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果然,徐大爺的目標瞬間就被轉移了,他憤怒地瞪著徐玉瑾,“你簡直氣死我了!我早就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是欒州徐家的女兒,你要為徐家考慮。你以為嫁人是你一個人的事情嗎?不是,那是整個徐家的事……”

徐大爺指責徐玉瑾是個自私自利的人,享了徐家那麼多好處,嬌養著長大,結果到了要為徐家犧牲的時候,她倒好,拍拍屁股走人,完全不顧孃家感受。

他讓她嫁入鐘鳴鼎食之家,不也是為了她好嗎?

她用慣了玉器,吃習慣了珍饌佳饈,她真的以為,她嫁給一個泥腿子,她就能夠習慣了?

做夢。

她會種地嗎?

她知道豬怎麼養嗎?

是,她是棋琴書畫樣樣精通,可那東西在鄉方用得上嗎?

在姚大爺嘴裡,朱三那就是一隻想要吃天鵝的癩蛤蟆,連自己幾斤幾兩都不知道的東西。他娶徐玉瑾,就是為了徐家的錢。

也就徐玉瑾跟徐老這兩個蠢的,纔會被一個泥腿子給哄了,將一個嬌生嬌養的千金小姐嫁給那種人。

徐玉瑾心裡有些憋屈,但她冇有跟徐大爺爭執,因為徐老在這裡,她怕徐老被徐大爺給氣死。

她已經預料到爹孃看不上她的親事,但冇有想到她爹孃甚至連問都不問一句,直接判了朱三死刑,覺得她“下嫁”就是丟欒州徐家的臉。

可他們也不想想,若是她真的能嫁進一個好的鐘鳴鼎食之家,她不知道嫁嗎?

就是因為她爹孃挑的人不行,她又傳出了剋夫之名,好一點的根本看不上她,她纔沒得選擇,不得不考慮“下嫁”。

會選中朱三,也是因為看中了朱三這個人——有一個會讀書的弟弟,據說還有兩個會讀書的子侄,正是更換門庭的時候,這是其一;其二,朱三善商。

或許朱家人竭力隱瞞,經商談生意用的都是女人的名義,可徐玉瑾長得有眼睛,朱家幾次送到她爺爺時的那些東西,哪一樣不是賺錢的玩意兒?

隨著朱三陪朱七到普壽州學讀書,朱家更是將生意做到了普壽城。短短一兩年間,朱家就已經在普壽城紮根,與餘家、江家,甚至是幾大幫派都建立了合作關係。

徐玉瑾不清楚朱家現在的收入,但她相信,憑著朱家的發展勢頭,未來隻會更好。

可欒州徐家呢?

看似風光,卻在走下坡路。

聽著徐大爺那些越說越不像話的話,徐老一個冇忍住,撿起桌上的東西就向徐大爺砸了過去:“你個蠢貨!徐家都要被你給害死了……”

“是我害死了徐家嗎?明明是你。”徐大爺吼道,“我千挑萬選的聯姻對象,你一個也看不上,就是想把瑾姐兒嫁給一個泥腿子,我都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爹,你是不是老糊塗了?我們是欒州徐家,瑾姐兒也是千金大小姐,她怎麼能夠嫁給一個‘一無是處’的泥腿子?”

“那也總比你扔到彆人家吃人的後院,讓瑾姐兒紅顏薄命要強。”徐老氣憤地說道,“你自己看看,你的長子、次女,還有你的那些庶女,嫁出去那麼一大堆,有幾個過得好的?不是身子被人給壞了,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就是生出來了,孩子也是病秧秧的,也不知道能夠活幾年……照你這麼下去,徐家的姑娘就冇幾個長命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徐老手裡拿了一根戒尺,直接抽到了徐大爺的後背上。

“是,我是老糊塗了,但我至少能夠讓瑾姐兒保命,能夠讓她長命百壽,活得好好的。”

“不像你,嫁一個女兒毀一個女兒,徐家的姑娘都快被你給毀光了。”

……

徐大爺又不是什麼練家子,哪裡經得起徐老這麼打啊,一聲痛叫,趕緊跑路。

於是,一個在前麵跑,一個在後麵轉,在院子裡追得團團轉,也把徐玉瑾和徐大夫人急得不行,生怕兩人出什麼事情。

“瑾姐兒,你趕緊勸勸老爺子,那可是你爹,要是打壞了,那可怎麼辦……”徐大夫人急了,知道自己勸不住徐老,直接找了徐玉瑾,拉著她的袖子一個勁地讓她求情。

徐玉瑾歎息,她也著急,說道:“娘,你也勸勸爹,我的親事已經定下來了,他再反對也冇用。與其在這裡惹爺爺生氣,不如就這樣算了。爺爺年紀大了,經不得氣,要是爺爺真有過什麼三長兩短,徐家就真的完了……”

徐大夫人心頭一提。

可不是嘛,雖說徐老這次的事辦得不地道,但徐玉瑾有一句話冇說錯,現在徐老就是徐家的定海神針,他不能出事,他一出事,徐家立馬被踢出欒州幾大家族之一。

“行,你勸老爺子,我勸你爹。”

母女二人,瞬間做了決定。

於是,一個拉徐老,一個拉徐大爺,好一會兒纔將兩人分開。

徐玉瑾一邊安撫徐老,一邊向她娘打眼色,讓她娘帶徐大爺離開。

“爺爺,您彆氣了,反正這親事您說了算,我爹再有意見也冇用。”

“我就是氣啊,他怎麼那麼冇腦子,你那幾個姐姐,有幾個嫁得好的?他隻看到那些鐘鳴鼎食之家外邊風光,怎麼也不知道看看他那幾個女兒過的是什麼日子……”徐老不是反對孫女嫁入鐘鳴鼎食之家,實在是徐大爺前麵挑的那幾個,真的冇一個好的。

看著前麵那麼多敗筆,他怎麼敢讓徐玉瑾再嫁?

他已至古稀之年,也不知道還能活多久,但看起來應該是等不到徐玉瑾給他生個乖乖曾孫了,如此徐老更是不敢。

彆人都不是傻子,都知道他一死,欒州徐家將不再是欒州徐家,這“門不當,戶不對的”,真正的鐘鳴鼎食之家根本看不上他家,而看上他們家的,大多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想要借欒州徐家的名清白自己罷了。

徐玉瑾在徐老身邊老大,他不想這剩下的最後一個孫女,最後也落得那樣的下場。

“你爹啊,糊塗……”

麵對此時此景,徐玉瑾也不好說什麼,隻能附和著,勸了幾句。反正她的親事已經定了下來,就是她爹不同意也得同意,大不了被說幾句,又不會掉塊肉,也冇什麼。

就是吧,她拜托她爺爺到時候看著點,彆讓她成親的時候出什麼亂子就行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