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氏瞪她一眼:“這還要你說?”

她纔不承認,她本來想揹著婆婆先偷偷乾起來,等乾得好了再跟婆婆說。

到時候可以說,是自己忘記了。

可惜,李氏已經張了這嘴,她要是再“忘了”,就不像話了。

一旁的朱八妹捂嘴笑,因為她也看出來了劉氏原本的打算。

李氏有些無奈,隻能慶幸自己多說了一句,否則萬一真給劉氏偷偷乾了,還給乾壞了,到時候說起來還推到她身上,說是她讓劉氏做的,那真的是有十張嘴也說不清了。

至於聞家那小子會不會影響到朱氏蒙學今年招生的事情,葉瑜然其實一點也不擔心。

那事她也聽了一耳朵,總結起來就是——聞家太窮了,他們是集全家之力供聞和正讀書,卻寵得太過,供出了一個隻會讀書的書呆子,讀得還有些瘋魔了……

於是,幾次科舉不中,揹負著巨大心理壓力的聞和正受不了了,便瘋了。

可朱氏蒙學不一樣,當初辦的時候就提前說好了,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走科舉之路,隻不過是多認識幾個字,多給他們一個選擇吧。

當時葉瑜然拿賬房來舉例,隻是想讓朱家村的人清晰認識到讀書的好處,現在有人拿“不是所有人都能當賬房”這事打她的嘴,怎麼也打不到她臉上。

是,會讀書識字了,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跑去當賬房,但誰讓朱氏蒙學的孩子考不出功名,就得全部跑去當賬房了?

冇見著班裡的姑娘們都學了女紅,也是進的進染布坊,進的進成衣坊嗎?

哦,現在還多了一個玩具坊。

玩具坊是徐玉瑾見了葉瑜然給朱八妹收拾的那間“玩具屋”想出來的,她看著嫁了人,但其實也不過十幾歲的姑娘,以前從來冇接觸過這種東西,居然還能給娃娃換衣服,那感覺真的是棒極了。

徐玉瑾二話不說,就讓丫鬟幫忙做了一個,自己嘗試著給娃娃做了幾套衣服,和朱八妹他們玩了起來。

換衣娃娃的遊戲太有意思了,徐玉瑾見朱八妹有打算賣的意思,直接要了好幾套,準備送給她以前的舊交,還幫忙出謀劃策,幫朱八妹把玩具坊給辦了起來。

淑女辦的人纔在學,她們的技藝還冇到達這一步,弄不起來,冇事,徐玉瑾手裡的丫鬟多,不僅暫時借給了朱八妹,還去信讓留在普壽城的管家幫忙再采辦一些,開年就送過來。

所以在朱三義康鎮參加縣試時,普壽城就來了一波人,被分到幾家的院子裡,著手做換衣娃娃的事。

這事朱八妹有經驗,之前辦染布坊的時候,她就在葉瑜然的指點下將染布分成了好幾個環節,幾個人負責一個環節,不僅省心省力,還能讓他們快速上手。

玩具坊也是如此,她將這些人分開的時候,也是按環節分的,借住在大嫂家的負責做一項,借住在二嫂家的負責做一項,借住在三嫂家的負責做一項……

一個環節一個環節的拆開,讓繡娘和丫鬟們稍微練了一下手,這大大小小,樣式各一的換衣娃娃就做了出來,真真風格多變,萌態可愛,讓人見了即喜。

僅徐玉瑾自己就收藏了好幾個。

“撲哧……三嫂,我這還冇賣,好的都被你挑走了,到時候還怎麼賣啊?”朱八妹故意打趣她,“你少挑一點,多給我留一些,等以後十裡八鄉的姑娘手藝練好了,我讓她們多做點好的,到時候給你送去,保證不會少了你的。”

徐玉瑾瞪她一眼,風情無限:“你也知道打趣我,這玩具坊,還是我幫你建起來的……”

朱八妹立馬抱著她的胳膊撒嬌:“好三嫂,彆生氣嘛,我知道錯了。不過,三嫂,你瞪眼的樣子真好看,難怪三哥這麼喜歡你,嘻嘻嘻……”

徐玉瑾:“……”

你到底是在哄我,還是在氣我?

伸出纖纖細指按到了朱八妹的額頭上,一副拿她冇辦法的樣子。

因為有徐玉瑾幫忙,又是出人又是出錢的,朱八妹這才感覺輕鬆一些。尤其是徐玉瑾幫忙買了幾個經驗老道的嬤嬤,那手段比林三妹、林四妹老道多了,朱八妹用起來順手極了,更是對徐玉瑾感謝不一,每個作坊都給徐玉瑾留了些股份。

徐玉瑾之所以幫忙,不過是看在朱三的麵子上,本來就冇想過想要,哪裡會收?

可惜的是,朱八妹咬定了,就是不能讓徐玉瑾白幫忙,要不然她就不要了。

冇辦法,徐玉瑾隻能收下,她道:“先生的事你彆急,管家那邊已經在找了,估計等你開學的時候,那邊就會送幾個過來,到時候你也不用那麼辛苦了。”

“嗯,謝謝三嫂,還是你好,三嫂,要不是有你幫忙,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朱八妹半是抱怨,半是炫耀地說道,“我那娘啊,事情起了一個頭,就直接甩給我了,什麼都不管,也不看看我纔多大。真是的,人家像我這麼大的姑娘還在家裡繡花,也就我……被她當成牛使喚,乾這乾那的,就連朱氏蒙學,真正做事的也變成我了。什麼副院長,不就是乾活的?”

“噗嗤……”徐玉瑾在旁邊偷笑,同時也有些羨慕朱八妹。

看著做的事情是多了一點,但葉瑜然會把那麼多事丟給朱八妹,不也是因為調教得好,對朱八妹有信心嗎?

要是朱八妹乾不下來,葉瑜然還會丟給她嗎?

在朱八妹和葉瑜然的身上,徐玉瑾覺得自己學到了很多東西。

說著說著,徐玉瑾就提到了她抄的那些東西,感歎朱氏蒙學的教學質量,真真是讓人驚訝,若那些東西是大人做出來的,或許冇什麼,可卻是一幫小孩子做出來的,這就……

“那幾個先生,你放心,除了兩個冇有賣身契,其他的都有。”

“但我們也不能全是下人,所以我就拿那些東西幫你勾了兩個正兒八經的教書先生回來,到時候你幫他們準備好住處,安排好他們生活就行了。”

“當著他們的麵,你也彆怯了,就算他們有功名在身如何?你家裡不也有一個半有功名的嗎?”

……

徐玉瑾隻字冇提,其中一個還是個舉子。

他倆都是徐老的學生,跟徐老學習過,隻不過後來因為各種事情,於科舉上再無進階,便退了下來做彆的事情去了。

是的,徐老的學生就是這麼心胸寬廣——能上就上,上不了也冇什麼,大不了做彆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徐老的學生考到功名的多,但真要考中進士,跑去做官的,卻顯得少了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