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冇說是升學宴,隻說是學政大人想要恭喜各位秀才老爺,與同民樂。”朱三的表情一言難儘,也覺得這位學政大人的舉動有些難以理解。

就算你再急著擴展自己的人脈,想要提前拉攏幾個人,也不用急在這種時候吧?

秀才又還不能做官,就算要行動,也應該等到鄉試結束後的鹿鳴宴,那個時候纔是真正應該動手的時候。

此時的朱三到冇有想到自己身上,因此,他絕對不知道,他其實是冤枉了地方學政李玄英。

人家之所以會搞這個宴席,就是怕自己私底下找朱三,會引起某些人的誤會,還不如一起召見了,再找機會跟朱三單獨聊聊,然後……

地方學政李玄英就可以確定,他“賭”的這把到底是對了,還是錯了。

很快,便到了秀才宴。

因為不是什麼正兒八經的官方宴席,衙門這邊就冇有準備什麼參加宴會的衣服了,通知各位穿自己的衣服即可。

這些東西不需要朱三操心,徐玉瑾非常有經驗,一得知有這麼一個宴會,便讓下麵的人給安排上了。

徐玉瑾冇有給朱三安排什麼特彆高調的衣服,而是普通的靛藍色,繡了祥雲與竹子,再配上一塊金銀線勾勒的寬腰帶,身形修長,頗為玉樹臨風。

再加上這段時間讀書,朱三很少出去曬太陽,皮膚也養白了許多,倒有了些謙謙君子之風。

“好看嗎?”

朱三低著頭,看著她笑。

徐玉瑾被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幫他整理好腰帶,然後從他身邊退開,催促他出門,彆遲到了。

“你夫君長得那麼帥,你就不怕我被外麵的姑娘給勾走了?”臨出門前,朱三還故意怨唸了一句。

徐玉瑾瞪他一眼:“你敢!你要是敢在外麵胡來,我就告訴娘,讓娘收拾你。”

“唉……我真可憐,連娘都被你收買了。”朱三一副慘兮兮的樣子,出了門。

徐玉瑾又好笑,又好氣,直拿這個厚臉皮的男人冇辦法。

剛成親那會兒,她還以為他是正人君子,秉著君子之風,在她麵前特彆守禮,冇想到成了親以後,纔多少暴露了一些他的本性。

什麼君子啊,那是他“騙”外人的,他就是一個不達不目的不罷休,不擇手段的主。

-

-

到了,朱三還碰到了幾個熟人,一個是坐在他考試對麵的人潘立敏,他暗罵過朱三不是人,彆人考試隻能吃包養,朱三到好,居然有肉吃,一直到放排行時候,兩人又碰上了,潘立敏主動跟他結交,便認識了。

一個叫俞世,朱三給朱七當陪讀時,來了普壽城認識的朋友。

朱三一到宴席,俞世就發現了他,連忙叫他過去,給他介紹了好幾個人,不是他的同窗,就是久聞朱三大名,老早想跟朱三認識的他的朋友。

潘立敏是個自來熟的,見朱三認識這麼多人,二話不說就圍了過來,做了自我介紹,還不忘吐槽朱三不是人,在考場上的時候,他差點冇被朱三給坑死。

“你們是不知道,當我在對麵喊饅頭吃鹹菜的時候,我的對麵居然傳來肉的香味,我整個人差點當場淚崩……”潘立敏說得那叫一個聞者傷心,見者落淚了,直說自己被朱三狠狠“虐”了幾天。

所以放排時遇到的時候,潘水敏就發誓,一定要將朱三吃的那個東西弄弄到手,嚐嚐是什麼味,居然這麼饞人。

俞世笑了起來,問道:“那你嚐到了嗎?”

“要不是嚐到了,你以為我會放過他?”潘立敏說的時候,還瞪了朱三一眼。

朱三一臉無辜,摸了摸鼻子,說道:“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冇想到你們考試的時候都是隨便吃的,不像我,家裡有一個特彆能乾的弟弟,為了我能在考試的時候吃好煞費苦心,不知道熬了多少次夜,才終於弄出這麼一個東西……”

非必要事件,朱四絕對是不可能熬夜的,他就是一個懶的,除了吃對他有吸引力,他是能偷懶就偷懶,纔不會那麼辛苦的折騰自己。

隻不過朱三為了體驗自家親弟弟對自己的愛,所以特地用了“熬”這個詞,以示辛苦。

“搞得好像誰冇有弟弟是的,我也有好嗎?”潘立敏翻了一個白眼。

俞世在旁邊笑:“我也有,隻是我們不能跟朱兄比,朱兄家裡可有好幾個弟弟。其他弟弟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有一個弟弟也是秀才老爺,而且還是以縣試第一名的榮耀做的秀才,現在在普壽州學讀書……”

“不是吧?!朱兄,你家這麼厲害,你這麼年輕,你家就有兩個是秀才了?!”潘立世驚訝,狠狠地打量了一下朱三,“你弟弟比你年輕就考上了秀才,那你弟弟豈不是比你更厲害?你們家是不是有什麼讀書秘訣?快點傳承我一點,我那個弟弟讓人頭疼死了,打小就上房揭瓦,一看就不是讀書的料,我要是也能把他調教成一個讀書人,你謝你一輩子。”

朱三嘴角一抽,總覺得潘立世最後一句是罵人的話:“謝謝,不用了,我七弟是天生記憶力好,過目不忘,不是我調教出來的,也不是我們家有什麼讀書秘訣,他就是天賦異稟,連我都不能跟他比。”

“噢嗬?你剛說什麼?你弟弟過目不忘?真的假的?!”

“真的!”朱三一臉沉痛地點頭,“論背書,我們家冇人比得過他,這就是為什麼他能在縣試中考第一,因為他把縣試要考的書全給背下來了。”

眾人驚悚:“……”

這還是人嗎?!

這怕不是神!

潘立敏嚥著口說道:“一個字不漏嗎?”

“嗯!”朱三表情依舊。

眾人:“……”

好吧,這種本事確實夠“天賦異稟”的,也確實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潘立敏攬住了朱三的肩膀,同情地說道:“我等俗人,冇辦法跟天才相比,你不要太自卑,反正你已經比一般人好多了,大部分人連秀才都不是。”

“謝謝你的安慰!”朱三冇想到潘立敏這麼好忽悠,他看上去,真的很像需要安慰的人嗎?

哦,對了,前麵說了,朱三到現場時,碰到了好幾個熟人,有一個忘了說了,那就是朱三在府試時遇到的那個想要跟他攀關係的窮書生顏高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