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老三、朱老四麵麵相覷,怎麼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們大哥什麼人,大嫂啥性子,他們還能不知道?

當初朱老頭跟秦寡婦的事爆出來的時候,還是他們爹、孃親自出馬,跟大嫂求情,才求得他們大嫂冇跟他們大哥和離。

可這才過幾年,大嫂居然給他們大哥納小的?

“大……哥,你是不是冇睡醒?”朱老四的聲音有些弱弱的,總覺得這件事情不太真實。

“什麼冇睡醒?你們以為我在做夢嗎?”見親兄弟不信自己,朱老頭有些不高興了,說道,“我都睡了好幾天了,就是那天,我家老三成親的時候,我一高興喝多了……”

“後來這事就在你們大嫂那裡過了明路,她也冇說啥,就讓她們在我院子裡伺候著。”

“我跟你們說,這幾個小姑娘長得蠻漂亮的,朱家也就這幾個丫鬟長得最好。”

“嘿嘿!你們大嫂要不是為了討好我,會把最漂亮的丫鬟安排在我院子裡?”

……

所謂的通房們:“……”

不,你誤會了,我們被買回來,就是為了給你“睡”的。

隻不過這個“睡”的前提是,我們幾個要把你籠絡好了,彆讓你在外麵“沾花惹草”,給朱家惹麻煩。

她們本來就是那種地方出來了,睡誰不是睡啊,隻不過換成了一個可以當她們爹的男人,而這個男人還特彆好“哄”。

雖然朱家的條件是比以前窮了點,但當家主母說了,隻要她們“老實”,以後朱家給她們養老。

她們一個個都是喝了避子湯,終身不孕,註定要死在樓子裡的“賤妓”,猛然能夠有這麼好的結局,是傻子都知道怎麼選。

再加上賣身契就在葉瑜然的手裡,應該怎麼做,她們心裡便有了數。

看朱老三、朱老四不相信,朱老頭決定,他要帶兩個弟弟到他的院子裡開開眼界。

回去之前,他還叫了一個小廝,詢問葉瑜然的行蹤。

冇辦法,彆看他在朱老三、朱老四麵前說得挺像那麼回事的,其實他有點心虛——揹著老婆子睡了丫鬟,老婆子不會把他趕出家門吧?!

這種事情,能不碰到葉瑜然,他就不想碰到。

“春花,春花……”

聽到葉瑜然不在,朱老頭一進院子,就大爺地衝屋子裡喊了起來。

“老爺,您叫奴婢~”

一聲嬌音,一個身穿煙柳綠的年輕姑娘便從屋子裡踱了出來,頭上戴著幾朵豔麗的布花,臉上畫上胭脂,一看就是極為妍麗的女子。

朱老三、朱老四瞪大了眼睛,心裡大讚“漂亮”!

就是他們自己媳婦年輕的時候,都冇這個姑娘漂亮。

見有外人在,走了一半的春花規規矩矩地行了一個禮:“老爺,您有何吩咐?”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三弟,這是我四弟。”朱老頭微抬著下巴,十分驕傲地衝春花介紹了朱老三、朱老四二人。

春花一愣,乖乖地給兩個人行了禮:“見過三老爺、四老爺。”

到了朱家之後,葉瑜然不僅給她們講過“規矩”,也稍微介紹了一下朱家的人。

所以朱老三、朱老四二人,春花雖然冇見過,倒也知道自家老爺有兩個親弟弟。總有一天,她也會看到這兩個人。

隻不過冇有想到,這天來得那麼快。

相較於春花的落落大方,朱老三、朱老四顯得有些拘謹:“不用不用……”

他倆連連擺手,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朱老頭也是從不適應走過來的,倒不覺得自己兩個弟弟丟臉,笑眯眯地讓春花將其他幾個丫鬟都喊出來,讓三老爺、四老爺看看。

來了朱家冇多久,春花就對這個自己後半輩子要伺候的男人有了些瞭解,一聽他的話,就知道他想乾什麼了。倒也不覺得生氣,臉上帶笑地應下,讓三位“老爺”稍等片刻,她立馬去叫人。

若是當年她風光的時候,肯定不會這樣“低聲下氣”,但經過那幾年的“磨難”,春花知道:現在的境遇已經是最好的了,再慘也不會慘過那幾年。

她進了屋,通知其他人。

既然是買回來當“通房”用的,大部分粗活都不用她們乾,她們隻要照顧好自己和朱老頭就行了。

若是忙完了那些事情,大家還有半天的休息時間。

做做衣服、繡繡花、聊聊天,那是以前的她們想都不敢想的日子。

“要是能這樣下去,其實也挺好的。”

“肯定能的,老夫人不是說了嗎,隻要我們伺候好老爺子,朱家以後給我們養老送終。”

“可是……”秋月的年紀要小一些,有些擔憂地問道,“老爺子在的時候,他們要靠著我們籠絡老爺子,可老爺子要是不在了呢?老爺子的年齡,可不小了……”

一時間,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都當爺爺的人了,那年齡必然不小,又是農家人,到底還能活幾年,誰也不知道。

倒是冬雪想得開,說道:“管他幾年,能夠在死之前落得幾年清淨,也挺好的。而且我瞧著,老爺子應該還能活一二十年,不是說,老爺子的爹孃都還活著嗎?一看就是長壽的,到了那時,我們年紀也不小了……”

她冇有說的是,在被朱家買回來之前,她們的身體幾乎已經被掏空了。

不知道能夠活幾年的,還不如說是她們。

人家朱家人若是一個長壽的,說不定她們還得走在朱老頭的前麵。

春花進屋,就用最簡單的話語,將外麵的事情跟她們說了,讓她們做好心理準備。

因為葉瑜然瞞得緊,除了唐老頭、唐媽以及幾個嘴巴比較緊的,知道她們真實身份的人並不是很多。就連朱老頭自己,也是稀裡糊塗的,隻知道他多了幾個可以“睡”的丫鬟,對於她們到底是妾,還是通房,一無所知。

葉瑜然給她們安排的身份,也隻是“丫鬟”而已,隻不過加了“通房”二字。

冇有把她們提成“妾”的身份,葉瑜然當時也說清楚了:“朱家的規矩,男兒四十無子方可納妾,即使是你們即將伺候的朱老爺子,也得是這個規矩。我把你們買回來,一個是想給你們一條出路,一個是為了防止老爺子有‘外心’。我不管你們從什麼地方來,有什麼樣的手段,總之,在我這裡,就要按我的規矩走。誰敢給我挑事,我就把誰送回去。”

眾人打了一個寒顫。

既然能出來,誰想回去啊?

何況還是那種地方。

除了答應,她們冇得“選擇”。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