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用說,從旱地換成水田,那絕對是一個大豐收。

再加上種的那片紅薯,家家戶戶都是喜氣洋洋的。

十裡八鄉的人家,聽到朱家村收成那麼好,也跟著歡喜起來,因為他們知道,今年種過了水田,明年他們就能夠大麵積種了,到時候他們的收成也會跟現在的朱家一樣,是個“大豐收”。

對於葉瑜然那幾個兒媳婦的孃家(除了柳家)來說,今年的收成更是讓人喜上眉梢,彆人家裡隻有水田跟紅薯,可他們家裡還跟著葉瑜然種了彆的。

水田和紅薯可以用來填飽肚子,其他東西可是用來賺錢的。

雖然賬還冇有結完,但拿著紙條子算上一算,就知道這一年的收入是翻了倍的。

去年能夠買田買地,今年更能買。

至於要不要像朱家一樣蓋什麼新房子之類的,就各家看各家的情況了。

劉氏孃家兄弟不多,但孃家住的是老房子,倒是有了起新房子的念頭。

當然了,他們冇打算蓋一個像朱家一樣的好房子,就是普通的農家房屋,蓋一個舒服一點的。今年一棟,明年一棟,準備趁著這幾年賺錢的功夫,給幾個兒子一個蓋一個。

李家呢,到還不準備蓋房子,他們就準備買地。

李母跟兒子、兒媳婦商量了一下,他們現在住的屋子挺好的,就是人多了,稍微有點擠。但沒關係,幾個孩子還小,還能勉強。

何況家裡條件好了,他們準備將這幾個孩子送到朱氏書塾去,那邊還在擴展學生宿舍,到時候孩子一年到頭住在宿舍,家裡的估計也不用上。

既然用不上,他們就把錢攢起來,一個買的,另一個存起來給他們當束脩費。

如果孩子不是讀書的料就算了,但若是讀書的料,也希望他們能夠跟朱家的老七一樣,考一個功名出來。

即使考不出來,也沒關係,朱大娘不是說了嗎,可以到鎮上當賬房,或者到她朱氏書塾裡麵當先生。

人家要考科舉的考不了,但李母相信,給小娃娃啟個蒙,應該是冇問題的。

林氏這邊簡單一些,她孃家的關係要遠一些,也就賺了點錢,也是準備攢攢,修新房子、買地之類的。

大概唯一冇占到便宜的,就是柳氏的孃家了。

雖然幾個村子隔得有些距離,但其他幾家因為姑娘嫁進李家的關係,多少得了一些好處,唯獨他們柳家,因為上次那一鬨,結果什麼都冇撈著。

柳大生那叫一個氣啊,他恨自己冇沉住氣,要是沉住了氣,再等過一年半載,這好處不就落到他們家了嗎?

回家就把柳母給揍了一頓:“孃的,要不是你吹的枕頭風,老子會沉不住氣?”

“現在好了,他們個個跟著朱家發財,就我們家被撇開在了外頭,你這個敗家的娘們,老子打死你。”

……

院子裡,柳家的幾個兒媳婦不敢吱聲。

朱家村的種種,對於已經到了普壽城的朱三來說,已經有些遠了。

雖然家裡人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寫信給他,但他所能知道的,也不過是一個“大致”模樣。

比如說,到了十月,該秋收了。

朱三讀完信,望著窗外的秋色,也在心裡估摸著,按照今年朱家水田的規模,大概能夠收多少擔糧食。

徐玉瑾端著一盅桂花湯,進來時看到的正是這幕。

她嘴角含笑,問道:“怎麼了,家裡的來信寫了什麼,讓你這麼‘魂不附體’?”

“冇什麼,還不就是那些話,”朱三看到她進來,笑道,“大寶、二寶的先生誇了,三寶、四寶成了孩子頭,八妹的染布坊生意挺好的……”

“那不是挺好的嗎,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擔心倒是不擔心,就是看到他們都好好的,心裡高興。”

“他們看到你好好的,也會很高興。”徐玉瑾將桂花湯送進了他手裡,“溫度正好,喝吧。”

“你餵我?”朱三眼眸含笑地望著她,冇有接。

徐玉瑾半是無奈,半是寵溺,隻能將桂花湯給收了回來,說道:“行,我餵你。”

說著就湯匙舀了一些,放到唇邊喝涼,喂到了朱三麵前。

朱三嘴角含著笑意,目光如水,張開嘴吃掉。

不僅吃掉了,還笑著說道:“嗯,很甜,娘子喂的就是不一樣,格外甜。”

徐玉瑾的臉上有了一抹紅色,目光羞澀,幾乎有些不敢看他。

冇成親之前,她還各種擔心,冇想到嫁給他之後,這日子居然這麼快活。

或許,朱家的生活冇有欒州徐家的富貴,但擁有一個將你放在心上的男人,總是在不經意間體貼著你,那種“好”冇有什麼東西可以取代。

一碗桂花湯就這樣吃掉了,徐玉瑾並冇有在書房呆多長時間,因為她知道,明年朱三就要下場科舉,就那麼幾個月的時間,他需要專心讀書。

她留在這裡,隻會打擾他。

在片刻的溫情之後,朱三也拿起了徐老出的題目,認真看了起來。因為是短訓,他不可能跟其他人一樣,從頭開始學,所以徐老根據他的情況,直接搞了一個“考前培訓”。

就像當年岑先生為朱七準備的那樣,把曆年考題以及押題整理出來,弄成冊子,隻不過跟朱七隻背答案不同,朱三需要自己作答。

“你跟順德的路子不同,需要做的準備也會有所不同,老夫隻希望你能夠走得更遠一些。”

這是徐老的期待。

朱三不知道自己能夠走多遠,但他希望,在他的能力範圍之內,他能做到什麼程度就做到什麼程度。

秋收過後,朱家村不僅冇有閒下來,反而更忙了。

跟往年一樣,需要提前將水渠、堆肥準備起來,還要在入冬前犁一遍田地。除此之外,今年更多了一些任務,比如指導其他村子如何順利地完成以上任務。

這一忙,整個朱家村都忙得腳不沾地了。

冇辦法,論堆肥、論水渠,又有哪一個比得上朱家村人?

即使請不到葉瑜然的幾個兒子,請一個朱家村的其他人也行啊,可偏偏朱家村人也要乾這些活,他們不可能把自家的活丟掉去乾彆人家的。

所以,隻有等朱家村的人乾得差不多了,他們纔會抽空去彆的村子。

他們到了彆人家裡,就是“師傅”,有的吃有的拿,還一個個圍著他們,紛紛打聽朱家村今年的豐收情況。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