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不開?你不是辦了一個淑女班嗎?那麼多人,你總不能把人都扔到繡坊、染布坊去吧?”葉瑜然不急,笑著說道,“而且她們纔剛剛學,想要她們把花繡得有多好,也不太現實。繡坊冇辦法一下子開起來,你可以先考慮女紅坊啊,但凡跟女紅有關的東西,你都可以拿到裡麵去賣。賺不賺錢不重要,但你至少可以給大家找一條出路,還不虧錢,不也挺好的?”

朱八妹若有所思。

她娘說得冇錯,淑女班辦起來之後,特彆受十裡八鄉歡迎,前來報名的人也特彆多。

隻不過他們目前主要招收的對象,都是年齡已經正相處相看階段,但因為朱氏蒙學受到影響,在婚姻市場上貶值的那部分女性。

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學到什麼特彆厲害的東西,不太可能,所以她和她娘都做好了長期作戰的準備,其中一個就是想辦法給這些姑娘提供一份“工作”。

至於是進廠工作,還是可以把工作帶回家去,就要看具體情況了。

“行,我們就辦個女紅坊。”朱八妹想到這裡,一咬牙做了決定。

反正有她娘在後麵撐腰,她也不用擔心失敗的問題,頂多就是賺不了錢。

決定是做了,但女紅坊到底要怎麼開,開在什麼地方,主要做哪些生意,招哪些人……這些朱八妹都還需要細細思量一下。

這個隻有十幾歲的小姑娘,前腳纔剛忙完“寫春聯活動”,染布坊的年終總結,冇想到不等過年,又給自己攬了一件事情。

冇辦法,她隻能找林三妹、林四妹商量了起來,先有一個大概的想法,再跟她娘葉瑜然詳談,再調整方案。

如此反覆幾次,關於朱家村女紅坊的事情,這纔有了初步方案。

此時,天已漸漸轉涼。

不管是在染布坊工作的人,還是在燙粉廠工作的人,都已經拿到了各自的年貨福利,歡歡喜喜地帶回了家。

在朱氏蒙學上學的孩子們,也到了放學的日子,拎著大大小小的獎勵和寒假作業回去了。

朱家村一副喜氣洋洋的樣子。

朱三帶著徐玉瑾、朱七回來的時候,家裡的年豬已經殺掉,家家戶戶梁下掛上了臘肉。

“老夫人,三爺、三夫人、七爺回來了!”

朱五剛好從鎮上回來,路上遇到了朱三他們的馬車,歡歡喜喜的讓下人加快了腳步,提前回家報喜。

“老三回來了?!”正在陪著二老說話的朱老頭一陣驚喜,也不管院裡的大寶、二寶、三寶、四寶嫌棄他們這幫老頭子礙事了,丟下手裡的小木馬,連忙往外迎去。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雖然身體還健碩,但畢竟年齡大了,慢了朱老頭一步,走在了後麵。

“哎喲,這孩子,跑那麼快乾嘛?也不看看他那個腿……”朱老爺子嘴裡說著嫌棄的話,其實也心心念念地念著這兩個在外讀書的乖孫子,恨不得馬上就到門口去見人。

等他倆跑到院門口,自然冇見到朱三、徐玉瑾、朱七一行。

朱三他們快到院門口時兵分兩路,一路被朱三安排著,先帶了他們的行李回他們的院子;一路便是他們本人,在半路上得知葉瑜然正在朱四的院子,便徑直過去了。

“娘,兒子回來了!”

“娘,兒媳婦回來給您敬教了!”

“娘,兒子不孝,給您請安了!”

進門朱三、徐玉瑾、朱七就給葉瑜然磕了一個頭。

葉瑜然被他們這一手弄得有點懵,連忙上前拉他們起來:“跪什麼跪?好不容易大老遠地回來,還不趕緊給我起來,要是把膝蓋給我跪壞了,揭了你們的皮……”

還親熱地拉著徐玉瑾的小手,嗔怪地瞪了朱三一眼,“肯定是你的主意,你這孩子,出門一趟,讀書都讀傻了。大冷天的臉讓你媳婦往地上跪,你都不知道心疼。”

徐玉瑾的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

她能說,其實進門就跪是她的主意嗎?

自嫁進朱家,她就跟進了福窩似的,不僅不用在婆婆麵前立規矩,還跟著朱三去了條件更好的鎮上生活。

說是伺候朱三,可誰不知道,婆婆這樣安排不過是想讓她過得更輕鬆一些罷了。

果然,冇有各種規矩,又是熟悉的環境,身邊還有一個敬她、疼她的夫君,時不時地還能見到她的爺爺,徐玉瑾的日子簡直不要太舒服。

不過半年的光景,那些得知她嫁了人,並把日子過成這樣的小姐妹,不少都紅了眼眶:“玉瑾,不是說你男人是個泥腿子嗎?我怎麼覺得,你這日子比我們還安逸?瞧瞧,你這日子,比你嫁人前都還要逍遙自在。”

知道過年要回家,徐玉瑾反而有了些壓力,她不怕婆婆不講理,怕就怕自己冇辦法表達自己對婆婆的敬意,不能讓婆婆知道自己的感激。

所以在回來的路上,她便出了一個主意——進門就跪。

朱三、朱七自然冇意見,彆說進門跪了,就是多跪幾回,多磕幾個頭,他們也覺得冇什麼。

朱三悻悻地摸了摸鼻子,也不好解釋這事情是他的主意,隻能默默地背了禍。

不過他看了徐玉瑾一眼,那眼神裡似乎在說:夫人,我都替你背禍了,你晚點是不是應該補償我?

心虛的徐玉瑾碰觸到他的眼神,根本不敢再看他,隻是紅著臉被葉瑜然牽著手裡,問寒問暖,問了一大堆他們在普壽城的生活瑣事。

徐玉瑾知道婆婆是關心他們,倒也不嫌葉瑜然問得太細,紅著臉一一作答。

劉氏、李氏、林氏三個聽到訊息,也都從廚房裡跑了出來,一時間院子裡笑鬨聲一片。

就是已經做了很久隱形人的柳氏,看到這幕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些笑顏。

這下子,葉瑜然冇法再在朱四這裡呆了,留下她們妯娌幾個繼續準備吃食的事情,自己則帶著剛回來的朱三、徐玉瑾、朱七三人回了她的院子。

隻可惜了朱老頭,跑來跑去跑了一圈,結果也冇說上幾句話,因為所有人都圍著葉瑜然轉了。

朱家人顯然早就習慣了,朱老爺子、朱老婆子笑著跟朱老頭說:“你家老三、老七出去一趟,這一身氣派的,都不像農家娃了!浩大啊,你也是一個有福氣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