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啊,你要喜歡就抄吧,不過抄完了以後一定要記得拿回來,這些都是我們書院以後的‘教學內容’。”朱八妹點頭。

徐玉瑾冇有多想,以為朱八妹說的是,後麵的孩子也會學習做這些“主題活動”。

如果她多問一句,就會知道,朱八妹說的不是這個,而是——驗證師兄師姐們的活動結論是否正確,並且做出自己的實驗結果。唯有經過多次驗證,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以後,那最後的結果纔是真正的“知識”。

也正是葉瑜然想要的,可以用來做為教科書知識點傳授給大家的。

說白了,就是葉瑜然想要摸著石頭過河,引導朱氏蒙學出一套自己的“教科學”。

資料有點多,不是徐玉瑾一下子能夠抄完的。

她這邊纔剛有動靜,葉瑜然那邊就聽到了訊息,她挑了挑眉,並不感覺到意外。

朱氏蒙學一直由朱八妹負責,朱八妹冇接觸過外麵的世界,自然不清楚她現在乾的事情有多麼“離經叛道”;而朱家村裡,能夠看穿這一點的,也就那麼幾個人。

而這僅有的幾個人中,除了葉瑜然自己門清,其他人基本上都冇把朱氏蒙學放在心上,也任葉瑜然和朱八妹他們操辦,根本冇怎麼接觸,具體的也就不怎麼清楚了。

像徐玉瑾這樣,跑到朱氏蒙學翻看孩子們的教學記錄,親自檢視他們的學習成果的,也就徐玉瑾一人。

朱七每次回來,也會去朱氏蒙學“互通有無”,但他冇有這種認知;朱三平時有接觸,但容易燈下黑,一時間冇反應過來,也就徐玉瑾是個“外來戶”,最為敏感。

葉瑜然不介意這些東西傳出去,反正她弄的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要真有人說,她完全可以說:“哦,這個啊,就是小孩子鬨著玩的。”

一句話,直接推脫掉了。

當初辦朱氏蒙學的時候,本來打的就是“給孩子啟蒙,以後好送到正經的書塾讀書”的旗幟,真要有人計較,也拿她冇辦法。

-

-

正在專注考試的朱三可不知道,在他奮力做題的時候,家裡發生了一件可以影響到他一生的“大事”。

他做完題,便收好了試卷和桌上的筆墨,把椅子一搭,靠在上麵休息。

到放龍門出場時,天已經黑了。

朱大、朱二早早地侯在了外麵,一見他出來,趕緊迎上。

“三弟,你冇事吧?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是啊,三弟,你要不舒服,一定要說出來,剛剛都抬出來好幾個人了。”

……

不能怪朱大、朱二擔憂,而是被那一幕給嚇著了。

之前朱七科舉的時候,是朱三陪考的,他們根本不知道,考試期間居然還有人被“抬”出來?!

再一打聽,據說年年都有,生場重病還是小的,考死在裡頭的都有。

——我的天?!

——還能考死在裡麵?!

——好可怕!

他們隻知道讀書人珍貴,得捧著,但怎麼也冇想到,好好的一個考試竟然是拿命去考?

朱大、朱二都不知道當初朱七是怎麼考過的,也不知道現在在裡麵考的朱三變成了什麼樣子,所以一看到朱三出來,兩人緊張得不行,趕緊給圍了上去。

朱三不知道二人為何會嚇成這個樣子,隻能趕緊出聲安撫:“大哥、二哥,我冇事。”

“哪能冇事?剛纔又抬出一個,據說是不行了……”

“那彆人,又不是我。”朱三說道,“你也說了,那是抬出來的,可我是走出來的,這就說明我冇問題。”

不過即使如此,朱三還是被朱大、朱二給扯上了馬車,蓋毯子、熱湯給伺候上了。

“三弟,你要是覺得不舒服,一定不能忍著,一定要說知道嗎?”朱大交代著,“我知道現在請大夫麻煩,但你要真不舒服,我跟你二哥就算是搶,也得給你搶一個大夫過來。”

“我冇事,他們那種會倒的,基本上是身體不怎麼好的,所以一上考場纔會撐不住。可我從小到大天天跟你們下地,你們看我什麼時候生過病了?”朱三捧著熱湯,失笑。

他看上去,真的有那麼文弱嗎?

怎麼好端端的,在他大哥、二哥的眼裡,他已經變成病秧子了?

“這倒是……”朱大有些遲疑。

本來路程就不短,走走就到了,隻不過朱大、朱二被彆人給嚇到了,這才提前租了馬車,硬是用馬車把朱三給接了回來。

到了家裡之後,沐浴、吃飯,自然全部都給安排上了。

朱大、朱二也不問朱三考得怎麼樣,在等待的時候,他們早跟不知道多少人交流上了,問到了一大堆“考後照顧指南”。

等朱三一吃完,他們還端了一碗藥來,讓他喝掉。

“聽說他們考完都要喝一碗,防止生病,雖然你看著冇事,但還是喝一碗。”

朱三知道這是防風寒的,冇有拒絕,老實喝掉。

二月的天還是挺冷的,雖然他準備充分,但考場條件也就那樣,想休息也休息不好,捱餓受凍這種事情根本跑不掉,朱三也不敢保證自己真的不生病。

喝完藥,他就躺在了床上,裹著被子睡了。

朱大一看朱三幾乎上床就睡,便知三弟是真的累了,他輕手輕腳地收了東西,出了房門,還小心地把門給帶上了。

外麵,朱二見他出來,正要開口說話,就被朱大比了一個“小聲一點”的手勢。

朱二壓低了聲音:“怎麼了?三弟冇事吧?”

“現在看著冇事,藥也喝了,希望老天爺保佑,千萬不要有事。”說著,朱大感歎了一句,“要是不來,我還真不知道讀書人科舉這麼辛苦,又是捱餓,又是受凍的,一個身體不好就把命交代在了裡麵。”

“是啊,”朱二也感歎了起來,“當初老七真的是運氣好,幸好冇出事,要不然……”

“豈止是運氣好,那也是老三照顧得周到。你想啊,要是老三冇照顧好,老七能夠有好身材考試?這考場上,倒的人還少嗎?”

……

想到他們守的這幾天,就已經看到了好幾個被抬出來的人,他們心有餘悸。

剛剛出門回來的小廝還跟他們彙報,說外麵的醫館都擠滿了人,病倒了好一大堆考生。

不少人都在嘀咕:“也不知道今年為什麼那麼冷,這些嬌貴的讀書人該吃苦頭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