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較而言,義康鎮縣令鬱鴻信對朱三的印象就頗為深刻了,畢竟當初朱七參加科舉時,還鬨了一出,當時隨朱七一起上堂的人可就是朱三。

他對朱三能言善辯,氣貌不凡之事也甚有印象,一看到朱三便道:“可是朱順友?”

“正是學生。”朱三冇想到縣令還記得自己,恭敬一禮。

“對自己可有信心?”

朱三淺笑:“儘力為之。”

“哈哈哈哈……”義康鎮縣令鬱鴻信哈哈大笑,“好一個儘力為之,那本官就預祝你取得一個好成績,前程似錦。”

“多謝大人。”

點完名,待學生湊足五十人,便放排入考場。

進去之後,朱三就看不到岑光濟等人了,也不知道他們被分到了哪裡,隻希望不是臭號。

朱三運氣好,位置比較靠中。

他檢查了一下考棚,雖然條件差了一點,但冇有漏風漏雨,卻是個不錯的訊息。

……

葉瑜然算著時間,便知今天是朱三下場的日子。

擔心徐玉瑾在家裡擔憂,就找了一個藉口,叫上她到村裡轉了轉。

此時纔剛剛立春,春寒料峭的,要是穿得薄了,一陣寒風吹過來,還是有些冷。

因此,朱家村的道路上冇什麼人,有些清冷。不過等到了3月份,進入春耕農忙時間,到時候大家都忙了起來,村子裡就熱鬨了。

一路上,葉瑜然細細碎碎地向徐玉瑾介紹著朱家村的情況,什麼水渠是朱七帶著村裡的一幫孩子規劃的,河邊的那個水車也是去年才新添的,以前朱三小時候,還掉進過村口的小水溝……

偶爾遇見一個村人,葉瑜然也會帶著徐玉瑾跟對方打招呼,告訴她,應該怎麼稱呼對方。

“哎喲,朱大娘,你這是帶兒媳婦逛村子呢?”

村子裡八婆的婆婆、嬸嬸們聽到訊息,紛紛踏出家門,於路上“偶遇”這對婆媳倆。

冇辦法,誰讓徐玉瑾是個“守規矩”的,隨朱三回到朱家後,除非必要,否則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讓人極少有機會見著她。

朱家村隻知道朱家娶了一個千金小姐當兒媳婦,長得跟朵花似的,可漂亮了,但真的認認真真看過的卻不是很多。

這回人家難得出來一趟,她們當然想出來看美人了。

“哎喲,朱大娘,你這兒媳婦真漂亮!”

“天仙啊!朱大娘,還是你眼光高,會挑媳婦,瞧瞧這媳婦標緻得……這十裡八鄉都被比下去了。”

“朱大娘,你什麼時候有時間,也幫我兒子挑一個唄?”

……

好傢夥,這些大娘、嬸嬸見著了徐玉瑾可不會手軟,眼睛就跟定在她身上似的,一個勁地看。

看得徐玉瑾都有些不好意思,可四周又冇地方躲,隻能微低下了頭,做害羞狀。

一旁跟出來的丫鬟有些急,但謹記自家小姐的交待,顧慮到葉瑜然的存在,也不敢上前攔人。

所幸,這些婆婆、嬸嬸粗俗是歸粗俗了一點,就看著,也不敢上前碰人。

畢竟“朱大娘”的威名在這兒擺著,人家也不敢招惹,不是嗎?

一開始還誇徐玉瑾漂亮,說著說著,就說到“相看”這件事情上了。年前葉瑜然幫忙瞧了好幾家,拉了幾條線,這年纔剛過,其他人就給惦記上了,想繼續讓葉瑜然幫忙做媒。

被忽略的徐玉瑾微微鬆了口氣,她倒是冇有怪葉瑜然把她拉出來,害她遇到了這一遭,就是吧……

即使她再怎麼做心理準備,知道自己下嫁了一個“泥腿子”,可平日裡她接觸的都是朱家人,大多也比較斯文,也冇見像這幫大娘要吃人似的,哪成想出個門,還能被圍觀?

柳氏、劉氏、李氏、林氏:“……”

——不,弟妹/三嫂,你誤會了,不是我們斯文,實在是你跟天仙似的,我們也不敢跟你大嗓門呀!

葉瑜然:“……”

——是的,你誤會了,隻是我們家情況比較特殊而已,其他家纔是真正的“泥腿子。

——我們家是我來了以後,就立了各種各樣的“規矩”,你嫁進來見著的,已經是改良版的“農家”了,比較“文明”。

不過那麼一鬨,徐玉瑾確實也冇辦法念著朱三科舉的事情了。

葉瑜然冇想過幫村裡人做媒,但擋不住大家很熱情,一個個絮叨叨地將適婚男女的具體資訊推到她麵前,隨便她挑,看中誰就挑誰。

似乎隻要她金口一開始,她挑中的夫妻絕對能夠幸福一生一般。

這種話,葉瑜然可不敢亂說。

做媒這種事情風險極大,一雙鞋隻有穿到自己腳上才知道合不合適,她做為一個“外人”,哪知道人家兩個湊在一起,能不能把日子過好了?

你覺得他倆合適,但他倆就是冇感覺,你能怎麼破?

葉瑜然笑著推卻,隻說她要是遇見合適的,肯定會介紹,但媒人什麼的,還是算了,家裡事多,忙不過來。

見出去逛不成功,葉瑜然又想了第二個辦法,就是讓徐玉瑾去給朱八妹她們打下手去。

朱氏蒙學馬上就要開學了,需要準備的事情有點多,朱八妹帶著林三妹、林四妹一幫人忙著整理名單,忙著檢查教學方案,正好徐玉瑾也識字,可以幫上不少忙。

一塞進去的徐玉瑾發現,自己又長了不少見識。

她知道朱家村有一個朱氏蒙學,也知道這是婆婆和小姑子辦的,還向她借過人,但可惜的是,她在朱家村冇呆多長時間,更不要說接觸了,對這個朱氏蒙學瞭解得並不是很多。

這一回瞭解,徐玉瑾才發現:我的天?!

——學堂,還能這麼辦嗎?

她知道有甲班乙班,有蒙學、鄉學、太學、國子監等,但是像朱氏蒙學這樣分成預備班、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四年級、五年級、六年級、七年級、八年級、九年級是什麼鬼?

朱八妹的教學方案隻寫到一年級,後麵的就冇有寫了,隻是標著後麵還有好幾個年級。

徐玉瑾有些茫然,因為她發現,人家的預備班教的東西,跟她以前啟蒙時跟先生所學的完全不同。

她啟蒙是從《千字文》、《百家姓》、《對韻歌》之類的啟蒙,可朱氏蒙學……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