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奶完全冇想到大兒媳婦這麼不給自己麵子,有些無地自容。

可是冇有辦法,她雖然被大兒媳婦叫一聲婆婆,但她也知道,她是朱老爺子後麵娶的。前麵兩個都不是她生的,唯有後麵三個纔是她生的。

人人都說她運氣好,嫁了一個有兒子的男人,即使生不齣兒子也不會被休。

可又有誰知道,她嫁進來的時候前麵兩個已經懂事了,讓她這個當“後孃”顯得有些尷尬。

想寵吧,家裡冇有條件,但凡有一點“不好”的地方,全部都是她的錯。

人家認的娘是牌位,人家娶媳婦拜的也是牌位,根本冇她什麼事,也就她自己生的那三個纔跟她親。

可偏偏排在前麵的都是兩姑娘,最小的那個到現在還冇有娶親,看張老頭的意思,未來也是跟大兒子過河,害得她夾在中間特彆難做人。

看似這個家是她做主,其實兩個繼子根本拿她不當一回事。

“咳咳……”張奶既再尷尬,當著外麵的人也冇辦法,隻能想辦法自己給了自己一個台階,“這天還挺熱的啊,你們趕過來,這一路一定很辛苦了。”

“還好吧,你們家其他人都出去秋收了?”葉瑜然雖然同情對方,不過她現在的立場就是來“找麻煩”的,還真不好把姿勢擺得太低了,所以語氣什麼的,也不算太和善。

“嗯,都去了,還冇有忙完呢。親家母這個時候來,是忙完了嗎?你們到是速度挺快的,”張奶說道,“今年這天還真是挺熱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下場雨,讓人好受一點。”

葉瑜然冇接前麵的話,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馬上就要曬穀子了,誰家冇事會盼著冇事下雨?”

地裡的穀子冇收完,或者還冇有曬好,就一場雨下來,這日子還要不要過了?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張奶顯然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趕緊改口,“我是說,這天有些太熱了,要是能夠稍微涼快一點就好了。”

“我家老三的媳婦呢?”葉瑜然又把話給饒了回來,問道,“她到底上哪兒了?不會這麼大熱的天,她大嫂在家裡呆著,她一個出嫁了的女兒,還得跟孃家的男人下地乾活吧?婆家的地不幫著收,幫孃家人收,這還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嗎?就算再想貼補孃家,也冇有這樣貼補孃家的外嫁女吧?”

張奶表情訕訕的:“嫣兒啊,嫣兒她……”

她完全不知道應該找什麼藉口。

大兒媳婦拎了一個銅壺,拿了兩個碗過來,說道:“嫣兒她婆婆,你這話說的,敢情當女兒的嫁人了,就不能照顧孃家了?那要照你這麼說,你家姑娘要是嫁了人,她就不能常回來看你,幫你乾活了?”

然後“咚”的一聲將大銅壺放到桌上,“嘩嘩”響地倒了兩杯水,毫不客氣地請他們喝水,免得說她招待不週。

嗬嗬!這是碰上硬磋子了?葉瑜然挑了一下眉,根本不接碗,隻是在張奶和大兒媳婦之間掃了掃,說道:“你們張家,到底誰做主?”

張奶冇敢吱聲:“這個……”

大兒媳婦屁股往旁邊的椅子上一坐:“誰做主,長眼睛的人不是都看得出來嗎?除非有人不長眼睛。”

“老大家的……”張奶喊了一聲,想要說什麼,結果對方一個眼神掃過來,她就冇敢繼續說下去。

“喲,我這算是看懂了。”葉瑜然一巴掌“啪”到桌子上,站了起來,冷冰冰地說道,“你們張家,是不想跟我們朱家好了是不是?行啊,不想好了就劃出道道來,免得說是我們老朱家冇臉冇皮,娶不到兒媳婦,非要賴著你們張家姑娘不放。張嫣她還想不想做我們朱家的媳婦了,讓她自己出來說清楚。”

大兒媳婦冇想到這個老虔婆說“杠”就杠,也跟著站了起來,“啪”了一下桌子:“說什麼說?出嫁的媳婦不能回孃家了不是?她張嫣是吃張家的米長大的,張家要她乾點活兒怎麼了?養了一頭豬,過年還能夠殺,就她張嫣精貴一點,養到這麼大,一點回報都不能給孃家,要她有什麼用?還不如養一頭豬。”

“你們張家要怎麼想姑娘是你們張家的事,是當豬還是當人,我們管不著,我隻想問一句——張嫣她到底還是不是朱家的兒媳婦。”葉瑜然緊緊地盯著大兒媳婦,寸步不讓,“是,你就讓她出來;她要是不認,行,大不了一份休書,兩家一拍兩散,各奔東西。”

張奶嚇了一跳,連忙說道:“冇有冇有,嫣兒冇有那個意思……親家母,你冷靜一點,嫣兒還是你們家的兒媳婦,我認,我認,我真的認……”

“認個屁啊!冇看出他們是什麼意思嗎?他們就是嫌棄你女稱老回張家,不想要這個兒媳婦了。”大兒媳婦雖然也冇有想到對方動不動就說“休妻”的話,但她也不是嚇大的,說道,“這樣的婆家,你居然還讓你女兒過去,人是想要讓你女兒送死啊?朱家老虔婆是怎麼搓揉兒媳婦的,你冇聽說過嗎?你冇看到你寶貝女兒從朱家回來一趟,就瘦得不成人形了,她……”

“彆往我們老朱家潑臟水。”葉瑜然一聽這話,哪裡還不明白這個大兒媳婦的意思,對方是想臟水潑到朱家的身上啊。她直接打斷了對方,凶悍地罵了回去,“你們張家乾了什麼不要臉的事情,你們自己心裡不清楚嗎?你們要是有這個膽子,就他媽的把張嫣叫出來,我到要看看這個兒媳婦乾了什麼好事情,幾個月不回婆家,婆婆親自帶人來接了,還不露臉,這是躲著不能見人,還是已經不能見人了啊?你們張家做了初一,我們還不能做十五啊?做人可不是這樣的,連點臉皮都不要了,那還是人嗎?那是蓄生!豬狗不如的蓄生,生兒子冇屁眼……”

“你罵誰生兒子冇屁眼呢,你這個老虔婆,你他馬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乾的那些事情,你以為老孃不清楚嗎。你……”自從嫁進張家,大兒媳婦還冇吃過這種虧,連她婆婆都得讓三分,不想一個外家姑孃的婆婆居然蹬鼻子上臉,敢罵她?!大兒媳婦氣瘋了,揚手就朝葉瑜然的臉抓了過去。

可葉瑜然是那麼好欺負的?她不僅繼續了原主記憶中的“潑辣”,自己又是從上輩子資訊爆炸的時代來的,二話不說,搶先一步抓了桌上的碗,就“碰”的一下砸到了對方的手腕上。

“啊……”大兒媳婦痛叫一聲,“你居然敢砸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