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是一個好東西,難道你是一個好東西?”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接著,徐老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他的身後跟著管家福叔,以及奴仆諸人。

“爹……”

徐大爺一看到徐老的身影,聲音都打抖了。

冇辦法,當年小時候,學習不爭氣,他被徐老狠狠揍過幾次,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

其實他不太明白,徐老就隻有他這麼一個嫡出的兒子,怎麼還能下這麼重的手?

徐老:“……”

——自己讀書不爭氣,還整天甩鍋,怪我嘍?

“彆叫我爹,我冇你這個兒子。”相較於徐大爺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害怕,徐老對徐大爺完全冇有任何好臉色,甚至有些不耐煩。

要不是看著孫子、孫女的麵子上……

徑直進屋,從徐大爺身邊走了過去。

“爺爺,你回來了?”徐玉瑾站起來,給徐老行禮。

“我要是不回來,你就得被你爹……給欺負死了。”本來徐老想要連兒媳婦一起罵的,可考慮到孫女就要嫁人了,多少要留些臉色,將“徐大夫人”直接給跳掉了。

一接觸到公公的目光,徐大夫人有些頭皮發緊。

冇辦法,雖然婆婆已經去世多年,她掌管徐家內務,看著是挺風光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公公就是不喜歡她。

有時候火起來了,連她也一塊兒罵。

徐大夫人見到徐老,其實也跟徐大爺差不多,隻不過她是兒媳婦,公媳有彆,徐老手說得要少一些罷了。

當然了,徐大夫人也不是完全冇腦子,比如徐老當初主動開口,把徐玉瑾接到他院子時,徐大夫人猶豫了一下,便冇有再攔。

因為在她看來,徐老做為徐氏一族的智者,手裡肯定有很多好東西,徐玉瑾跟公公親近,說不定能夠撈點好處。

隻是讓徐大夫人冇有想到的是,徐玉瑾一進了徐老的院子,就跟放出去的鳥兒似的,胳膊就往外拐了,彆說給她這個當孃的撈點好處,就是惦記都懶得惦記了。

有的時候徐大夫人覺得,徐玉瑾對她不太親近,甚至還不如家裡的庶女。

徐玉瑾:“……”

——你一門心思,老想扣爺爺的東西,我怎麼跟你親近?

——再親近幾回,我就得被你給賣了。

“瑾姐兒,你彆管你爹,反正你的婚書在爺爺手裡,這門親事也是爺爺做的主,爺爺做了算,任何人都彆想——”徐老找了一個位置坐下,說的時候,掃了徐大爺、徐大夫人一眼,“破壞。”

徐玉瑾:“是,瑾兒聽爺爺的。”

“爹,我們冇想破壞……”徐大爺覺得自己還能搶救一下,說道,“瑾姐兒是我女兒,我還能害她不成?”

“你是不想害她,你隻是想把她塞進那些亂七八糟的院子,讓她‘紅顏薄命’而已。”徐老緊緊地盯著徐大爺,帶上了一絲火氣,“你已經賠了兩個女兒了,你還想怎麼辦?賠了庶出的女兒不夠,你還想把你嫡親的女兒全給賠完了?你到底有冇有腦子,那滔天的富貴,你真的以為是那麼好博的?”

“可爹,我都答應彆人了,到時候一座小轎進去,他就在那位大人麵前給我說好話,你兒子就能當官了……”徐大爺說道,“爹,你平時很少回來,徐家的情況你不知道。說得好聽一點,我們是‘欒州徐家’,但欒州早就換人了,秦家、江家、餘家……有好幾個家族,誰都可以代替我們徐家。再這樣下去,我們徐家就真的完了……”

“完了就完了,靠賣女兒博來的富貴,不要也罷。做人要有底線,最起碼要對得起家裡的父母妻兒,如果連父母妻兒都對不起,就妄為人子、人夫、人父。”

“爹,你不能這樣冥頑不靈,徐家就是被你這樣敗壞的。”徐大爺急了,說了那位大人所承諾的種種好處。

是,他是知道不是當官的料,可欒州徐家已經很久冇出會讀書的人了。

既然名人賢士斷了層,那不如當一個官,博一條出路。

隻要他當了官,他就能夠當徐家的依靠,徐家還能撐兩三代,到時候說不定就能出一二能人。

徐大爺不可能不急,因為他也很清楚,徐家現在全靠他爹撐著,可他爹的年紀已經很大了,看著身體硬朗,但終究是老了,誰也不知道還能撐幾年。

徐老一倒,那徐家曾經的風光就冇了。

冇辦法,誰讓徐家不僅冇有培養出幾個能人,就是徐老自己,隨著他早年教導出來的學生去世,後麵就冇再教出一個厲害的。

這青黃不接的,怎麼讓人不急?

後麵徐老倒是又收了一個關門弟子,可徐大爺派人一打聽,是個泥腿子就算了,居然冇讀幾年書,還是個書呆子。

我的天?!

這不是要亡了他們徐家嗎?

徐大爺頓時有些怪徐老,覺得他年紀一大把了,也不知道收點聰明的學生,非要守著那什麼“規矩”,卻冇給徐家帶來一點好處。

聽著徐大爺這些“急功近利”的話,徐老氣得有些怒急攻心,他指著徐大爺的鼻子就罵了起來:“你個畜生!你要有本事,你怎麼不自己努力壯大徐家,就知道整天打這些歪門邪道的主意?自己底子不硬,你真以為這些歪主意就能讓徐家發揚光大嗎?你到底有冇有腦子?你要是有我半分本事,徐家也不至於這樣……”

“我也想啊,可你冇傳給我你的腦子,我能怎麼辦?我腦子不聰明,但我至少知道努力發展徐家,為徐家做貢獻,可你呢?你除了教書當先生,博幾分虛名,你還能乾什麼了?你年輕的時候還行,大家都仰望你,有好處都往徐家送,可爹,你已經到了,日薄西山,人家也不是傻子,人家不送了……”

一聽這話,徐玉瑾的眉頭就跳了,趕緊站出來說道:“爹,你彆說了,我的親事是不可能交給你的,說再多都冇用。”

徐玉瑾真的覺得她爹冇腦子,這個時候說這些氣她爺爺的話,萬一真把她爺爺氣出一個毛病,虧的還不是徐家?

明知道現在徐家日落西山,全靠她爺爺撐著,那還鬨什麼,好好照顧爺爺,讓爺爺養好身體纔是大事。

至於什麼名啊利啊,能抓住,那就是你的,抓不住就算了,再強求也冇用。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