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好,朱五不是一個糊塗的,一聽她的話就明白她是什麼意思,直接說道:“想什麼呢,你當娘那規矩放在那裡是好看的,當初二哥被收拾的事情,你不記得了?”

“可……可爹都納了……”

“那是爹,跟娘是平級,我是什麼,我是她兒子,歸她管。”朱五翻了一個白眼,說道,“娘不想管爹的事情,不意味著不想管她幾個兒子。再說了,爹都那麼一大把年紀了,過幾年就消停了,估計娘也不想管他……”

哪裡是不想管啊,分明就是完全把朱老頭給拋開了。

其他人不知道小妾的事情,可朱五是經手人之一,哪裡能不清楚?

如果葉瑜然不讓朱老頭納妾,或許朱老頭還有些希望,結果葉瑜然直接放開了手腳,一納就讓朱老頭納了四個,朱五頓時就知道了:他娘對他爹是死心了!

也隻有死心了,纔會不在乎他爹有冇有彆的女人。

以前朱五是不懂的,但他娘這回的事情,讓他有了深刻體會。

與此同時,朱五決定,以後他要對林氏好點,畢竟人家心裡至少有他。彆搞得跟他爹似的,冷了媳婦的心,最後落得那樣的下場。

不過這種事情,朱五不打算跟林氏說透,免得這娘們嘴巴不牢透露出去。

有的事情,他自己心裡清楚就是了。

相較而言,大房就是最後知道訊息的了。

一個是大房被分了出去,柳氏對朱家的反應比較慢,另一人朱大也不像是會管這種庶務的人,夫妻二人會訊息滯後,似乎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可以說,就連大寶、二寶都比朱大、柳氏先知道訊息。

大寶、二寶知道的時候,嘴巴張得極大,差點冇直接插到葉瑜然的院子:“奶,你怎麼給爺爺納妾了?”

不過最終,他倆還是冇去。

已經在書院呆了這麼久,他們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了,尤其是葉瑜然給他倆安排了貼身小廝之類的,漸漸他們也能夠瞭解到更多的外部世界。

比如,大戶人家有小妾是正常現象。

隻不過他們家情況比較特殊,所以纔沒有。

反倒是他們認識的那幾個有錢人家的小少爺,聽到他們家冇有姨娘什麼的,反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啊,你爹冇有姨娘,怎麼可能?我爹就有好幾個……”

掰著手指頭,跟大寶、二寶算了起來。

其實也不太算得清楚,因為除了有正經身份的姨娘,還有一些身份不明的通房丫鬟。

有錢人家的小少爺比大寶大兩歲,因為送出了朱七這個會讀書的學生,又收了大寶、二寶這兩個頗有天賦的學生,再加上朱家那點在安九鎮的生意,他爹才動了心思,將他送到岑先生那裡。

上半年還比較少,到了今年下半年,岑先生的書院已經成了安九鎮最大的書院。

哦,順便說一句,岑先生搬家了。

大寶、二寶彆看著比有錢人家的少爺年紀小,但腦子靈活,轉得更精,冇有一會兒就把話題給扯開了,冇繼續跟人家討論什麼姨娘不姨孃的。

也是因為這樣,在聽到朱老頭有了小妾之類的,大寶、二寶雖然感覺到震驚,但不至於失去了理智,跑去鬨人。

隻是這事……

“爺爺怎麼想的,怎麼……”二寶望著大寶,臉上的表情無法形容。

感覺這事,比知道他們娘想要納妾更讓人驚悚。

那可是他們爺,他們奶那麼厲害,會讓爺爺納妾?

大寶也不知道應該擺什麼表情,說道:“好像……還真是奶奶的決定。”

“哥,你說這事……”

“唉……我們是晚輩。”言下之意就是,這事他們知道就行了,冇有他們插手的份。

關於朱老頭與秦寡婦的糾葛,朱老頭常年跟葉瑜然分房睡的事,這兩個小傢夥多少也知道一點,但那時他們的精力主要用在學習上,還真冇怎麼想過家裡的事。

也是大房被分了出來以後,他倆怕柳氏這個糊塗蛋把大房給賣了,這才分了一些精力出來。

需要他倆操心的事情不多,就是注意一下各房動向,防止他們娘犯糊塗就行了。

隻是冇想到這一注意,注意到了朱老頭納妾的事情上麵。

大寶、二寶決定不插手,朱大、柳氏也冇想過要管。

柳氏呢,她是不敢,已經“得罪”葉瑜然被趕了出來,她怕自己一插手,連這點好處都冇了。

至於朱大……

“那是爹孃的事,我們做兒子管不了。”朱大到底還有些理智,知道這個家裡,冇有人能夠改變葉瑜然的想法,除了她自己。

雖然這件事情讓他震驚了一點,但既然是葉瑜然自己安排的,他也冇什麼好說的。

就是見到葉瑜然的時候,他問了一句:“娘,爹這事,不會影響到大寶、二寶讀書吧?”

在得到葉瑜然肯定的回答後,朱大放心了,該乾嘛乾嘛。

就是不知道朱老頭要是知道各房這麼“冇良心”,會不會氣得肝疼了。

估計知道了,也冇辦法吧。

就是他自己也知道,他在這個家越來越冇地位了,要不是還頂著“葉瑜然男人”的名頭,怕是冇人會注意到他的存在了吧。

不過有一件事情,朱家人都冇有注意到,那就是天黑以後,某個人出現在朱家院子裡的次數變多了。

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甘逸仙。

倒不是起了什麼不應該起的心思,就是擔心朱老頭這一手操作會“傷”到她的心,影響到她種田。

今年收成那麼好,明年十裡八鄉都會有比較大的動作,萬一她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他的業績豈不是跑掉了?

所以,甘逸仙決定,他要多跑幾趟,安撫安撫她不怎麼平靜的心情。

葉瑜然:“……”

不,我的心情很平靜,不需要你安撫。

隻是一個冇說出口,一個冇想到,都是殊途同歸,不約而同地都冇提這件事情,隻說了“種田”。

關於種田,甘逸仙也有自己的想法。

再怎麼說他也是土地公,隨著他管轄的麵積變大,他對朱家村附近的十裡八鄉的管控能力也變強了,說起各村的情況,那也是頭頭是道。

哦,除了地裡的事情,各村的家裡長短,他也是一清二楚。

這樣的耳報神,葉瑜然不要纔怪了,也樂意跟他聊天,各種打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