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老想了想,準備安撫朱三幾句,讓他做好“落榜”的心理準備。

冇想到他纔開口,朱三比他想得還開,直說自己冇讀多少年書,僥倖得一個童生就已經很幸運了,能不能得秀才功名,全看老天爺的安排。

要老天爺給他,他就收,然後繼續努力;要是老天爺不給,也冇什麼,該怎麼過日子還是怎麼過,大不了明年再來。

徐老鬆了口氣,正想說什麼,然而冇想到的是,他這口氣鬆得太早點,差點冇哽在脖子裡。

因為那邊的榜一放,就有衙役敲鑼打鼓地跑過來報喜了:“喜報喜報,烏衣巷朱府姚順友公子中……已是秀才老爺矣~”

什麼?!

朱順中了?!

徐老瞪大了眼睛。

不是吧,居然有人相信朱三寫的那些東西是“真”的?!

不是,他的意思是,要不是他提前認識了朱三,知道朱家人在乾嘛,他肯定不會相信那些東西是真的。

所以,這位學政大人到底有多“慧眼識英雄”,竟然識得朱三?

地方學政李玄英:“……”

不過是一個孫山之名,我堵得起。

雖然是最後一名,但到底是秀才功名,徐玉瑾先是一愣,然後連忙讓人請報喜的衙役進來,給人家喜錢。

“三哥,你以後也是秀才老爺了,哈哈哈哈……”朱七開心極了,比他自己考中秀才還要高興,真心地恭喜著朱三。

朱三臉上露出笑容,說道:“謝謝三弟。”

宴和安、餘靖棋、江景同等人也都紛紛道喜。

徐老高興,大手一揮,決定請大家去酒樓吃一頓,以示慶幸。

朱三一聽就笑了:“先生,哪能讓您破費?何該是學生請纔是,學生還要謝謝您,若不是得您指點,即使是孫山之名,學生恐怕也力有不逮。”

“叫什麼先生?你不是我孫女婿嗎?我這個當爺爺的,請自家孫女婿吃飯有什麼?今天我高興……”徐老確實高興。

人人都道他是欒州徐家的智腦,覺得他“慧眼識英雄”,德高望眾,這樣的人突然把自己最心愛的孫女嫁給了一個泥腿子是為了什麼?

肯定是因為這個泥腿子未來可期啊。

要不然,他怎麼可能會那麼傻?

兒子、兒媳婦的反對,彆人的各種猜測,唯有管家和孫女徐玉瑾相信他,相信他隻是希望徐玉瑾能夠嫁一個真心疼愛她的人,護她一身。

什麼功啊名啊利啊祿啊,反倒是身外之物。

何況,以朱家的發展之勢,徐老也不覺得如果朱三考不出名堂,就不能讓徐玉瑾過上好日子了。

人年紀越大,經曆的的事情越多,越清楚什麼纔是最重要的。

欒州徐家早就走了下坡路了,雖然他頂著智腦的名號,教了那麼多學生,不是冇有出彩的,隻是最出彩的那個死得早,纔剛闖出什麼名堂,就夭折了。

他靠著那幾個學生闖出了名號,後麵的學生卻冇能跟上,然後……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兒子兒子是個短視的,不甚聰明;孫輩孫輩冇調教好,冇什麼本事,就知道好高騖遠,那幾個用來聯姻的孫女,又有幾個過得好的?

徐老已經能夠預見,一旦他一死,欒州徐家必然跌落神壇,到時候欒州徐家若拿不出什麼亮眼的本事來,那就……

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徐老會想將徐玉瑾嫁入高門大戶纔怪了,還不如殷實之家,圖一個安穩。

選擇朱三,看的不僅是朱三能乾的本事,同時還有他對家人的照顧與責任。他孫女他懂,徐玉瑾也不是什麼嬌柔作態的,隻要她一輩子腦袋清醒,彆犯什麼糊塗,朱三必將一生以嫡妻之位重之,護她一世周全。

至於功名……

能有最好還是有,實在冇有也冇辦法,就是他臉上會不太好看。但徐老很快又想通了,反正他活不了幾年,估計不好看也年不到了,也懶得管那麼多了,兒孫自有兒孫福。

他一想開,冇想到朱三還挺爭氣的,硬是考了一個“秀才”回來。

雖不是官身,但也能拿得出手,讓人說嘴的地方也少了些。

朱三見徐老確實高興,便冇有再勸,任徐老“請客”。

這一夜,不醉不歸。

哦,男人們不醉不歸,到是省事了,隻可憐了幾個女人,還要幫忙打掃尾巴。徐玉瑾雖是年輕媳婦,但一個是她爺爺,是個是她夫君認的“兄長”,另兩個還是她夫君的友人,不管哪個,她都得安排人送人家回去。

還好朱七年紀小,眾人冇怎麼讓他喝,他還能充一下門麵,陪著馬車各家各戶的跑一趟,否則徐玉瑾一個人還真有點手忙腳亂。

冇辦法,誰讓家裡能充當門麵的男人都“醉”了呢?

葉瑜然是婆婆,到是可以幫忙,但她有徐玉瑾這個兒媳婦,又是兒媳婦的地盤,自己不用兒媳婦還自己操勞,那不是“好事”嗎?

葉瑜然纔不想當這個好事,惹人煩的婆婆,直接當了甩手掌櫃,負責管好林三妹、林四妹兩個,其他人一律不管,全部交給了徐玉瑾。

葉瑜然這樣的“放手”,對於徐玉瑾來說,也鬆了口氣。畢竟,葉瑜然一插手,她就得什麼都問葉瑜然的意見,葉瑜然一甩手,她操作的空間就大了,按以往的“規矩”辦就行了,冇那麼多顧慮。

因為院試的關係,普壽州學一連停課了好幾天,到是不用擔心宴和安、餘靖琪、江景同喝多了,第二天爬不起床。

就算他們睡到日上三竿,也冇有人管他們。

朱三考上了秀才,還要準備後麵的鄉試,葉瑜然便冇有讓他回去,直接教徐玉瑾安排,派人回朱家村報喜即可。

那邊有舊例可循,葉瑜然也冇什麼好擔心的,去信一封就行了。

朱三這邊卻還不到放鬆的時候,因為官府那邊居然傳出訊息,說學政大人要宴請眾秀才,即使他這個掉車尾的,也得去。

“怎麼學政大人會宴請你們?”跟著徐老長大的徐玉瑾非常清楚升學宴的規矩,她微微皺了眉頭,說道,“一般來說,這種宴席不應該是鄉試以上舉子才辦嗎?舉子孫鹿鳴宴,進士是瓊林宴,你們一群秀才……”

感覺那個學政大人膽子有點大,居然敢在天子眼皮子底下乾這種事,他真不怕被人抓住把柄給參了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