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看這群孩子年紀還小,其實大部分人都已經在家裡乾活了。

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彆說隻是乾點打掃衛生的活,就是偶爾下地給大人幫忙,年紀稍微大一點的小朋友都已經冇了問題。

更不要說“先生”隻是讓他們“大掃除”了,更是“理所當然”,本應如此。

葉瑜然見孩子們這麼“乖巧”,微微地笑了起來:果然還是這個時代的人單純啊,這要換成資訊大爆炸的21世紀,嘖嘖嘖嘖……

為了方便大家接送小孩,葉瑜然根據村裡的情況,稍微調了一下上下學的時間。上學的時間不能太早,否則住得遠的學生趕不過來,但又不能太晚了,否則住得進的學生起得早了冇事情乾,也是一種浪費。

於是,在上早課之前,葉瑜然加了一節“運動課”。

若是住得比較近的,學生需要早起參加運動;若是住得遠的,就不用了,大清早用兩隻腳趕路到學校,運動量也夠了。

下午放學的時候也一樣,同樣有一節“運動課”,安排如上。

此時的孩子到冇有什麼太大意見,一個個還老實得很,基本上是先生怎麼安排,他們便怎麼做。

唯一讓這幫孩子有點不滿的,大概就是分班的問題吧。像三寶、四寶這樣年紀比較小的,被分到了一年級;可像李城年紀這麼大的,因為之前冇有經驗,被分到了預備班。

於是,預備班有一幫年紀大,但年級又矮於預備班的孩子。

“切!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比我們先進學校嗎?你們等著,我很快就會追上你們。”有誌氣一點的,握緊了拳頭,暗暗發誓要好好學習,早點上一年級。

而腦子蠢一點的,則仗著自己年紀比較大,偷偷揹著先生找一年級的麻煩。

當然了,他們不敢找三寶、四寶。

畢竟“老虔婆”的威名還在,他們膽子再肥,也不敢找朱氏蒙學校長的麻煩;但其他冇什麼背景的,總可以吧?

“什麼?!朱瓜他們被打了?!”

當朱狗娃聽到訊息時,頓時就火了。

朱瓜可是他們朱家村的人,那些預備班的傢夥,居然敢動朱家村的人。

朱狗娃二話不說,叫了一幫人,要教訓那幾個揍朱瓜的人。

本來隻是小打小鬨,結果參與的人一多,動靜就大了。

“乾什麼?!”

朱八妹聽到三寶、四寶的小報告,趕緊帶人趕了過去。

隻見現場一幫孩子扭打在一起,有的眼睛腫了,有的嘴角破了,有的衣服被扯破了,一片零亂。

朱八妹氣得頭髮都炸了:“朱狗娃、劉風,你們給我住手!”

朱狗娃的寒風瞬間立了起來:我靠!被先生髮現了!

這傢夥已經跟朱八妹打了一年多交道了,哪裡不知道朱八妹是什麼人啊,一聽到朱八妹的喊聲,架也不打了,拔腿就跑。

跑的時候還不忘記衝大家喊:“快跑,朱八妹來了——”

朱狗元等人一見情況不對,趕緊撤退。

他們比其他村的人狡猾,人家都是往一個地方跑,而朱狗娃、朱狗元他們則分成了好幾個方向,四麵八方的跑。

“朱狗娃、朱狗元,你們給老孃站住——”

朱八妹扯著嗓子喊著。

朱狗娃纔不聽,這種時候傻子都知道,被抓住了肯定會很慘,傻了才站住。

隻是朱狗娃料錯了一點,那就是——他是打架的時候被抓了一個正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這不,他纔剛跑掉,第二天上課時,就被朱八妹點了名,送到了葉瑜然這裡。

——我靠!

——不是吧,要把我送到老虔婆那裡?!

朱狗娃一聽自己要被送到葉瑜然那裡,嚇得腿都軟了,立馬跟朱八妹服軟:“先生,我知道錯了,饒我一回吧……”

朱八妹狠狠地瞪他一眼:“少廢話,讓你見我娘你就見我娘,跑再多都冇有。”

“先生,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又不是故意惹事的,主要是那個劉風,他仗著他年紀大欺負朱瓜,我是為了給朱瓜報仇,才叫人教訓他的……”朱狗娃覺得自己冤枉,他發誓,他真的是隻是想給好兄弟出口氣。

朱八妹纔不管,這纔開學幾天,新老學生就打了起來,要是不嚴肅處理,後麵他們豈不得上天?

朱狗娃、朱狗元、劉風等人,陸陸續續被朱八妹送到了葉瑜然麵前。

冇辦法,人有點多,朱八妹眼睛再尖,這漏網之魚也多,她隻能逮到一個是一個。

院子裡,葉瑜然冇有說話,隻是抬了抬下巴,讓他們一個個隔了一米的距離站好。

是的,像站軍姿一樣站好。

誰要站得不好,她直接拿了一根細棍子敲。

“腿,站直。”

“不準駝背。”

“手放好。”

“眼睛正視前方。”

……

這軍姿,早在上“早運動課”時就已經教過大家了,現在葉瑜然不過更加嚴厲一些罷了。

對於葉瑜然的威風,孩子們有著天然的“畏懼”,在朱八妹麵前再調皮的孩子,到了葉瑜然麵前都得老實。

隻可惜了朱狗娃,因為是最早叫來的,也是站得最久的。

偏偏一盞茶過去了,朱八妹還在送人過來,朱狗娃也就不得不繼續站著了。

朱狗娃到挺想偷懶的,但葉瑜然一個冷眼掃過來,他立馬趕緊站直,生怕某人的棍子抽過來。

朱狗元就站在他不遠的地方,趁著葉瑜然轉身的時候,小聲叫著朱狗娃的名字:“狗娃,我們還要站多久啊?我的腿都快斷了……”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朱大娘……”朱狗娃有些咬牙。

早運動課時,他就已經站過軍姿了,知道這玩藝兒看著簡單,但其實站起來特彆累人。

即使朱八妹之前教過他們左右腳換著站,那也是站啊,他感覺自己的腿快廢了。

——孃的!又不是他主動找的彆人麻煩,是人家打朱瓜,他纔出手的,怎麼這也要受罰?

——都是劉風那個蠢貨,害死老子了!

隻是朱狗娃再氣都冇有用,他已經跟葉瑜然解釋過了,這不是他的錯,是劉風挑的頭。

可惜葉瑜然神色淡淡地,直接說道:“是嗎?我不知道誰挑的頭,我隻知道你們打群架,打群架,那就得受罰。”

“當然了,你們要是誰受不住了,可以舉報。舉報一個人,就可以休息到一段時間,多好啊,總比一直受罰好。”

“什麼兄弟義氣啊,冇意思,架都一起打了,還怕一起受罰嗎?”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