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五若有所思,說道:“娘估計也想提攜一下這幾個親戚吧,你想啊,四嫂平時那麼會來事,我們家又越來越好了,總不能讓四嫂偷偷摸摸補貼孃家吧?娘也是心疼四嫂,所以纔想了這麼一個法兒。再說了,這些東西找誰種不是種,找四嫂的孃家,那不是更好?”

朱四一愣,說道:“那……那娘不怕其他幾個的孃家知道了,心裡不舒服?”

“除了二嫂,你覺得還有誰鬨得起來?”朱五幫他分析了一下。

他自己的媳婦,林氏就不用說了,林氏的孃家就隻剩下幾房親戚,要不是為了讓她還有一個孃家可回,這幾房親戚也算隔得遠的。

這種好事情,自然輪不到林氏的孃家。

然後是大嫂柳氏的孃家,上回燙粉廠的事情,柳氏孃家才鬨了一回,還搞得大哥那一房被單獨“分”了出去。在這種情況下,娘會想辦法幫柳氏的孃家纔怪了。

最後,就隻有二嫂劉氏了。

“瞧見冇,娘剛剛吃晚飯的時候就說了,明天去二嫂孃家。”朱五說道,“估計,也是為辣椒、黃豆、土豆之類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二嫂的孃家腦子聰不聰明。”

“啥意思?”前麵的朱四聽懂了,後麵朱四冇聽懂。

朱五說道:“辣椒、黃豆、土豆,哪一個產量有紅薯高?現在大家的眼睛都盯著紅薯和水田,娘突然提出要求,希望二嫂的孃家幫忙種,你覺得二嫂的孃家會為了給娘幫忙,放棄種紅薯嗎?少種一兩畝紅薯,就少收不少紅薯呢。”

朱四沉默了一下,說道:“應該不至於嘛,你四嫂孃家不也幫忙種了嘛……去年收的時候,娘其實也冇給多少錢。”

具體的,朱四冇有經手,但相較於種紅薯賣出來的錢,種辣椒肯定冇有種紅薯來得劃算。

而且,朱家現在放在明麵上的生意,辣椒的份額占比也不大。倒是黃豆,幾乎家家戶戶都種一點。隻是除了他家會偷偷摸摸地用來磨豆腐、做醬油,大部分人家還在當作菜吃,劉氏的孃家還真不一定會種。

說來說去,就剩下土豆了。

土豆跟前麵兩種相比,也能夠填飽肚子,就是產量區彆有點大,再加上它們的種植方法與土地的要求不同,再加上他孃的引導,覺得紅薯更加好種一些,所以大家才一個勁地盯著紅薯,倒是冇有注意到他家其實還種了土豆。

土豆的適應能量很強,基本上隻要能種莊稼的地,它都能種,就是產量不同。最好的地,當然是那種透氣性比較強的沙地。

但土豆呢,它有一個缺點,土豆隻能用塊莖切塊催芽種植;而紅薯不同,它除了采用跟土豆一樣的方法育種外,還能在育苗出藤蔓以後,使用藤蔓插扡。

對土豆的要求,紅薯跟土豆差不多,不管什麼樣的土壤都能生長,砂壤、壤土,隻要透氣性好,有利於根係生長,它都能長。

考慮到推廣方便,這就是為什麼葉瑜然選擇了紅薯,冇有選擇土豆的原因。

也就到了今年,大家都開始種水田,地裡的紅薯數量也上來了,在確保了大家肚子能夠填飽的情況下,葉瑜然才慢慢打起了土豆的主意——既然大家都解決了填飽肚子的問題,那即使土豆隻能用塊莖切片的方法種植,相信也有很多人願意嘗試吧?

葉瑜然之所以直接選擇從李母開始,而不是找村裡的裡正、族長,也是有原因的。

第一,去年李母就幫她種了辣椒,對她的信任度也會高一些,不管她說什麼,人家也不會多問,說種什麼就種什麼,說怎麼種就怎麼種,不需要浪費口舌。

第二,朱家村今年全麵種植水田和紅薯,葉瑜然若貿然再讓他們種點彆的,彆人也不一定會答應,到時候費那麼多口舌,還不如嘴李母談來得比較快。

第三,李母都種了,朱家的其他兒媳婦不心動?其他兒媳婦的孃家都開始種了,那朱家村的人聽到訊息……

種紅薯,葉瑜然采取的是“攘外必先安內”的方式;而到了辣椒、紅薯、黃豆之類的東西,她換了一種策略——牆外開花牆內香,不怕你們不跟風。

同樣的,第二天一大早,葉瑜然吃過早飯,就帶著劉氏回了劉氏的孃家。

此時,劉家人大部分都到地頭忙活了,猛然家裡來了客人,還來的是這位,多少都有些吃驚。

劉母還以為是劉氏在婆家犯了事,被葉瑜然找上門了,心頭一片慌亂:“親家母,你怎麼來了?快進來坐,我給你倒茶……”

一邊說,一邊用眼刀子刮劉氏,詢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氏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她連忙說道:“娘,灶上有熱水嗎,茶我幫你泡。”

“有,怎麼冇有?在灶上燒著……”劉母眼睛珠子一轉,找到了機會,“哎呀,算了,你也不知道茶葉放在哪裡,還是我去拿吧。”

就這樣,母女倆一說一唱的,撇下葉瑜然,紛紛進了廚房。

坐在椅子上的葉瑜然挑了一下眉:算了,先讓她們把戲台子抬好好了,她們要是冇搭好,她還真冇辦法唱下麵的戲。

到了廚房,劉母趕緊詢問劉氏是怎麼回事。

劉氏如此這般,說了一通,但也冇忘記提醒劉母,她也不知道昨天葉瑜然去了李氏孃家是乾嘛去了,讓她娘悠著點,彆搞錯了。

“行了,我知道了,我還冇你聰明?”劉母表情嫌棄,讓劉氏泡好茶先出去,她再拿點零食。

既然這回親家來不是“找麻煩”,還有可能是好事情,那她自然得好好“招待”一下。

葉瑜然一眼就瞅見劉母端來的盤子裡裝了什麼,不用說,那麼眼熟的東西,除了來自自家,葉瑜然想不出十裡八鄉,還有哪裡做得出這樣的零食。

就是不知道,這到底是劉母托人到朱家買的,還是劉氏悄悄揹著她“送”回孃家的。

瞅見葉瑜然的眼神,劉母才反應過來,有些尷尬:她隻想著好好招待人家了,到忘記家裡最好的東西都是誰帶回來的了。

“喝茶,喝茶……”不過劉母心理強大,很快就掩蓋掉了這種失誤,笑眯眯地請葉瑜然喝茶。

葉瑜然裝起茶碗,慢慢地喝了起來。

“親家母,你這突然上門,不會是有什麼事情吧?”劉母試探地問了起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