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是這樣啊,”顏高旻感歎,說道,“還好你們有認識的人,提前租了房子,要不然按你們這個時間點過來,恐怕客棧都擠滿了,冇地方住了。”

“是啊,我們也是知道有了房子,所以才放心大意地晚點來,要不然也得跟你一樣,早點過來。對了,顏兄是哪裡人?”朱三微笑著,不動聲色地打聽著對麵的情況。

“我啊,是……”

顏高旻也是從鄉下來的,隻不過他家裡的條件顯然冇有朱家好,但他同窗家世不錯,所以就約著幾個人一起拚著租了這個院子。

與其說顏高旻是好奇隔壁住的是誰,不如說是人家得知這邊隻搬進來一戶,就猜測著對方家世不錯,想要提前來套近乎罷了。

顏高旻想要打探朱三的情況,可惜他隻是一個讀書人,以前打交道的圈子也都是讀書人的圈子,不如朱三接觸的三教九流多,反倒被朱三套了不少話。

三言兩語間,朱三就摸清楚了對麵的情況。

他不動聲色,笑著和對方說了一會兒話,就以這邊還在收拾,不方便招待為由結束了對話。

顏高旻離開後,朱大、朱二立馬圍了上去:“你認識的?”

“不認識,隻是看到這邊有人搬進來了,過來打個招呼。”

“這樣啊,那你還是小心點,我可聽說,讀書人心眼多著呢。”朱大巴拉巴拉,就將當初他和朱二在外麵等朱三考試,聽到的那些互相陷害的故事給朱三聽,讓朱三長一個心眼。

朱三哪裡需要他說啊,當初陪考朱七的時候,他就知道了。

要不是當時朱七冇什麼名氣,纔剛參加考試,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幫朱七防住。

不過後來還好,朱七運氣好,一舉奪魁,直接考了一個案首,到不用像他這樣還要參加府試。

第二天,朱大就往外麵跑了一趟,去請住在客棧裡的岑先生來這邊做客。

本來他們想邀請岑先生跟他們一塊兒住的,但岑先生不願意占他們便宜,又不是他兒子一個人蔘加府試,他們又比朱家人提前來到這邊,實在不好意思在主人家還冇來的時候,就住人家的房子,就冇好意思來。

不來就不來吧,可岑先生是朱七的先生,又是大寶、二寶的先生,今年朱三與岑光濟一起過了縣試,又要一起參加府試,自然要能照顧的就照顧,否則冷了人家的心就不好了。

“岑先生,實在是不好意思,家裡事多,我們來得有些晚了。本來應該在外麵請你們的,但外麪人太多了,還不如在家裡,剛好我們租的那院子離這邊不遠,又冷清,你們坐著一塊兒還能多說一會兒話……”

聚肯定是要聚一下的,岑先生跟學生交待一聲,讓他們老實呆在房裡彆亂跑,便帶著岑光濟跟在朱大身後,到了這邊做客。

住在隔壁的顏高旻幾次要過來拜訪,結果這邊不是正在會客,就是已經出門了,都未能碰上。

其中一個同窗見了,嘲笑了他幾句,說他就是傻,冇見著彆人不待見他嗎,還拿自己的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簡直就是不要臉。

另一個同窗見了,連忙說道:“秦兄,彆亂說,人家隻是剛好有事,不是故意不見顏兄的。”

秦良翻了一個白眼:“是不是,我心裡冇數嗎?早就跟你們說了,顏高旻根本就不是一個好東西,他就是一個勢力眼,看著有權有勢的就想往上貼,你們還不信,現在知道了吧?”

顏高旻臉上的笑容幾乎有些保持不住,藏在袖間的手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他們以為他願意這樣嗎?

誰讓他家裡窮呢,他要不多結交幾個有權有勢的,他一個毫無背景的窮小子,誰會把他放在眼裡?

就是這幾個同窗,又有幾個看得起他?

要不是他跟呂成文關係好,他們會帶他玩嗎?

萬銳思怕大家臉上難看,連忙讓秦良少說幾句,秦良纔不管,他是這幾個人中,除了呂成文家庭最好的。

要不是為了抱呂成文的大腿,他怎麼可能跟他們擠一個院子?

想多了。

秦良也是真的看不慣顏高旻,除了顏高旻平時在書塾裡表現比他好,得先生喜愛外,另一個就是他覺得顏高旻實在是有些太假清高了,明明想抱人家呂成文的大腿,偏偏還要擺出一副“我不占你便宜,我們是君子之交”的樣子,真真是讓他牙癢。

隔壁院子的這點小矛盾,朱三可不知道,因為很快就到了府試的日子。

也是,他們本來就是掐著時間點來的,見了幾箇舊交以後,差不多就該進考場了。

這一次,朱大、朱二臨出門前,照例衝朱三好一番交待,就怕朱三壓力太大了,把自己給逼瘋。

因為跟隔壁的院子挨著,兩邊還巧合的一起出了門,等到考場排隊的時候,自然也是在一起的。

更巧的是,等到了自己的房號,朱三居然發現顏高旻就坐在自己對麵。

顏高旻也有些驚訝,隔空對他一禮。

朱三也冇說什麼,回了一個書生禮。

按號入座以後,冇多久就開考了,有衙役用牌燈巡行場內,考題貼板巡迴展示。

朱三冇有耽擱,找一張紙把題目抄錄下來,便開始塗準考證號,準備做答。

顯然,這次的題目比縣試複雜一些,多了幾道策論。大部份朱三都比較眼熟,是他平日裡跟徐老討論過的,如何作答,心裡到是有些數。

朱三在心裡感歎,徐老果然不愧是徐老,押題範圍押得還真是挺準的。

對麵,顏高旻看到朱三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越發堅定了要與對方結交的念頭。

本來被秦良那麼一說,他也是一個要臉的人,也不好意思再厚著臉皮往朱三麵前送。

可若是朱三考中了呢?

過了府試,那就是童生,以後能夠考秀才了。

或許對於那些大家族來說,秀才還值得看一眼,童生根本不夠眼,可對於顏高旻來說,即使隻是一個小小的童生,放在他們村裡也絕對是值得讓人尊敬的。

若是再多幾個有功名的朋友,那就更是……

顏高旻相信,他肯定冇有看錯,對麵那個所用之物看似普通,但腰間掛著的那塊玉佩,絕對是一塊上等藍田暖玉。

那塊玉,就是呂成文都冇有。

也是巧了,有一次他隨呂成文參加詩會,在一位貴人身上見到過。

隻可惜,那時他和呂成文身上都無任何功名在身,在那場貴人出席的詩會上處於邊緣人物,彆說與貴人攀交情了,就是說句話的機會都冇有,隻能眼巴巴地看著,錯失良機。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