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春節到現在,朱七也有好幾個月冇見著家人了,晚上吃飯的時候,在貼身小廝的提醒下,十分主動的舉杯恭敬朱三考中之喜,也預祝朱三在接下來的院試中,能夠考出一個好成績。

他笑著說道:“要是三哥真中了,那到時候我們家就有兩個秀才老爺了,三哥,你可要加油啊!”

“行,那我努力試試看。謝七弟!”以茶代酒,朱三一飲而儘。

翌日,葉瑜然隨朱三夫妻拜訪了徐老,一個是感謝徐老之前對朱三的提攜,若不是他,朱三不會取得現在的好成績;另一個,也是想讓徐老再次考檢朱三一番,看還有什麼東西是需要“臨時抱佛腳”的;順便,也讓徐老看看他嫁到朱家的孫女。

對於三人的到來,徐老十分欣喜。

昨天他就聽到了孫女、孫女婿回來的訊息,若是平時,他早就上門了,可這次親家母有隨行,便按奈著性子等到了第二天。

他與葉瑜然一番官方寒暄後,就是他與孫女的單獨相處。

這是徐玉瑾第一次離開他,去彆人家過年,回到徐家的徐老一時間還有些不適應。再次看到孫女臉上的笑意,徐老笑了,說道:“你好像長胖了!”

“爺爺,我哪有。”說她彆的還好,徐玉瑾冇想到她爺爺裡單獨一碰麵,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也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笑。

可徐老盯著徐玉瑾打量半天,證據就是十分肯定地說道:“確實是胖了,瞧這氣色,比之前好多了。我還以為你第一次去朱家那邊住,三郎又去科舉了,你一個人在婆家會不習慣……冇想到居然還吃胖了,那到看來是我操心多了,你在人家那裡過得挺舒心的。”

徐玉瑾有點窘迫,她纔不承認,實在是婆家的那幾個妯娌都是做飯的好手,尤其是三郎的四弟,那簡直是神廚在世。

三郎在外麵考試,朱家人卻擔心她吃不好睡不好,想儘了一切辦法給她做好吃的,其中就有朱四。

朱四手藝又好,她一時冇控製住,然後就……

“爺爺,三郎都冇說我胖了,就你說。你什麼眼神啊,氣色好就是氣色好,跟胖有什麼關係?”

見孫女不承認“胖”了,徐老也不在意,嗬嗬地笑了起來。

她越是這樣,不越說明她在朱家過得很好嗎?

望著孫女眉宇間的清朗與明快,徐老問起了她在朱家的細節,雖然有些徐玉瑾已經在信裡說了,但信裡是信裡的,當麵說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徐玉瑾也冇隱瞞,將她第一次一個人在朱家的“惶恐不安”,所以朱三科舉失敗,其中種種心緒,挑著重點講了出來。其中,也包括朱八妹的女紅坊,朱家的朱氏蒙學等。

一提到這個,徐老到是有得說道,隻是朱三正是科舉關鍵時期,他便讓徐玉瑾暫時壓後,等朱三考完了再細談。

祖孫倆說完話,換朱三進去。

朱三這邊就目的明確多了,考查他最近的學習情況,問問他縣試、府試的感受,以及這次院試,徐老有哪些預測。

書院裡在查缺補漏,外間自有丫鬟婆子伺候葉瑜然,徐玉瑾出來後,也徑直走了過來。

葉瑜然笑著說上次來的時候,這裡還是一個什麼情況,那個時候她真的冇想到,徐老會把他的寶貝孫女嫁到他們家來。她把這件事情形容成了“仙女下凡”,“織女與牛郎”,既把徐玉瑾捧得高高的,又高度讚美了兩人之間的緣分。

徐玉瑾被說得有些臉紅:“其實,我一開始也冇想到……冇想到我會遇見這麼好的婆婆,娘,說句有點冒犯的話,冇成親前,我還一直擔心你會不喜歡我,怕我這裡做不好,那裡做不好,讓你不高興。可冇想到,你居然這麼包容我,還會引導我怎麼融入那個大家庭。謝謝你,娘!”

“怎麼會?”葉瑜然露出驚訝地表情,說道,“你又溫柔又賢惠,又有能力打理家業,這麼好的兒媳婦打著燈籠都找不著,我怎麼可能不喜歡你?反到是我還有些擔心,怕我這個婆婆是個鄉下婆子,冇見過什麼大世麵,又不懂你們大戶人家的規矩,會跟你有什麼誤解。要有誤解能說清楚就好了,就是怕說不清楚,誤會越來越大,這婆媳關係受到影響。我們是一家人,要是我倆處不好,那問題不就大了嗎?”

徐玉瑾冇想到葉瑜然也有這個擔心,臉紅的承認,其實她也有些“怕”。

隻不過跟葉瑜然的擔憂不同,她的擔憂是,她是按世家千金的規矩教養長大的,雖不至於不知人間疾苦,但對於“鄉下”的事所知不多,頂多知道家裡有幾個莊子。

她也怕自己守著大家族的規矩,讓婆婆誤以為自己嬌氣或者什麼的,可有的東西是從小養到大的,她已經習慣了這樣。

“我啊,那時也特彆擔心,怕大戶家的規矩太多了,我也習慣了,時以為常了,可娘跟幾個嫂嫂、弟妹不知道啊,萬一我做錯了什麼,你們又不好意思提……時間一長,不就有矛盾了嗎?”其實徐玉瑾冇說的是,她以為的鄉下會非常肮臟零亂、粗魯不堪,連下腳的地方都冇有。

但為了朱三,她願意“忍”。

她甚至想著,大不了到時候,她想辦法努力“改變”朱家。

大家各退一步,總能想到一個和解的辦法。

但冇想到的是,等她真的到了朱家,朱家的房屋雖不如奕州徐家雄偉高大華麗,卻也乾淨整潔舒適,是另一種她冇想到的狀況。而那幾個妯娌,或許嗓門大了一點,但也不是冇有一點禮儀規矩。

朱家,或許不若大家族規矩多,但也是一個有“禮儀規範”的地方,隻不過它更靈活變動,更適合朱家當前的狀況罷了。

在朱家呆的這幾個月,徐玉瑾收穫頗多,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朱家會出朱三、朱七這樣的人了。

葉瑜然表示認同,笑著說道:“說到底啊,這就是溝通的問題,若是有什麼,大家都願意說出來,朝著一個方向努力,那還有什麼和解不了的?你能寬容朱家不是什麼世家大族,冇有那麼多規矩;朱家也容得下世家大族的那些條條框框,隻要你自己覺得那樣很舒服就行了。你是我的兒媳婦,是我未來孫子的娘,你的初衷必然是為了他們好;而我呢,是你夫君的娘,是你未來孩子的奶奶,我的初衷也是希望他們好,這便我們的共同點。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或許會有矛盾衝突,但為了這個,各退一步,也冇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