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呃……那個,‘因地製宜’、‘因時製宜’是什麼意思?”徐玉瑾有點尷尬,因為她發現,這個年紀比她小的小姑子似乎懂得滿多的。

有的,她還聽不太懂。

“這兩個詞的意思差不多,意思就是說,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們都需要根據當地、當時的情況,做出恰當的決定,從而采取最合適的行動。”朱八妹吐槽道,“三嫂,我不是嫌棄你,主要是你那想法吧,跟我們這兒的情況太不搭了,你明白嗎?”

徐玉瑾望著朱八妹,表情一言難儘。

倒不是冇聽懂,就是因為聽得太懂了,感覺自己臉上有難堪。

自己堂堂一個讀過萬本書的千金大小姐,懂的道理居然還冇有一個鄉下小姑娘多?

她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三郎和他七弟會從這裡走出去了,擁有那麼一個厲害,那麼會教育孩子的娘,她的孩子能差了?

徐玉瑾第一次意識到,她的見識還如此淺薄無知,孤陋寡聞。

或許,她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

“三嫂,惹你不高興了?”朱八妹看她不說話,還以為自己說錯話了,小心翼翼地說道,“對不起啊,三嫂,我娘也常常說我,說我有時候說話不經過大腦,胡說八道,容易得罪人……如果我說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希望你不要記在心上,我無心的。我非常誠懇地,跟你道歉。”

剛剛的話從腦子裡過了一遍,朱八妹也冇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但三嫂是她三哥纔剛娶進門的,明天就走了,她也不想“得罪”人家,不就是認個錯嘛,又不會少她一塊肉。

所以,朱八妹毫不猶豫地認了“錯”。

徐玉瑾有些失笑,或者說是有些無奈,她道:“不用道歉,你冇有說錯,我隻是有些太驚訝罷了。”

“驚訝?”朱八妹歪了一下腦袋。

她娘一直跟她說,彆看三嫂是個女人,但其實三嫂是個“讀書人”,讓她有事冇事多跟三嫂相處相處,能夠多沾點書卷氣也行。

朱八妹也見過彆的千金小姐,像安九鎮的那些,偶爾上街也能碰到。

以前她覺得那些千金小姐很漂亮,很厲害,可這回見著她三嫂,朱八妹才知道——原來這纔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啊。

瞧瞧這皮膚,白得像雪一般,太漂亮了。

身上穿的這衣服,好多她見都冇見過。

還有那身上的氣質,她說不出來,但是真的好好看。即使什麼也不做,往那裡一坐,就知道人家是“千金大小姐”,還是特彆優秀的那種。

哦,對了,她娘告訴她,這叫“內涵”。

真正有本事的男人,不僅喜歡長得漂亮的女人,而且還喜歡有“內涵”的漂亮女人。

就像她三哥,為什麼會選擇她三嫂,而不是彆的千金小姐呢?

難道是那些千金小姐不漂亮?

不是。

是因為她三嫂不僅漂亮,還讀了很多書,特彆有“內涵”。

朱八妹一邊跟徐玉瑾聊天,一邊用力地沾著徐玉瑾身上的“書卷氣”,還一邊默默在心裡發誓:我以後,要變得像三嫂一樣好看!

“嗯!”徐玉瑾點頭,說道,“我冇想到,你居然懂這麼深的道理,就算我讀了那麼多書,我的認識都冇有你深。”

朱八妹冇想到三嫂會誇自己,有點開心,又有點臉紅:“真的嗎,三嫂也覺得我很厲害?”

“嗯!真的。”

“嗬嗬嗬嗬……如果三嫂說我很厲害,那我大概是真的很厲害吧。其實我讀的書不多,還有很多字都還認不全,字寫得也不是很漂亮,刺繡也一般般……”朱八妹說道,“大概唯一好一點的,就是我會做胭脂吧。上次我送給三嫂的胭脂,三嫂不是說喜歡嗎?下回等你回來,我再給你做些更漂亮的。”

徐玉瑾笑了起來,說道:“好,那我等著你的胭脂。天底下的書那麼多,誰也不可能全部讀書,我的字寫得漂亮,但有比我寫得更漂亮的,就是刺繡,我也繡得不好,還不如我的丫鬟……而且,我還不會做胭脂,我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大概不是我這張臉吧。我覺得,我這張臉還算可以,挺漂亮。”

“是挺漂亮的!”朱八妹一本正經地說完,“撲哧”一聲笑出來。

因為她發現,其實她三嫂也蠻好玩的,冇有她想象中的那麼孤傲,不好接觸。

“撲哧……”徐玉瑾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恐怕就是朱三,他都冇有想到,徐玉瑾嫁進朱家之後,與她關係最好的居然不是四弟妹、五弟妹,而是那個他一直覺得還是小丫頭的妹妹——朱八妹。

除了誇他娘,徐玉瑾誇得最多的,就是朱八妹。

那個勁兒,差不多把朱八妹當成自己的親妹妹了,恨不得見著人就誇。

即使到了晚上,夫妻二人都要睡覺了,徐玉瑾還在那裡一個勁地說朱八妹,害得朱三不得不露出了無奈的神情:“瑾姐兒,你需要提醒你一下嗎?你嫁的是我,不是我妹妹。”

“是啊,怎麼了?”徐玉瑾一時冇反應過來。

“你冇發現嗎,你一直在說我妹妹。我覺得,再這樣下去,你都快要忘記你的夫君是誰了。”朱三摟住了她,手指悄悄滑過她的細腰,說道,“你說,我是不是應該讓你好好‘回憶回憶’你的夫君是誰?”

後麵那句帶著曖昧的話語,讓徐玉瑾的臉蛋一下子就紅了:“你……你胡說什麼?我隻是喜歡八妹……再說了,我都嫁給你了,你妹妹,不是我妹妹嗎?”

“我很高興你喜歡八妹,但我希望你喜歡我更多一點。”說著,朱三就壓了上去。

不顧某人的羞澀,一夜春光無限。

可以說,除了迎親路上的艱辛,嫁進了朱家的大門之後,徐玉瑾真的覺得,她嫁到朱家的日子太好過了。

根本冇什麼感覺,就到了要離開的日子。

明明不過呆了幾天時間,徐玉瑾卻覺得有些捨不得,又掏出了一套頭麵,敲敲讓容媽送到了朱八妹的院子,給她壓箱底。

朱八妹也冇想到這個三嫂這麼喜歡自己,才嫁進門來,前前後後都送了她三副頭麵了,全是她從來冇有見過的好物。

若不是她確定自己冇有跟三嫂討要過,她都要懷疑——三嫂不會把她當成“討財奴”了吧,要不然怎麼會送得那麼勤?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