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五這邊還真缺,隻不過不是他們以為的那種“缺法”。

而是他發現,若是他手裡有會識字會做算術的人,推薦出去乾活會更容易一些,似乎市場上最缺的並不是會乾好某件事情的人,而是會乾好這件事,但又會識字會做算術。

你要會這些,稍微調教一下就能當個管事,可要你連這個都不會,那隻能矮個子裡挑高個子,弄一個能說會道的,勉強夠用。

而朱五自己呢,就是一個眼觀四方,耳聽八方,又能識字做賬的,因此各大家族的管事都喜歡跟他打交道。

尤其是他介紹了幾次人,其中總有一個會識字做賬,能夠跟在管事身邊打打下手,給管事跑腿,解決很多事務,更是讓管事歡喜不已。

他們是大家族的人,不怕這些泥腿子跟自己搶飯碗,但要是有泥腿子能夠幫他們把活給乾了,還乾得特彆漂亮,又有幾個不喜歡呢?

這些人,都是朱五臨時調教出來的,花了大力氣。

他調教的時候,也是挑人的,第一,此人年紀不能太大,十幾歲,這樣跟對方談價格時,可以跟對方“半價”;第二,要夠機靈,這樣幫對方跑腿時,才能不誤了對方的事;第三,家裡有要弟弟妹妹在朱氏蒙學讀書,且學得不錯,這樣朱五佈置作業時,對方纔能拿回家去找人幫忙“複習鞏固”。

要說他們覺得多好,不太可能,也就是朱五在推薦之前都先摸清楚了的,然後有針對性的對選出來的人做了“培訓”,這才成功競爭掉其他對手,被選了進去。

朱五的這個方法,也就是最初的,已經有了些雛形的“短期培訓”。

葉瑜然知道的時候,還有些驚訝,冇想到朱五的腦子這麼轉,已經知道針對客戶,給自己的雇員做“短期培訓”了。

隻不過,朱五的這個方法纔剛剛出現,還不成體係,他也就是抓到一個培訓一個,有點臨時抱佛腳的感覺。

葉瑜然想了想,把朱五叫了過來,提醒他可以學學朱八妹的“淑女班”。

“淑女班?”

葉瑜然點頭:“你八妹不是辦了好幾個作坊嗎?她現在淑女班培養的就是‘定製人才’,根據她作坊要求,教這些人乾活,等她們及格了,再放到作坊裡麵去。你不覺得這樣能夠省很多事情嗎?”

朱五若有所思。

可不是嘛,雖然可以一邊乾活一邊學,可朱八妹的作坊又不大,裡麵的都是乾活的人,哪有那麼多時間手把手的教新徒弟?

還不如提前到淑女班培訓過了,讓她們有些基礎,然後再弄到作坊裡去,這樣上手會快一些,也能省了很多時間。

葉瑜然說道:“開年的事情有點多,朱氏蒙學也在擴建,到時候肯定會有人餘的教室和房子空出來,你可以根據你的情況弄幾個有針對性的短期培訓班出來,人家那邊要什麼人,你這邊先培訓一下,然後給人家推薦過去。人家用得順手,來你這裡的人也能找到活乾,兩方得利,不也是好事情?”

朱五笑:“娘,豈止是兩方得利,我可是有提成的。要是我推薦的人乾活乾得好了,東家那邊還會給我包紅包……來我這裡找活乾,能夠拿到活的人,也會給我包紅包。不隻如此,朱氏蒙學這邊也能得到不少好處。”

“哦,朱氏蒙學能得到什麼好處?你說說看。”葉瑜然目光閃了一下,讓朱五說出來。

朱五可不怕,直接說道:“娘,那些話我都聽說了,麗花她奶孃家的小子因為我學了些字,得到了好工作,村裡早傳遍了。現在要是再傳出訊息,說朱氏蒙學搞短期培訓班,能夠推薦大家去工作,讓大家看到了實際的好處,他們能不眼熱?”

“一眼熱,朱氏蒙學的名聲就傳了出去。既然連大人都能得到好處,好在朱氏蒙學讀書的孩子們能差了?”

“要實在不是讀書人的料子,他們也可以加入大人的隊伍,做打工人啊。”

“要是再有幾個混到長期合約的,嘖嘖嘖嘖……”朱五眼睛發亮,說道,“那到時候,我們朱氏蒙學就不能叫朱氏蒙學了,恐怕得改成‘朱氏學堂’了,而且還是大人小孩子都得上的學堂。”

葉瑜然笑了起來,說道:“那你覺得,如何呢?”

“極好!”朱五裂開嘴,能夠想象得出來,到時候朱氏蒙學有多熱鬨。

不過這名字,真的得換一個,真要辦短期培訓班,蒙學蒙學喊著,可就奇怪了。

“不急,等你的短期培訓班辦起來,有了些名堂再說。現在還在策劃當中,大家都冇聽說過。倒是你這邊,你真的有那麼多活給大家嗎?”葉瑜然冇有直接引導朱五找那些管事的談長期合作的事情,隻是間接地詢問他去哪兒找那麼多乾活的來路。

畢竟,短期培訓班一辦起來,前來打工的人自然不會少,可人家來培訓是為了以後有活乾,你卻冇有活計兒給他們,人家還怎麼跟你乾?

要是名聲壞了,後期再想辦,就難辦了。

“娘,你放心,我這邊肯定不會缺活。而且,我也冇打算一開始就辦那麼大……”正好朱五在考慮多培訓幾個會識字算賬的半大小子,可以先從他們開始,讓大家嘗一些甜頭。

現在纔剛開春,地裡的活還很多,大部份勞力都在地頭上,除了半大的小子他能忽悠過來,那些家裡的真正勞動力他可忽悠不來。

朱五也不急,準備等春忙結束以後,再將目光放在那些勞動力身上。

又和葉瑜然說了一會兒話,朱五便跑去跟朱八妹討論借教室以及先生的事情去了。

前期朱五冇錢給朱八妹,但他承諾,等培訓班真的辦起來了,他也會給朱氏蒙學提成,就當讚助朱氏蒙學校舍了。

朱八妹冇想到,她這邊纔剛開學,她五哥就盯上了她的淑女班,準備學著搞一個“短期培訓”。

她是為了給淑女班的人尋一個出路,才建的作坊,但她五哥卻從另一個角度看到了商機——她是先有淑女班,再有作坊,可如果倒過來呢?

咱們先去找“作坊”,根據作坊搞個短期培訓班,幫“作坊”培養人才呢?

“五哥,你這也太聰明瞭嗎?!那要這樣,以後放暑假寒假的時候,也不用擔心教室空出來了……”朱八妹驚奇不已,“我一直以為三哥是聰明人,冇想到五哥也毫不遜色啊。”

朱五白了她一眼:“你彆就調侃我了,我就問你這事,你到底乾不乾?你要不願意,我再去彆的地方找教室。”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