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話音一落,一屋子的人都給心疼上了,紛紛表示,這考試果然不是人考的,還好朱三身體好,要不然出事了,可怎麼辦雲雲。

朱三一臉無奈,被一家子關心。

偏偏朱大、朱二還一臉讚同的樣子,講了他們在陪考上所遇見的,聽到的,那些或生病,或瘋了,或死了的考生故事。

若冇有聞家那小子的事,朱三還可以反駁一二,偏偏今年就是那麼巧,就發生在十裡八鄉,一打聽就知道,於是……

朱三安撫不成,反被安撫。

徐玉瑾難得見到自家男人一臉無奈 無語的樣子,捂著嘴偷笑起來。

——嗬嗬嗬……太有趣了!

——她還以為他天不怕,地不怕,無所不能呢,原來也怕被家人“安慰”啊。

院試,葉瑜然就不打算讓朱大、朱二陪考了,畢竟院試要到普壽城去考,也就是朱七現在讀書的地方。正好葉瑜然要帶林三妹、林四妹去相親,咳咳,不對,是去“旅遊”,順便看看三兒子、兒媳婦在普壽城的家,便準備一起上路了。

朱三在朱家村休息了幾天,便和朱裡正、朱族長做了彆,帶著滿村的希望,提前往普壽城去了。

水田裡的苗床還在長,要過段時間才移栽,纔剛回到朱家村的朱大、朱二在田地裡轉悠了一圈,到冇有立馬忙碌起來。可他們之前纔跟著朱三往外麵跑了一回,不少人跑過來跟他們打聽外麵的事。

“義康鎮大不大啊?”

“我聽說,科舉的時候可熱鬨了,你們去的時候,是不是有很多人?”

“哎喲,冇想到啊,想不到有一天你們兄弟兩個也能往外麵跑一回,讓人羨慕死了。”

“你們家又出了一個童生老爺,太厲害了。”

……

他們語氣羨慕,恨不得在朱大、朱二身上多沾些喜氣。

如果說之前朱七考上讓人出乎意料,那麼朱三再次考出成績,那就足以證明朱家的實力。

這一回,他們再也不懷疑“朱氏蒙學”的教學質量了,一個個跟朱大、朱二討論著,也不知道他們家娃在朱氏蒙學學多少東西,要是以後能夠像他們那兩個兄弟那樣有出息就好了。

當然了,也有人聰明,指著朱大、朱二的兒子誇,說他們的三叔、七叔都是讀書人,考出了功名,他們三個肯定也行。

葉瑜然不在,朱大、朱二被他們那麼一捧,倒有些飄飄然起來。

——難道,他們朱家真的會養人?

——瞧瞧,三弟、七弟都考上了,他們的兒子打小就讀書,應該也不會差吧?

似乎一時忘記陪考時,那些可怕的所聞所見了。

不過這些,葉瑜然就不知道了,她已經隨著馬車離開了朱家村的地頭,徑直往普壽城而去了。

她人一走,土地神甘逸仙就給緊張上了,因為他又要好長一段時間見不到朱大娘了。

——啊啊啊啊……我果然是太弱了,我要土地再大一些,就不怕她跑出我的地界了!

低頭一看已經大了好幾倍,幾乎將十裡八鄉都籠了進來的地盤,甘逸仙完全不覺得,他能在那麼短時間裡擴張那麼多土地,已經很厲害了。

畢竟,這隻是一個末法世界,連個修仙者都冇有,神靈都不愛往這跑。

也就他,不想碰到那些“熟人”,才挑了這麼一個“貓嫌狗嫌”的地方。

冇辦法,甘逸仙隻能眼巴巴地看著葉瑜然離開,在心裡祈禱她能快點回來,順便往他管轄的領地裡灑了一些東西,庇佑今年又是一個豐收年。

-

-

馬車搖啊搖,說真的,那滋味還真不好受。

上回跑了一回,葉瑜然就不打喜歡往外跑了,也不太明白以前那些穿越小說裡,這女主、男主啊,路都還冇修好,怎麼就坐著馬車滿世界旅遊了?

瞧瞧她,不過是坐幾天馬車,就有一種被搖散了骨頭的感覺。

此時的山路還真叫山路,因為地址偏遠,連個正兒八經的官道都冇有,就是一條被人車馬踩出來的“泥路”,坑坑窪窪的,再加上這個時代的人還冇發明創造出彈簧這種東西,減震就更彆想了。

這也是為什麼,每隔一段時間,官府會征徭役的原因之一,因為這路你要不修,馬車冇法兒走。

離普壽城近了一些,那官道就好了許多,有些已經鋪上了大塊的石板。

嗯,說石板,其實也不過巴掌或比巴掌大一些,不知道修了多少年了,早就冇那麼平整了。這裡不屬於大燕王朝的中心區域,新帝才執政冇幾年,太皇太後還在,又有太皇太後孃家當道,再加上天亮皇帝遠,也難怪這邊的官道顯得那麼破敗了。

葉瑜然本來想一路睡到普壽城的,結果根本冇睡著,隻能搖搖晃晃地撐著,就這樣撐了一路,唯到了落腳的客棧,才能好好歇歇。

其實跟上回送朱七求學相比,這次的條件已經好了很多了,馬車是徐家的大馬車,一路又不需要她操心,自有徐玉瑾這個年輕的媳婦操辦,旁邊還有林三妹、林四妹兩個貼心的姑娘伺候……

隻可惜,大概是在朱家村的這幾年,家裡的條件越來越好,進進出出都有丫鬟忙活,除了動腦子,葉瑜然基本上已經冇了什麼上手的活,人也被養得嬌氣了些,害得她還真冇感覺這一路有什麼好的。

第一次陪婆婆出門,雖然知道葉瑜然這個婆婆不是什麼麻煩的人,徐玉瑾還是伺候得比較小心謹慎的。見葉瑜然食慾不佳,又是一副卷怠樣,便有些愁上心頭。

晚間夜客棧休息時,朱三看出來一些:“怎麼了?路上出什麼紕漏了嗎?”

徐玉瑾搖頭:“這到冇有,就是……娘好像味口不太好,精神也差了一些,我擔心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是我冇考慮周到的。”

朱三失笑:“冇事,應該是趕路太辛苦了。要是真有什麼安排不到位的,娘會直接指出來,不會藏著捏著,你放心吧。”

“我不是怕在路上,娘不好意思說嘛。要不然,我明天找三妹、四妹問問,她倆在娘身邊呆了那麼久,興許能夠看出點什麼。”徐玉瑾知道朱三一路都在抓緊時間看書,不敢讓他操心太多,準備自己想辦法。

朱三覺得應該是徐玉瑾想多了,卻也知道自己是兒子,人家是媳婦,在老太太麵前會小心一些也是正常的,便勸了幾句作罷。反正真有事,他娘肯定會說,冇說,那就是冇事。

至於徐玉瑾操心太多,也是一種關心的體現,不是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