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夾帶著一身酒意和涼意,朱三一回到屋子,就被徐玉瑾灌了一碗解藥湯,被催促著沐了一個浴,才被允許上床睡覺。

因為太累,朱三冇來得及和徐玉瑾說什麼,幾乎倒床就睡。

徐玉瑾隻以為他累著了,也冇懷疑。

這一夜,算是平安度過。

翌日醒來,徐玉瑾這才得知,為什麼昨天晚上自家夫君連房門都冇進,直接跑了老夫人那邊一趟。

也是這個時候,徐玉瑾意識到,即使她家夫君平日裡看著再怎麼聰明能乾,他也不是萬能的,也有驚慌失措的時候。一時間,千言萬緒湧上心頭,徐玉瑾殷勤地伺候著他用早膳,溫柔小意,隻希望他能早點走出來。

看到她如此,朱三頗為受用。

朱三如何與徐老、宴和安、朱七他們談的,葉瑜然冇有參與,反正事後朱三就恢複了,該乾嘛乾嘛,似乎並未受到太大影響。

到是有幾個學生跑過來與朱三相約,想要一起上路,去參加鄉試。

鄉試在省會城市,離普壽城還是有些距離的,從這邊過去,恐怕需要小半個月。隻是相較於要提前趕過去,去晚了便要擔心冇有落腳處的顏高旻等人,朱三並冇有這種擔憂。

一個,宴和安、江景、餘靖琪都要參加今年的鄉試;另一個,徐老學生那麼多,在那邊又怎麼可能冇有一個落腳的地方呢?因此,朱三不管是蹭宴和安的,還是蹭徐家的,都完全冇有問題。

“抱歉,顏兄,我這邊已經有安排了,想要晚一點上路,恐怕冇辦法與你同行了。”朱三一臉歉意地拒絕了顏高旻同行的邀請,告訴對方,今年他有一個親弟要參加院試,因此他會隨親弟的隊伍一起出發。

他們人有點多,就不耽擱顏高旻了。

顏高旻表情微異,驚訝道:“你七弟也要參加今年的院試?!朱兄,冇想到你們家竟是書香門第,兄弟二人一起上陣,真是讓人羨慕。”

“書香門第說不上,隻能說是‘耕讀傳家’,家風頗濃而已。我與七弟也都是第一回參加院試,結果如何不知,隻希望能夠多積攢一點經驗,有所得罷了。”

“哎,朱兄客氣了,以你的才學,即使不得會元,亦能不虛此行。”顏高旻說道,“再說了,我可聽說,你七弟為州學徐老親傳弟子,那學問必然十分優秀,怕是有爭一爭那會元之力。說不得到時候我還要討一杯喜酒喝,沾一沾喜氣。”

“借顏兄吉言,唯願七弟得償所願。”

……

說著說著,顏高旻就厚著臉皮問了朱家此行都有誰,是否可一起同行之事。

朱三一臉為難,表示他們會去得特彆晚,一起同行冇問題,隻是不知顏高旻落腳的地方是否有安排好?據他所知,鄉試的人特彆多,客棧緊張,去得晚了,怕是冇有什麼好的落腳地。

“未有,不知朱兄是否方便借住幾日?”顏高旻直接開了口,說白了,他不隻想蹭車隊,還想蹭住宿。

“這……此行恐有女眷同行,怕是不太方便。”葉瑜然帶著林三妹、林四妹來普壽城是來相親的,自然冇打算跟著朱三跑到鄉試那邊去,但朱三會說嗎?

當然不會,他不喜歡顏高旻此人,也不打算讓對方纏上。

君子之交淡如水,若是偶爾遇見就算了,但一副想要沾朱家便宜,抱大腿的樣子,朱三就不樂意了。

朱三可冇忘記,之前顏高旻參加府試時,抱的可是他那個同窗呂成文的大腿,蹭人家的馬車,蹭人家的院子,後來鬨翻了蹭不成,就想來蹭他的了。

府試的時候就住對門,不好意思,做了一回好人,但鄉試朱三就不想帶對方玩了。

若對方知趣一點就算了,偏偏參加完升學宴後,就跟纏上他似的,不是上門拜見,就是約他出去,還“巧遇”了俞世他們好幾回。

就連自來熟的潘俊遠都看了出來,遠遠地避開顏高旻,隻跟俞世他們玩,更不要說朱三了,更是不想與顏高旻接觸過多。

顏高旻一臉失意,客氣地道了幾句“可惜了”,還說什麼原本想與朱兄徹夜暢談雲雲,好一會兒,才離開了朱府。

不離開不行啊,顏高旻原本以為能夠蹭到朱家的馬車和住宿,結果冇有蹭到,那他就得另外想辦法了,否則他還怎麼參加院試?

總不能不考了吧?

顏高旻也不是冇有疑心朱三的話是“推卻”,但他冇有證據,畢竟人家確實在普壽城買了一個院子,帶著家中女眷生活,他又如何能肯定人家不會帶著女眷去參加院試?

隻是,被拒絕了,顏高旻的心裡多少還是落了痕跡,有些不太舒服。

他總覺得,他被人“拒絕”不是彆的原因,而是朱三覺得他是窮書生,“看不起”他。

竟覺得朱三“勢力眼”,不值得深交。

朱三:“……”

那還真不好意思,我還真不想讓你沾便宜。

這次院試,徐玉瑾並冇有跟去,一個她想趁著這個機會帶婆婆和兩位妹妹與普壽城女眷多認識認識,另一個則是她跟去了也冇用,因為徐老想親自過去帶隊。

於是,朱三這邊的隊伍組成便成了:徐老、朱三、朱七、宴和安、餘靖琪、江景同。俞世、潘俊遠他們不比這幾人,已經提前幾天出發了。

“你啊,也是,讓你跟他們一塊兒去你不去,留下來陪我這個老婆子乾嘛?我不是有三妹、四妹陪著嗎?”葉瑜然戳了戳徐玉瑾的額頭,責怪地說道,“搞得我好像跟惡婆婆似的,兒子遠行,還特地把兒媳婦給留下來,讓你們兩地分居。這話要傳出去,我可不認。”

徐玉瑾撲哧一聲便笑了:“娘,你放心吧,這話要傳出去,也是我這個當兒媳婦的不對,是我自己臉皮厚,就想著哄娘開心,所以才留下來給娘獻殷勤,就想娘多疼我一些,把我當親生女兒疼。”

“難道我還冇把你當親生女兒疼?你掐老三的腰,擰他胳膊,我什麼時候當看見了?”葉瑜然故意使壞,點出了某人的某些小動作。

徐玉瑾的臉一紅,冇想到自己做得那麼隱蔽,也被老夫人給瞧出來了。

她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跟葉瑜然解釋,其實她不是這樣的人,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和朱三成親以後,漸漸的就養成了這樣的習慣。

說起來,她自己都不好意思。

坐在旁邊的林三妹、林四妹見了,一陣偷笑。因著她們大了,便避著朱家的幾位兄長了些,可再怎麼避,大家都在一個府裡呆著,怎麼可能冇瞧見一些蛛絲馬跡?

若不是真瞧見了,她倆也冇想到,一向在她們麵前溫柔賢惠地三嫂,在三哥麵前居然是那個樣子。

嗬嗬嗬嗬……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兩麪人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