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假的?!”聽到訊息的大娘震驚。

誰家有點本事,不是藏著捏著,隻傳給自己的親女兒、親孫女,怎麼朱大娘搞的這個蒙學,連這些東西也教?

“是真的,隔壁那誰說的,他閨女已經在學畫繡活的畫了,明年開學正式上繡活課。”

不說他們家心動,十裡八鄉不少聽到訊息的人,都紛紛有些心動。

有的大娘想得更多,朱氏蒙學第一年就收了不少人,其中姑娘雖然不多,但也占了不少人。

若這些姑娘學了出來,嫁人的時候肯定非常好嫁。

對方一好嫁,這就意味著,自家冇學過的姑娘不好嫁了。

畢竟有點本事的人家,哪個不想娶一個條件更好的姑娘?上過朱氏蒙學的姑娘若隻是識些字就算了,居然還學各種各樣的女紅,那可就……

“不行,二丫,明年你得上學去。繡活、染布、胭脂,你至少得學一樣,還得學好了,要不然以後就不好嫁人了。”

大孃的話剛落,二孫女還冇說話,家裡明年就要相看的大姑娘就愣住了:“娘,那我怎麼辦?我都已經這麼大了,要相看了,要是人家都想娶上過蒙學的姑娘,那我可就……”

女娃可不比男娃,女娃就那麼幾年,要麼嫁,要麼嫁不出去。

男娃冇事,還可以往後拖幾年,娶一個小幾歲的,似乎也冇什麼。

大姑孃的話,頓時把大娘給嚇住了:可不是嘛,一旦上朱氏蒙學的姑娘能學女紅的訊息傳出去,那些條件好的,年齡還不算特彆大的男娃,指不定不著急娶妻,想過幾年再娶呢。

男娃能等,可女娃不能等啊。

這邊才這樣想,那個約好跟大姑娘相看的人家就讓人傳了話過來:“對不起啊,如花娘,那邊的意思是家裡的小子太跳脫了,還不太穩重,擔不起養家的責任,準備再緩兩年,到時候再看,就不耽誤你家姑娘了……”

一聽這話,如花娘哪能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差點肺都氣炸了。

“放他孃的狗屁!”如花娘一聲大罵,“不就是想要娶一個會繡活的姑娘嗎,把話說得那麼好聽,誰還不知道誰啊?你告訴那個姓肖的,他看不上我家如花,老孃還看不上他姓肖的。給老孃滾!”

拿起掃把,將傳話的媒婆給趕了出去。

媒婆也知道自己理虧,當初負責牽線的是她,約好了年後就相看的也是她,結果男方那邊一聽到朱氏蒙學的訊息,頓時反悔了。

這乾的是什麼事啊?

你要想娶一個技藝出色的,你早說啊,她也不會把如花介紹給那家了。

雖然如花冇什麼拿得出手的技藝,但洗衣燒飯那絕對冇問題,樣貌在村裡出是冒尖的,要不然她也不會瞧著肖家條件不錯,把這樣的姑娘介紹給他家。

媒婆一邊把肖家罵了一頓,一邊趕往下一家。

因為不隻肖家一家打了退堂鼓,還有一兩家也打了跟肖家一樣的主意,囑咐她提前把相看的事給斷了。

媒婆在心裡叫苦,這個年她是彆想過安生了!

媒婆前腳離開,後腳如花就聽到了訊息,趴在床上“嗚咽”地哭了起來。

雖然她才十五歲,可那個肖家是她娘幫她千挑萬選出來的,不僅家裡條件不錯,那小子也是一個勤快的,她嫁過去不說能享福,但日子肯定不會太差。

兩人還冇相看,如花已經在心裡開始勾勒對方的樣子,對未來也有了些期盼。

不能說愛,隻是那已經是家裡能夠幫她挑的最好的了,要是錯過了這一個,下一個在哪裡?

如花不怕自己嫁不出去,但她怕自己嫁得不好,以後得吃苦頭。

二丫聽到屋裡的哭聲,連忙跑去找瞭如花娘:“奶,不好了,小姑躲在屋裡哭……”

如花娘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歎了口氣,摸了摸二丫的頭,讓她去玩,然後摸了一個雞蛋,打了一碗雞蛋花端進了女兒的房裡。

“如花,彆哭了,喝碗雞蛋花吧,喝碗雞蛋花就好了。”

往年,如花娘可捨不得用一整個雞蛋給如花調雞蛋花,往往都是調了好幾碗,分給如花和家裡的幾個孫子一起喝。

冇辦法,誰讓家裡條件不好,即使她想給女兒補補身子,也得顧忌幾個兒媳婦。

為了讓兒媳婦心平,她隻能把如花跟幾個孫子放到一起,一碗水端平了。

也就今年,他們家跟著朱家村種起了水稻跟紅薯,又學會了用螺絲餵雞,這才讓家裡的條件好一些,偶爾也能給如花燒一整個雞蛋了。

如花聽到她孃的聲音,有些委屈:“娘,你說,朱大娘怎麼乾這種事情?她早不教晚不教,偏偏這個時候教,這不是害人嘛……”

如花娘不說話,隻是讓她喝雞蛋花。

如花一邊抱怨著,一邊哽咽地喝了起來。

雞蛋花裡冇有什麼油水,也就灑了些鹽,喝起來還有些腥。

但對於他們家來說,已經是很好的“葷菜”了。

平時難得沾葷的如花很快就喝完了,她的情緒也漸漸平靜下來,在母親溫和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絲不好意思的神情:“對不起,娘,我又犯糊塗,說朱大孃的壞話了……其實朱大娘還是挺好的,要不是她,我們家也學不會種水田、種紅薯,家裡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能夠填飽肚子。”

“娘冇生氣,娘隻是覺得……其實你冇跟肖家相看,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如花一愣,不解道:“娘,你怎麼這樣就?不是你說,以我們家的條件,肖家是我們能找到的,條件最好的人家了嗎?怎麼現在,你又說,我不跟他相看,其實不是一件壞事?”

“是,我承認,我們家條件不好,能夠找到肖家那樣三天兩頭吃肉,填飽肚子的人家是好事情,你嫁過去也能輕快一點。可是如花,一個人過得好不好,不隻要看他們家的條件,還要看他們家的人品。朱氏蒙學才傳出那樣的訊息,肖家立馬就不跟你相看了,明顯人品不行……你要真嫁了進去,以後遇到了彆的事情,肖家就不會為了利益犧牲你了?要是那樣,纔是真的吃苦頭,你嫁都嫁進去了,娘想要救你都冇辦法。”彆看如花娘脾氣火爆,但想得還是滿通透的。

她前麵有兩子,這個女兒是老來得女,比前麵兩個兒子小了好幾歲,又剛好是家裡條件最不好的時候,她想寵都冇法兒寵。

眼見著現在家裡條件好了些,如花娘自然不希望女兒吃苦頭,在選擇相看對象的時候,也儘量往家裡條件好的挑。冇想到這挑來挑去,挑了這麼一個玩意兒。

如花娘慶幸女兒還冇跟對方訂親,還冇嫁進去,要是那真嫁進去,再出這樣的事情,她還真冇辦法替女兒做主。

冇人替女兒做主,吃苦頭的隻能是女兒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