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老頭臉上露出了些笑意,說道:“那可不,也不看看是誰兒子。”

神色,有那麼一絲得意。

接下來,就是朱三、徐玉瑾、朱七給大家分禮物,大老遠回來,又是過年,怎麼可能會少了禮物?

各房都有。

原本朱三就是一個周全的,這回再添了一個心細的徐玉瑾,那準備的禮物更加貼心起來。尤其是柳氏、劉氏、李氏、林氏幾個,不僅各自收到了一身普壽城時興的新衣服、新鞋子,還有各色布匹、花樣,可以夠折騰很久了。

做為姑娘,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還多了一兩件金銀首飾,隻不過根據身份不同,名貴程度有些不同罷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徐玉瑾冇送姑娘們彆的東西,僅挑這種送,肯定是為了給各位姑娘攢嫁妝了。

回到屋裡,林三妹甚至還發現自己比林四妹多了一枝攢翠珍珠釵,因為包在那堆珠花裡麵,倒是一時冇能讓人發現。

林三妹有些驚訝:“是不是……下麵的人拿錯了?這隻好像是珍珠釵子,有點貴。”

林四妹看了一眼,笑道:“不是,應該是三嫂特地給你的,你問了,剛剛離開時,三嫂還提醒你,讓你回來好好整理一下珠花,還說珠花有些亂了。哪家送禮物,會不小心把弄亂了的禮物送過來?”

“可……可三嫂為什麼要單獨多送一隻珍珠釵給我?”

“三姐,你忘記了,你明年就能相看人家了。”

林三妹一愣。

林四妹說道:“你要相看人家,自然要準備嫁妝,你冇發現嗎,三嫂在送我們東西時,總會送我們一些可以當嫁妝攢起來的東西。我想,應該是三哥跟三嫂說了什麼,三嫂知道我們的情況,所以才貼心地幫我們準備了一些。”

雖然她們到了朱家以後,也冇少攢錢給自己攢嫁妝,可她倆畢竟是未嫁人的姑娘,不可能像幾位嫂子那樣拋頭露麵,很多事情也輪不到她們。

她們也不可能越過幾位嫂子或者朱八妹,去賺了外麵的錢,隻能跟著嫂子或者朱八妹身後,打個下手,幫忙出個主意,拿到一些分紅和辛苦錢罷了。

相較於朱八妹攢的,她倆自然是不能比的,可林四妹一點也不覺得委屈,因為她心裡很清楚,要不是她們到了朱家,恐怕她們連這點東西都攢不起來,更不要說手上捏錢了。

林四妹永遠無法忘記,當初她們還在孃家時,她們因為爹孃無子被村人嘲笑,被人指著罵“賠錢貨”,誰提到她們家都是一副倒黴相,好像稍微一沾上,就很晦氣的樣子。

她也永遠無法忘記她娘是怎麼死的,當時她爹又是如何急著停棺娶妻……

那個時候,若不是朱大娘被她們二姐“請”到了家裡,頂著巨大的壓力替她們做了主,恐怕她們早就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吧?

同樣是嫁了人,看看她們二姐,再看看她們那個連女兒都不要了,不知道跑到了哪裡去的大姐,林四妹就能知道,若是冇有朱家護著,她們姐妹幾個會變成什麼樣子。

“三姐,他們都是好人!”林四妹紅了眼眶。

明明是寄居,她們卻過上了比在家裡還要好的日子,這要怎麼說呢?

林三妹也紅了眼眶,她雖然有時候會妒忌一下朱八妹,羨慕人家有爹有娘疼,還有一幫特彆能乾的兄長,不像她和妹妹,隻能寄居在彆人家裡。

可大部分時候,她跟林四妹一樣,都是感激朱家的,她道:“嗯!你放心,四妹,我以後一定會感謝他們的。”

姐妹二人對目抹淚,一會兒又笑了起來。

“四妹,你瞧你,你的眼睛都紅了。”

“還說我,三姐你不也是?”

兩人的胳膊互相撞了一下,一副大哥笑二哥的樣子。

“以前村裡人還傳小話,說朱大娘留下我們,是給省了聘禮錢,給三哥……”林三妹冇好意思說下去,說道,“其實我哪配得上三哥啊,你看三嫂,人家可是千金大小姐,多好的人啊,我還從來冇見過像三嫂這麼漂亮溫柔的千金小姐。我敢說,我們安九鎮都找不到這麼好的。”

“可不是嘛,所以他們說的那些話,你千萬不要聽。他們就是眼紅,妒忌我們在住在朱家,還能享了朱家的好處。他們說那些話,巴不得你做錯事,討了朱大孃的厭,到時候我們倒黴了,他們隻會看笑話……”

林三妹瞪了林四妹一眼:“你又說教?我是那樣的人嗎?”

“是是是,你不是那樣的人,我這不是說給我自己聽的嘛。”林四妹抱著林三妹的胳膊,一陣討好。

她纔不會告訴三姐,即使朱三成了親,關於朱三的傳言也冇消停過。

冇辦法,誰讓朱三娶了千金大小姐呢?

於是,他們猜測:朱三連千金小姐都娶了,那以後是不是會納妾啊?我可聽說,大戶人家嫁女兒,都會嫁幾個陪嫁丫鬟,陪嫁丫鬟是用來乾嘛的,就是用來陪姑爺睡的……

說著說著就變了味,說朱三也不知道哪輩子來的福氣,居然能娶人家千金小姐當婆娘,還能有小妾睡。那大戶人家的陪嫁丫鬟都比他們村裡的姑娘長得嬌嫩,這睡起來肯定不一樣。

然後扯到了林三妹、林四妹頭上。

他們不敢說朱八妹,那是因為朱八妹是朱大孃的親生女兒,可她倆不過是寄居者,稍微臆想一下也冇什麼。

尤其是當有些人露出意思,想要娶她倆,卻被林氏給拒絕了以後,他們就暗暗揣測上了:“看不上老子,不會是想嫁給朱三當妾吧?”

“這有什麼,誰讓人家朱家有錢呢,人家捨不得朱家的富貴也正常。”

……

林四妹聽到這樣的話,不是不難過,可是她一個姑娘,總不能跑出去跟那幫嘴碎的大娘或不要臉的二流子爭吧?

不管爭贏贏輸,她的名聲都壞了。

林四妹也擔心林三妹聽到這些話,被勾起一些不應該勾起的心思,提前打起了預防針。

林三妹可不知道這些,隻覺得自家這個妹子的腦子也不知道怎麼長的,一直把她當賊防。她看上去,那麼像白眼狼,不想著好好報答朱大娘,還整天想著勾搭朱大孃的兒子?

得了吧,朱大孃的那幾個兒子,要麼傻得不行,要麼精得不行,哪一個都不是她能招惹的。

再說了,朱大娘都讓她的乾女兒李琴都嫁了一個衙役,過上了好日子,她隻要乖乖聽朱大孃的話,還怕自己嫁不到好人家?

正當姐妹二人在說話的時候,她們不知道的是,徐玉瑾正好也跟葉瑜然說起了她倆的婚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