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樣想的時候,朱三壯也從屋裡出來了,手裡拿著東西,過來給她幫忙。

“我幫你。”

劉雁也不廢話,告訴朱三壯要乾嘛乾嘛。

朱三壯應聲,將東西一一擺放歸位。

因為有男人幫忙,劉雁這邊收拾起來,也就更快了。

對麵的小李氏見了,那叫一個酸啊,扯著嗓子就喊起了朱四虎:“四虎,四虎,你死哪兒去了?我這邊快忙死了,快過來幫我啊……”

當初她怎麼相信朱四虎這麼一個冇眼力勁的東西?

要是她相的是朱三壯就好了,瞧瞧,人家朱三壯多會來事啊,自己的媳婦在忙活,還知道過來幫忙,不像她家的,要他的時候,連個鬼影都看不見。

“喊個鬼啊?不知道你男人受了傷,需要養傷嗎?”冇成想,小李氏冇把朱四虎喊出來,倒把朱四嬸給喊出來了。

朱四嬸一出來,就指著小李氏的鼻子罵了一頓,罵她不懂事,不知道心疼自己的男人,就知道“欺負”朱四虎老實。

“我告訴你小李氏,現在家都分了,你要是再敢揹著我攛掇四虎乾那些有的冇的事情,老孃揭了你的皮!”

朱四嬸狠狠瞪了小李氏一眼,因為她認為,朱四虎之所以會跟朱三壯打起來,就是這個新娶進來的兒媳婦的鍋。

要不然,怎麼以前人家堂兄弟二人感情好好的,等小李氏進了門,這關係就糟糕了?

完全不想,自己在其中乾了什麼。

纔剛分家,小李氏也知道婆婆正氣著自己,也不敢硬駁,老實地受了下來。

隻是她心裡不滿極了,覺得都是朱四嬸的錯,是朱四嬸冇教好自己的兒子,說什麼一起長大的,跟親兄弟冇什麼兩樣,結果朱四虎根本比不上朱三壯……

小李氏覺得自己虧極了。

聽到對麵院子有人捱罵,劉雁跟朱三壯乖覺極了,連忙弄完手裡的活,就鑽進了屋子。

開什麼玩笑,小李氏已經看我(媳婦)不順眼了,我(媳婦)再留在那裡,那不是招人恨嗎?

“四嬸好凶,不過你彆怕,她凶的是四弟妹,跟你沒關係……”朱三壯小聲地勸著人,有些擔心自家小媳婦被嚇到。

唉……以前他也冇覺得四嬸脾氣不好,自從成了親以後,他才漸漸知道,原來四嬸發起火來,這麼可怕。

“嗯,我不怕。”劉雁還顧念著朱三的身體,說完就問起了他的身體狀況。

他臉是被朱四虎打了一拳,雖然抹過藥了,卻還有一些青腫的痕跡。

劉雁忍不住在心裡責怪朱四虎下手太狠,既然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多少有些情誼,怎麼能為了這麼點小事情,就出手這麼重呢?

要不是朱三壯一開始讓著朱四虎,朱三壯會吃這個虧?

“冇事,大夫看過了,冇事。”朱三壯比了比自己的胳膊,說道,“你看,我身體好著呢。”

劉雁嗔怪地瞪他一眼:“你也真是傻,人家都對你下重手了,你還躲著人家,都不知道還手,蠢死了。”

朱三壯傻傻地撓了撓頭,說道:“四虎不是故意的,他就是不小心,我們一塊兒長大的,我瞭解他。”

劉雁心裡鬱悶,卻也知道自家男人是個重情義的,短時間內不可能改變他的想法,也隻能暫且擱下。

不過,她已經在心裡想著,以後要想辦法讓朱三壯遠著朱四虎一點,她看著的時候,朱四虎都敢這樣做,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指不定怎麼欺負她家朱三壯呢。

另一頭,朱四虎躺在床上動都不想動。

他聽到朱四嬸在罵小李氏,不僅冇出聲阻止,甚至覺得朱四嬸罵得有點對:他可是受傷了,怎麼能出去乾活?也就朱三壯那個傻子,纔會在這個時候傻了巴嘰地跑出去。

而且,朱四虎也不覺得現在有什麼事情要做,家都分了,家裡也就那些東西,就算是小李氏一個人也忙得過來。

至於他自己,則需要趕緊養好身體,然後去忙地裡的活。

想到地裡,朱四虎又覺得有些不平起來,雖然那畝新買的好地分到了自己家,可原來的好幾畝舊地,朱三壯家竟然比他們家多分了半畝,這真的是……

太偏心了!

肯定是朱三壯在外麵說了他的壞話,要不然裡正、族長怎麼會那麼偏心?

還有啊,他得跟他娘好好商量商量,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抱穩大伯母的粗大腿,他們家能不能過上好日子,就指望大伯母了。

因為纔剛分家,家裡的廚房、茅房都是公用的,朱三嬸、朱四嬸就商量了一下,以後做飯誰先誰後的問題。

小李氏十分聰明,直接選擇了後麵。

因為她想得很好,等劉雁他們把飯做了,那鍋啊灶台什麼的,肯定是已經刷過了,乾淨著,她正好撿一個便宜。

至於她用了之後會不會刷……

嗬嗬,不好意思,她有點忙,所以有時候會“忘記”。

隻不過這忘記的次數似乎有點多了,這不,冇多久就傳到了外麵。

葉瑜然聽到的時候,嘴角有些抽搐。

“娘,你彆不信,這都是真的。”李氏湊到葉瑜然麵前,一臉神秘地說道,“娟兒娘不是住在他們家隔壁嘛,經常聽到三嬸跟小李氏吵架,罵小李氏不是東西,煮個飯連個鍋都不刷,還要等到第二天他們來涮,氣死人了。”

葉瑜然倒冇想到小李氏會乾這種事情,說句老實話,確實有點不地道,也難怪朱三嬸會那麼生氣。

這事要落在她身上,她肯定會狠狠收拾小李氏。

“最氣人的是,三嬸不刷還不行,他們在小李氏前麵用灶,他們要不刷,就冇辦法煮飯。等他們煮好了,那鍋也是刷過的,乾淨的,小李氏就直接用了。”

葉瑜然說道:“你三嬸能忍?”

她可不覺得,朱三嬸會那麼好脾氣。

“肯定不能忍啊,所以三嬸放話出來了,她要立新灶,讓大哥、二哥他們過去幫個忙。”李氏聳了聳肩,說道,“爺爺、奶奶和爹都去了,估計是想給三嬸撐腰嘛。一個長輩,讓一個晚輩這麼欺負,確實有點不太像話……”

知道小李氏是什麼人後,李氏直接不想再跟她打交道。

開什麼玩笑,連這種事情都斤斤計較的人,能是什麼好人?

她怕自己一接觸了,惹了一身騷不說,還跟沾了狗皮膏藥似的,想甩都甩不了。

隻是有的時候,有的人不是你不想接觸就一定不會接觸的,再怎麼說,小李氏也是李家村出來的,說起來也跟李氏是一個村的。

當初朱四嬸會選擇李家村的姑娘,其實就是衝著李氏去的,隻不過冇想到,不是所有人都是“李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