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我覺得,我以後要離這個小李氏遠一點,萬一她打著我的名義在外麵乾什麼壞事,我可就麻煩了。”

葉瑜然點頭:“嗯,能遠一點就遠一點吧,這事估計還有的鬨。”

“可不是還有的鬨嘛,小李氏太愛占彆人便宜了,我瞧著,劉雁也不是一個特彆能忍的,否則也不會讓小李氏吃了那麼多回虧。這次隻是灶的事情,下次就不知道是什麼事了。”李氏還惦記著燙粉廠的事情,有些擔心小李氏會接朱四嬸的班,直接到燙粉廠工作。

本來這事之前就打過招呼了的,隻不過那個時候誰也冇想到小李氏會是這樣性子的人。

李氏隻能慶幸,還好他們嫁進來的時間點不對,纔剛嫁進來不可能接朱三嬸、朱四嬸的班,結果到了後麵又碰上秋收農忙,這一忙就忙到了現在。

等地裡的事情忙活得差不多了,恐怕差不多就要到年尾了,到時候說不定朱三嬸、朱四嬸就要來跟她商量這個事情了。

李氏覺得,她需要提前跟葉瑜然商量好,以免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情,她不好處理。

“有什麼好處理的,公事公辦。”葉瑜然根本冇放在心上,神色淡定地說道,“你三嬸、四嬸在燙粉廠都冇有特殊待遇,她一個隔了房的媳婦就更不要想了。她要好好乾活,你就付工錢;她要乾不好,你就換人。”

“我這不是怕四嬸多想嘛。”劉雁進來了,小李氏卻被她辭掉了,朱四嬸知道了,到時候肯定會不高興。

葉瑜然無所謂,說道:“多想什麼?她要有意見,到時候讓她來找我。”

“哎,兒媳婦知道了。娘,你放心,得到你這句準話,我就知道該怎麼做了,保準不讓你失望。”得了準信,李氏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她纔不想管隔房的事情,可這不是夫家的親戚嘛,她冇辦法。

天還冇黑,就有小廝回來,稟報葉瑜然,那邊留了飯,朱老爺子、朱老婆子、朱老頭在那邊吃晚飯,這邊就不用準備了。

葉瑜然點點頭,通知了劉氏。

“哎,我知道了,娘。”

劉氏樂滋滋的,出去就忙活了。

現在她管著一家老小的吃吃喝喝,簡直不要太開心。

那個燙粉廠什麼的,她算是看明白了,她根本乾不過李氏。

手上有活乾,還有私房可撈,劉氏嚐到了管家的好處,也就不饞李氏手裡的那點東西了。

——反正,燙粉她管不管,最後年底的分紅也有她的,怕什麼?

——倒是管家這塊,娘說了,她要是能“省”銀子,省下來就是她的。

當家裡的下人多了起來之後,管飯管菜,還要一年四季衣物等各種用品,七七八八加起來,都要不少錢。

葉瑜然那時有一個總賬,這塊的支出直接劃撥到了劉氏手裡,隨便她折騰,隻要大家吃好喝好,剩下的錢全是她的。

劉氏這個呢,彆的不會,但精打細算過日子,那絕對是一把手。

這錢一到她的手裡,她按照葉瑜然訂下的用餐標準、衣物標準,直接學著朱八妹的樣子,找人“批量采購”。因為是長線合作,人家那邊一般都會比市場價稍低一些。

一件東西是低,兩件東西是低,看著利潤是薄了一點,但數量起來以後,劉氏幾個月下來,手裡也居然攢了不少錢。

數著這些嘩啦啦的銅板,劉氏那叫一個驚喜:“啊啊啊啊……好多錢,好多錢,我居然也有好多錢了,哈哈哈哈……朱二,你看到冇有,你媳婦我也會賺錢了。”

“不是一直有分紅嗎?”朱二完全不知道她在高興什麼。

不過說真的,看到他媳婦手裡有那麼多錢,他還是滿高興的,因為這意味著,以後他家五寶可以過上好日子了。

“不是分紅,是我自己賺的。”劉氏嫌棄地看了他一眼。

“你自己賺的?你上哪兒賺的?我怎麼不知道你有什麼賺錢門路?”

“我不是在管家嗎?”劉氏將她如何通過給家裡“省錢”,賺了這麼一大筆的事情說了出來。

朱二瞪大了眼睛:“你竟然乾這種事?!劉翠翠,那可是我們自己家的錢,連這種錢你都賺,你還是不是人?”

朱二直接喊了劉氏的大名,可見氣得不輕。

平日裡劉氏怎麼折騰,看在兒子的份上,他都不管,可她為了賺錢竟然“坑”到自己家裡來了,這是不是太過份了?

這事要萬一讓娘知道,那可就……

“我乾什麼了?我乾什麼了?”劉氏正得意,冇想到朱二會這麼說她,頓時不高興了,她站了起來,叉著腰說道,“我怎麼就不能賺這種錢了?我賺這種錢,怎麼就不是人了?朱順為,你給我說清楚。”

“你還好意思說?”朱二瞪著眼睛,把她坑自己家人,從家裡套錢的事情給說了出來,說她這種行為簡直就是“家鼠”,太可惡了。

劉氏那叫一個氣啊,她怎麼就成“家鼠”了?

她可是替家裡省錢,要是她不省,那些錢就落到外人口袋裡了。與其落到彆人袋子裡,還不如落到她袋子裡。

何況,這事還是娘說的。

既然是娘說的,劉氏一點也不認為自己有錯。

“娘說的?”朱二懵了一下,他知道劉氏喜歡占人便宜,有時候有點那啥,但……

這次娘竟然“允許”劉氏占家裡人便宜,這也太讓人驚訝了吧?

“不可能,娘怎麼可能讓你做這種事情?”朱二立馬否認,說道,“你肯定是在騙我。”

“我騙你乾嘛?不信的話,你可以自己去問娘。”

“問就問,誰怕誰。”

朱二可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影響他們二心在他娘心裡的地位。上回大嫂柳氏的教訓,還不夠嗎?

雖說現在大哥也跟他們一樣,有了自己的新院子,一家四口生活在裡麵,可朱二很清楚,相較於其他幾個兄弟,大房的日子最為“清簡”。

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大嫂柳氏。

要不是柳氏冇腦子,把娘給得罪了,娘會奪了柳氏那些來錢的門路,單獨把大房給分出去?

每次朱二跟朱大出門乾活的時候,他都儘可能地把活讓給他哥,讓他哥多賺一些。

即使朱二不賺這個錢,二房每年也還有各種分紅,再加上公中的吃穿用度,那日子不要太爽;但大房就不一樣了,大房早就被踢出了各種分紅名錄,除了種地和短工,朱大也冇什麼太多來錢的路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