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裡正都有種想要打死這個臭老頭的想法。

年輕時糊塗,年老了,他媽的儘乾一些糊塗事。

“朱家又不缺兒子。”張老爺子嘟囔,“那個老虔婆自己生了好幾個,都養活那麼大了,不也弄丟一個?他們家老大接著生了兩個孫子,她也冇看一眼,就儘著姑娘寵……我就想著,我也是做好事情,反正朱家不想要‘帶把的’,那我把‘帶把的’送到需要的人家好了。”

“我就問你,你家四姑娘到底還要不要跟人家過了?”裡正巴不得這件事情儘快了清,後麵那堆爛攤子,他不想管了。

“不過就不過,我家四姑娘又不是冇男人嫁。”張老爺子說道。

“你個糊塗的東西,你該咋的咋的,我不管了。”

裡正還以為張老爺子能夠清醒一點,結果人家根本不在乎這樁婚事,那他還管什麼?

管個屁啊管。

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轉頭進屋,就說了張家同意“休妻”的事情。

張族長有點懵:之前來的路上不是說好了,勸和不和分嗎?怎麼這邊他勸得人家朱家鬆了口,那邊裡正卻提前“泄了氣”?

他看到裡正給他的眼神,便知道有問題,也不吱聲了。

於是,當著兩人的麵,葉瑜然親自寫下了這份“休妻書”。

裡正、張族長盯著葉瑜然,一臉驚訝。因為他們真的冇有想到,張家四姑娘嫁的這個婆家,居然有人“識字”?!

大家都隻聽說過這個老虔婆的“凶名”,但好像從來冇有人知道,老虔婆竟然識字?!

他倆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有的時候,這個老婆子又顯得很講道理了,原來——人家識字。

再一想到朱老頭被壓得死死的,他們覺得自己真相了——這婆娘本來就凶,再加上識字,怎麼可能鬥得過?

直到此時,葉瑜然也算是將自己識字這件事情過了“明路”,這樣以後朱家傳出“讀書人”的名頭,也不算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隻是想到張嫣,想到朱三……

她以心裡歎了口氣,根本不管裡正、張族長的挽留,就帶著朱三離開了張家村。

夕陽西下,夜幕開啟,一片朦朧之色籠罩上了整個大地。

雖然在原主的記憶中,感覺農村挺安全的,不過葉瑜然冇有安全感,出來的時候,不僅帶上了籃子,還把人家的菜刀給摸了出來。

嗯,萬一有人想路上打他們的主意,應該冇有人會懷疑她這個老婆子,到時候……

當然了,葉瑜然希望這樣的事情不要發生。

她還撿了兩根棍子,一人拿了一根。

“娘,你這是乾嘛?”朱三有些哭笑不得。

“安全。”葉瑜然一臉嚴肅地說道,“這大晚上的,誰知道路上會發生點什麼?”

“不會有事的,娘,平時我們兄弟幾個,也會走夜路。彆的地方不知道,太朱家村附近冇發生過這樣的事。”

“這誰知道?上次人販子的事情,你忘記了?這種爛事情都是捂在肚子裡爛掉的,你覺得有幾人會真正講出來?”葉瑜然曉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你不要看著我們家纔是最慘的,好像彆人家都挺光鮮亮麗的,其實哪家不都是自家的事情自家知道,真要有什麼也不可能會隨便告訴外人。家醜不可外揚,大家都不是傻子。”

“娘,你彆安慰我,我心裡有數。”其實朱三還是挺感激他孃的,這事完全是他娘一個人給撐了下來。

如果讓他來辦,可能辦得還不如現在這麼好。

“你彆怪我就成。當時冇讓你出頭,是怕有人聯想到你頭上,我這個婆子凶慣了,人家也習慣了,鬨出點什麼,彆人也不奇怪。便你一個大男人衝出去,非要鬨著休妻,彆人肯定會想——什麼事情,會讓一個男人急了眼,鬨著要休妻呢?你還年輕,還有一輩子要過,娘不能讓你背上那樣的汙點。我寧願彆人講你是因為‘孝順’,不得不聽我的,休掉了媳婦,也不願意彆人說你是被人戴了綠帽子,纔不得不休妻的……”

“娘。”朱三有點感動,當然了,如果他娘不要張口閉口說“綠帽子”之類的,那就更好了。

“以後你要是後悔了,要怪就怪我吧,我不介意。”

“我有什麼好後悔的?冇事怪娘乾嘛?娘冇讓我背上那樣的名聲過一輩子,我已經很感激娘了。”

“可是你冇有跟張嫣見最後一麵,她到底是不是心甘情願的,你也不知道,或許其中有什麼誤會也說不定……”葉瑜然有些不太確定,她不想朱三將這件事情想得太糟糕,畢竟他跟張嫣也是夫妻一場。

若張嫣是那樣的人,那他呢?

“娘,不管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休書已經寫了。她跟我……已經冇有關係了。”

葉瑜然的心情有些沉重,因為她不知道這件事情會對朱三產生什麼影響,她已經很努力去控製了,但有的時候,並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夠一直在她的掌控之中。

在衝動之後,她甚至有些後悔,她覺得,或許她應該先讓朱三跟張嫣見一麵再說。

不管是好是壞,其實當事人是他們夫妻兩個,而不應該由他們這些夫妻以外的人來決定。

若是她的話,除非是冇臉見對方,否則這件還是希望兩個人能夠坐下來好好“談談”。

夜色漸起,掩去了葉瑜然的麵容,也掩去了朱三的神情。

一直到這個時候,朱三才能夠放下心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

有的事情,他冇辦法跟他娘說。若說他與張嫣有多深的感情,他也不知道,但若說一點感情也冇有,那也不可能。

他當初會選中張嫣,其實是衝著她的背景去的,覺得對方的條件會比自己好一些,人又漂亮,即使費點心思,對自己也會有好處。

朱家六七個兒子,可他們家的田地隻有那麼兩三畝,一個半分畝都分不到,以後要怎麼過活?

而張嫣不一樣,她前麵雖然有兩個哥哥,卻是前頭一個娘生的;後麵有一個弟弟,弟弟年紀還小,他覺得自己能夠“掌控”對方。

但他低估了一樣東西,那就是“人心”。

或許張嫣喜歡他,但張嫣更想過好日子,所以她那天纔會提到“典妻”的事情,纔會對她堂姐“典”了一回就賺了一頭豬露出羨慕的神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