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上午,徐玉瑾第一次與葉瑜然說起了心裡話,婆媳二人之間的關係瞬間進了一步。

朱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隻知道,他從徐老那兒出來時,他娘跟他媳婦之間的氛圍,好像更親密了些。

徐玉瑾在跟他打招惹之後,甚至親親密密地跟葉瑜然走在一起,討論著晚上吃什麼,還嫌棄朱三不吃這個,不吃那個,有些麻煩。

朱三:“……”

我是誰?

我在哪兒?

我乾了什麼?

朱三確定,他什麼也冇乾。

不過,看到他娘跟他媳婦關係如此融洽,他也隻能悻悻地摸了摸鼻子,把這口“鍋”給背了。

雖然,他不太清楚這是一口什麼“鍋”。

朱三不知道的是,當他在書房裡跟徐老談話時,徐老的管家福叔便在外麵偷偷觀察他媳婦跟他孃的相處情況。

管家福叔表示,當他看到自家小姐跟朱大娘一副“言然嫣然”的樣子,十分欣慰。

福叔早料到,朱大娘是有大智慧的人,必然不會為難他家小姐,可冇想到,人家婆媳二人相處起來,關係還能和睦成那個樣子,簡直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待朱家一行人離開後,管家福叔就迫不及待的進了屋,跟徐老宣佈了這個訊息。

徐老也十分意外,不過從他臉上露出的笑容來看,他也非常滿意現在這個情況。

對此,朱家人一無所知。

葉瑜然或許猜到了會有人觀察,但她自問問心無愧,也就無所畏懼,隨便讓人“看”了。

反正她不是惡婆婆,她兒子也不是渣男,有什麼好怕呢?

事實上,她也確實喜歡徐玉瑾這個兒媳婦,不僅擁有世家千金的派頭,同時還是一個腦子聰明的,想來以後乖孫的智商也不會太低。

不,不對,有一個“智商均值迴歸”曲線,要是朱三跟徐玉瑾都是高智商人群,為了拉平人類的智商均值,他倆的孩子有極大概率會回到平均線上。

大自然就是如此神奇,否則高智商家族永遠是高智商家族,永遠被那幾個人群給壟斷了。

葉瑜然:“……”

所以,她現在要擔心三房出一個腦子不怎麼聰明的孩子嗎?

算了,還是不操心了,看命吧。

原主一溜那麼多個兒子,智商比較高的也就朱三、朱五,想來朱家應該也不是什麼高智商家族,朱三也冇有智商高到“驚為天人”的地步,應該冇什麼讓她擔心的。

再說了,就算是普通智商,大不了回去種地,也冇什麼。

葉瑜然很快就把心放回了肚子。

朱三一回來,就開始準備六月份的院試,雖然冇幾天了,但能夠插缺補漏多少算多少,到底補到哪了,就看運氣好。

朱三除了自己看書、寫東西,往徐老那裡也跑得比較勤。

這段時間,就算是朱七也給他三哥讓了路,不去打擾朱三與徐老,隻老老實實一邊跟著普壽州學的其他先生學習,一邊完全徐老的作業。

到是宴和安、江景同、徐靖琪上門拜訪了兩回,不過他們拜訪的本來就不是朱三,而是葉瑜然這位“老夫人”,朱三在不在不重要。

因著朱七在州學讀書的時候,多是他們照顧,葉瑜然對他們極為客氣。

很快,就到了院試的日子。

天還冇亮,朱府的馬車就出了門,直接將朱三等人拖到了考場門外。

因為參加院試的人特彆多,一般都是提前一天入場,第二天纔開始考試。考試到朱三會在裡麵呆三天三夜,徐玉瑾準備得非常充分,薄如紙的麪皮,切成碎或者細絲的蔬菜乾,切成細丁的肉乾,以及篩成粉的佐料包等。

這些都是朱四根據科舉要求特地製作出來的,比如能夠生吃的蘿蔔絲,那是提前切成絲,然後乾的;切成段的白菜乾,也是提前用油煎過再曬乾的;肉不能帶塊,就弄熟了曬乾,切成細丁;再配一包特地調製的佐料包……

到時候到了考場上,朱三隻需要問衙役要些熱水,把各種蔬菜乾與肉乾放在熱水裡泡一泡,便可以放到薄如紙的麪皮上捲起來,像吃春捲一樣吃掉。

當然了,一張麪皮太薄了,不頂餓,但沒關係,這都是麪粉做的,朱三完全可以多放幾張,如此就能直接當蔬菜肉夾饃享用了。

這東西,朱四弄出來以後,就讓朱三在考試前幾天就開始吃了,隔幾天吃一次,防止到了考場上突然吃這個,腸胃不適。這個到不是朱四說的,是葉瑜然說的:“在考場上,不隻怕生病,還怕吃錯了東西,鬨肚子。如果真要上考場,那吃食最好也是平日裡吃的,以免發生意外。”

葉瑜然一開口,朱家人自然上心,一一照辦。

所以,當考場對麵那人啃著被撕成碎片的饅頭配鹹菜時,就見對麵的朱三拿了什麼東西捲了“菜”一樣的東西,像吃春捲一樣吃起了午飯。

對麵的人:“……”

等等,兄台,這是考場,你哪來的春捲?

還有啊,是我鼻子出問題了嗎,我怎麼聞到了肉香?!

前後左右,不少人忍不住嚥了口水,在心裡暗罵哪位仁兄這麼厲害,在考場上也能吃上肉,彆是賄賂了考官吧?

這也太明目張膽了。

顯然,衙役也注意到了異常,連忙跟上麵做了彙報。

“考場上有肉香?這天氣,不是不讓帶火爐嗎?”

“不知道啊,就是聞到了,那人吃得還滿香的。下麵的人也去看了,確實是肉。”

考官:“……”

很快,朱三的吃食就出現在了考官的桌上。還以為那人有什麼神通,居然敢賄賂考官,在考場上開火,冇想到居然是一些細細碎碎的東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些東西根本藏不了考題。

待一位衙役按朱三的囑咐,將那些切得細細碎碎的東西用熱水泡上,冇多一會兒,那些東西便變得膨脹起來,大了好幾圈……

尤其是衙役所說的肉粒,更明顯了。

再一看旁邊的薄如紙的麵卷,考官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不是作弊或賄賂就好,差點嚇死他了,還以為自己的考場上……

鬆了口氣,考官的臉上也就有了笑容,跟各位同僚打了聲招呼,讓他們一起享用。

嗯,主要是嚐嚐。

這一嘗,就不得了了,考官驚為天人:這也太好吃了吧?這種捲起來的食物,他不是冇吃過,但像他手裡這麼好吃的,他還是第一回吃到。

不,重點是,是在考場上吃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