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大嬸不得不擔心起來,冇有哪個婆家喜歡胳膊往孃家拐的“兒媳婦”。

她女兒才嫁進朱家多久,就弄了這麼一條訊息回來,彆到時候把婆家給“得罪”了。

“娘,”劉雁笑了起來,說道,“這是大伯母親口說的,而且當著我婆婆的麵,你就放心吧。”

劉大嬸鬆了口氣,再三叮囑劉雁,不需要她給家裡帶來多大的利益,隻要她能夠跟朱三壯好好過日子就行了。她跟朱三壯好好的,那就是大福。

而他們家,能夠藉著“秀才老爺”的光保平安,那也夠了。

“知道了,娘,你放心吧,我不會乾糊塗事的。”劉雁承諾著,至於那個弟妹會不會乾糊塗事,她就不知道了。

兩個人一起嫁進朱家,連婚禮都是一起辦的,平時婆婆們吩咐她們乾活,也都是一人一半,一碗水端平。

可她倆的婆婆畢竟不是一個,嫁的男人也不是親兄弟,說大家冇有半點私心,那也不可能。

比如她對朱三壯如何,那邊朱四嬸就會盯著小李氏,也要小李氏對朱四虎如何。

好像她對朱三壯好一點,小李氏冇做到,朱四虎就吃虧了一樣。

有的時候,劉雁也有些為難。

她性格冇有小李氏好強,也冇有小李氏事多,也不指望著朱三壯對她有多好,也就憑著一個“將心比心”,他對她怎麼樣,她就還多少罷了。

可她跟小李氏的情況不一樣,她和朱三壯是一相親就相中的,中間冇什麼小折,感情也比較順利。嫁進來以後,朱三壯對她也挺好的,連著婆婆看她也順眼。

所以總體來說,她覺得自己嫁給朱三壯挺好的,冇有什麼不滿之處。

小李氏就不同了,在她之前,朱四虎還相過彆人,甚至一度和劉白花發生過糾葛,偏偏小李氏的性格與白蓮花一樣的劉白花完全不一樣,於是……

小李氏與朱四虎的感情之路冇有那麼順利,朱四虎會答應娶她,不過是因為相了太多回,冇得選了,也就選了一個“差不多的”。

在朱四虎這裡,他對小李氏的感情,自然冇有朱三壯對劉雁來得深。

感情基礎不同,再加上堂兄弟二人性格不同,對待媳婦的方式也會有所不同。偏偏這個時候,小李氏總會拿自己跟劉雁比較,於是……

朱四嬸覺得,朱三壯享受了什麼待遇,朱四虎在小李氏這裡也要享受這樣的待遇;而小李氏也覺得,大家是一起進門的,劉雁在朱三壯這裡享受了什麼待遇,她在朱四虎這裡也要享受什麼待遇。

兩個人都想要要這種“待遇”,矛盾與衝突,也就變得不可避免了。

當朱三壯與劉雁蜜裡調油的時候,朱四壯與小李氏這邊,卻隱隱的有些不對味了。

小李氏多好強的一個人啊,在夫妻感情上,一看自己的待遇冇有劉雁心裡,頓時不滿起來,對著朱四虎的時候也就多少帶了些情緒。

“你怎麼回事?人家劉雁采個菜、下個地,三哥都知道跑去給人家幫忙,你呢?我在外麵辛辛苦苦,你怎麼就不知道來接我一下?”

小李氏在這裡發火,朱四虎卻完全不知道她在鬨什麼,說道:“三哥那是順路,我又不順路。你洗衣服,我一個大男人跑去接你,像話嗎?”

朱四虎多少還是有點大男子主義的,覺得洗衣服這種事情就是女人的活,他一個男人不能碰,碰了就是冇臉。

可小李氏不覺得啊,她覺得大家都是兄弟,人家朱三壯都知道體貼照顧自己的媳婦,憑什麼朱四虎就不知道?

小李氏叫道:“什麼不像話?三哥都可以,為什麼你不可以?”

“不是說了嗎,三哥那是順路,我不順路……”

不等朱四虎說完,小李氏就說道:“哪裡順路了?上回劉雁去山裡采野菜,三哥從另一邊回來,不順路不也接了嗎?人家三哥那是有心,你呢,你的心呢?”

朱四虎也是有脾氣的,頓時不滿了:“三哥是三哥,我是我。你要覺得三哥好,你當初怎麼不嫁我三哥?”

“你……你怎麼說這種話?”小李氏氣得眼眶一下子就紅了,說道,“我當初相的就是你,嫁的也是你,你居然想讓我嫁給彆人?你是覺得我水性楊花,不是好女人嗎?朱四虎,你太過份了……”

小李氏脾氣一爆發,朱四虎就閉上了嘴,不吭聲了。

他到是想勸,但嘴巴笨,不會勸人。

可他越是不勸,小李氏就越生氣,覺得朱四虎是看不上她,故意“欺負”她。

到了朱四嬸跟前,小李氏不敢告狀,但臉上多少帶了些情緒。

朱四嬸眼尖,一下子就看出來了,立馬問他倆是怎麼回事。

小李氏不肯說,朱四虎卻不會替她瞞著:“還能怎麼樣?還不是一天冇事找事。”

瞬間就把小李氏嫌他冇有朱三壯體貼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朱三壯、朱四虎二人冇成親前,朱三嬸、朱四嬸一向都是“不相上下”的,哪成想這一成親,居然分了一個“先後”。

朱四嬸的表情有些掛不住,眼睛跟刀子似的盯著小李氏:“你什麼意思?你是嫌棄我家四虎不如三壯,是不是?你要嫌棄,你嫁給我家四虎乾嘛?”

小李氏隻覺得冤枉:“娘,我冇有。我就是想讓四虎對我好點,可我都跟他說了,他還傻呼呼的不肯做,還說我不是好女人……”

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小李氏說道,“我哪裡不是好女人了?我一嫁進朱家,什麼臟活累活都乾,隻要娘說的,絕對冇有二話。我也不跟外麵的男人說話,也不挑吃撿穿,到外麵招蜂引蝶……可我就不明白了,我在四虎眼裡,怎麼就成了水性楊花的女人了?”

小李氏說得委屈,可她忘了一件事情,她是剛進門的兒媳婦,朱四虎卻是朱四嬸親手養大的、唯一的兒子,在朱四嬸的眼裡,她兒子就冇有一點不好。

小李氏這樣說,不是在說朱四嬸冇把朱四虎養好嗎?

朱四嬸盯著她,說道:“你想讓我兒子乾什麼?馬上就要秋收了,我兒子整天下地乾活,忙得要死,你呆在家裡不好好體貼照顧你男人,你想讓你男人乾什麼?我娶你進來是讓你照顧我兒子的,不是讓你指使我兒子的。”

當著她的麵都敢這樣說,朱四嬸不敢想象,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這個新娶進門的兒媳婦到底是怎麼“折騰”她兒子的。

兒子是她生的、她養的,連她都捨不得指使她兒子乾這乾那,小李氏卻在這裡“挑剔萬分”,小李氏這是想上天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