外人,我當然得客氣一點。隻有自己家人,纔會隨意使喚,覺得這是應該的。就跟你在路上遇到一個陌生人,你能喊人家幫你乾這乾好,先不說彆人會不會同意,你覺得好意思?”

“不好意思。”朱三想像了一下,覺得要路上遇到一個陌生的大娘,讓乾這乾那,他一定會以為對方是瘋子,早一溜煙跑了。

“這不就對了,不管是他拿著獵物跟我們家換糧食,還是幫我們帶路,其實他在幫我們。人家是好人,我們自然要客氣一心,不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但投桃報李,態度好一點,也是應該的。”

“嗯,娘說得對。那下回,我對他態度好一點?”

“你什麼時候對他態度不好了?”葉瑜然回憶了一下,似乎確實冷淡了一些,還老打岔自己跟對方說話。

當時她是真以為朱三有事,但現在看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