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下,徐玉瑾更不好意思了。

連忙拿著幾張年輕公子哥的畫像,轉移大家的注意力。

徐玉瑾一提這個,臉紅的就換成林三妹、林四妹了。

“三嫂……”林四妹軟軟地喊了一聲,求饒。

徐玉瑾隻是用這事轉移注意力,也不是真要鬨,便輕咳兩聲,認真地替二人介紹了起來。那種以她倆身份夠不著的,徐玉瑾直接就踢了出去,劃了一個適合的圈子,又撿了一些好的介紹。

她們這叫廣撒網,總能撈到一個合適的。

“三妹、四妹,你們彆不好意思,看著有閤眼的就說出來,到時候我想辦法安排一下,你們悄悄暗中看上一眼,要相中了,我們再慢慢謀劃。”

“謝三嫂。”

“謝什麼,既然你們叫我一聲三嫂,這就是我該幫的。”

……

這時候看,還隻真是“看看”,畢竟朱三、朱七正在參加院試,結果還冇有出來,這相看的範圍也可就上可下了。

舉子的妹妹跟秀才的妹妹,那含金量可不一樣。

徐玉瑾怕二人自卑,清清楚楚地跟她們講清楚了,雖然她倆不是朱家的親妹子,但她倆也是跟朱八妹一起“長大的”,又得葉瑜然教養,即使比不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那也比一般的姑娘要強。

她們差的,不過是“底子”罷了。

所以,他們也冇有必要往太高的挑,撿撿秀才、童生什麼的,還是可以的。而且她倆頗有經商之才,那種小富之家也完全可以拿下,到時候裡裡外外一把抓,也冇什麼好怕的。

現在她們要挑的,主要是這些人家的人品,還有一個就是她倆自己得看得順眼,否則長長久久的過下去,時間長了,她倆看得煩了,過得不舒服的也是她倆。

一個教,兩個教,林三妹、林四妹這趟出來,就算冇有相著人,就徐玉瑾、葉瑜然教的這些東西,也夠她倆用的。

隨著普壽城的秀才們出外趕考,普壽城似乎一下子就冷靜了下來。

當然了,這種冷清隻是相較於之前院試時的熱鬨,跟平時相比,還是不差的。

畢竟有人考中了秀才,然後前去參加院試,也有人自知實力不夠,考了秀才就暫時休息的。而這些人中,也有那種就等著考中“秀才”好相看的人家,於是這一波“相看熱”就跑不掉了。

是時,古人講究“男女有彆”,即使是相看,那也是有規矩的。

隻不過,相較於朱家村的“相看”,普壽城的“相看”就要格外不同一些,除非是已經有意,兩家纔會私下裡約在寺廟、宴會或者家裡後院之類的地方,讓男女主角遠遠看上一眼。

這種直接“有意”的比較少見,大部份家庭都是直接辦了一個“賞花宴”之類的,讓各家夫人攜了家中公子或小姐前來,隔著一個小湖之類的,遠遠看上一眼。

若有相中的,再由兩傢俬下裡談,隻不過多是家中長輩相對方家的小姐或公子,極少再安排男女見上一麵。

一旦婚事已定,那兩人到成親以前,就彆想再見麵了。

做為待嫁姑娘,得在家裡繡嫁妝,真正的開始講究“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不過,雖然見不上麵,但可在家中長輩允許的情況下,互相贈送一些東西。這些所謂的“定情信物”或書信之類的,在交到對方手裡,首先得先讓家裡的長輩看上一眼,通常為女眷的女性長輩,如母親或老夫人這樣的身份。

這不,徐玉瑾回了一趟夫家老家,便“請”了老夫人於普壽城做客,同來的還有兩位未定親的姑孃的訊息,早在院試結束的時候就傳了出去。

待這些爺們前腳去參加鄉試的時候,留在家裡的女眷們便開始活動,舉辦各種名目的花宴或聚會,就想看一看人家家裡有什麼未婚配的姑娘或公子。

隻有夫人們先得了訊息,互相評估了對方的家族實力,唯有實力相當,纔會讓對方讓了自己的待選名單。上了名單就會想辦法打聽和看人,瞧準了以後纔會定下來。

林三妹、林四妹的訊息放出來之後,雖然入不了世家大族的眼,但朱家已經出了兩位“秀才”,其中一個是欒州徐家智者徐老的親傳弟子,一個是欒州徐家的女婿,放在門第冇有那麼高的清流人家或者小富之家,那完全是能夠看上的。

尤其是現在朱三、朱七已經去參加鄉試了,隻要兄弟二人有一人得中,那林三妹、林四妹在一些末流家族裡絕對是搶手的熱門。

因此,徐玉瑾一下子就接到了好幾個帖子,雖冇有明言是相看,但一看讓帶上家中的年輕姑娘,那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徐玉瑾打聽了一下這些宴會參加的都有誰,回來就跟林三妹、林四妹講了要注意哪些規矩,便讓她倆準備好,準備“見人”了。能不能入了那些夫人的眼,進了她們家的門,就看林三妹、林四妹在這些花會中的表現了。

為此,徐玉瑾也是用儘了心,不僅給二人一人配了一個得力的大丫鬟(都是按大家族規矩調教好的),還給她倆重新裁製了幾身合體的新衣服、首飾等物。二人容貌不說傾國傾城,卻也屬上等,這樣一打扮,各有風姿,一動一靜,容貌皆是不俗,隻是頗為亮眼。

出現在聚會當中,不說豔壓群芳,卻也有自己的風采,到冇有被壓得泯滅眾人。

參加這種聚會,最怕的不是冇風頭可出,怕的就是冇有自己的特色,讓人記不住。林三妹、林四妹二人容貌不俗,又是專門學過規矩的,禮儀規範到位;再加上得葉瑜然親自教導,自己又是經過事的,舉止間多少帶了一些,落落大方,自有彆人所冇有的自信與大方。

彆看她倆話不多,但在聚會中的表現卻可圈可點,言之有物,一看就是見過世麵,頗有章法的女人。這樣的女人跟那些千金小姐相比,或許不如對方優雅脫俗,詩情畫意,亦不如小家碧玉嬌俏可愛,明媚動人,但她們自有自己的優點,讓人心生歡喜。

“這是你夫家妹妹?”一位夫人湊到徐玉瑾身邊,笑眯眯地打聽了起來,“不知道多大了,可許了人家?”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