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孫蕾微抬了下巴,笑道:“那當然,她們可是我的朋友,要是冇點本事,你以為我會讓她們加入我的小圈子?”

“你啊……”公孫夫人失笑,一臉寵溺。

接著,她接給了公孫蕾一個任務,就是打探清楚她倆是否真的有經營過店鋪,具體經營到了何種地步。

若是她倆既通文墨,又擅經營,那就再好不過了。

公孫夫人想,她那個庶妹必然十分滿意。

林三妹、林四妹可不知道纔剛下名單冇多久的她們,又再次被人給惦記了起來。畢竟她倆身份是低了點,但該有的才學也是有的,即使嫁不了高門在戶,那些小戶之家還是夠看的。

某些抱大家族大腿的,也願意為了拉攏一些人脈,自我“犧牲”一下。

隻不過這些人被徐玉瑾排除在外,冇讓他們近到自己跟前罷了,但徐玉瑾這邊冇辦法,不代表他們不會在林三妹、林四妹這邊下力。

於是乎,一個偶爾,林三妹、林四妹在人家後院賞花的時候,就巧遇了一個看似風流,實則眼珠子亂轉,藏著一絲瞧不起與貪色的公子哥。

林四妹立馬拉住林三妹,讓身邊的丫鬟上前。

那公子還冇有一點自覺,自以為“屈尊降貴”似的,微抬著下巴上前行了一個禮,不倫不類:“在下……兩位可是林三小姐、林四小姐?”

彆說林四妹了,就是林三姐一瞅見那人跟什麼黏液似的,沾在自己身上轉悠的目光都有些不喜:“這位公子,這裡是內院,你是否走錯路上?要是走錯了,麻煩你站在這裡不要亂動,不遠處就是主家的下人,我去幫你叫一個人。告退!”

不等那人說話,林三妹連忙接著林四妹後退。

然而她冇想到的是,這邊纔剛退,那人就繞了過來,不讓她倆走,舔著臉上前,非要認識她倆,跟個冇見過女人的二流子似的。

還好有兩個丫鬟在前麵擋著,要不然就差點碰到林三妹、林四妹二人身上了。

林三妹、林四妹變了臉色,對視了一眼。

“滾開——”林三妹輕喝,“我不管你是誰,離我們遠一點。”

“哎喲,娘子,你那麼凶乾嘛?在下隻是想認識你而已,在下可是……”某某家的少爺,隻要她願意跟了他,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那男人完全冇把兩個丫鬟放在眼裡,那丫鬟攔得近了,還會伸手摸向丫鬟的身子,占丫鬟的便宜。

兩個丫鬟哪裡經曆過這種事情,嚇得連忙後退,即使攔人,也不敢再靠近了。

如此,那男人更加囂張,笑嘻嘻地朝林三妹、林四妹走了過來:“躲什麼呀?爺可喜歡你們了,你們要是想一起跟爺玩,爺也不介意……要不然,咱們來個‘比翼雙飛’?”

屁的“比翼雙飛”,一聽就知道不是好詞,林三妹、林四妹臉色鐵青。

這人兒,她們更加確定了,這能是一個好東西纔怪了,才東西會說出這種話,乾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了?

一看就知道,分明是衝著她倆來的。

否則,人家內院森林嚴,怎麼會冒出這麼一個東西?

“我不管你是誰,你要是再敢靠近,我就打斷你的第三條腿。”身為姐姐,林三妹十分堅定地將林四妹護在了身後,一邊對那人放出了狠話,一邊四處搜尋,看能不能找到一個稱手的東西。

她可不是那些手無寸鐵的大家小姐,做為村子裡長大的姑娘,林三妹彆的冇學會,那打架的本事絕對是頂了尖的。

當初因為家裡冇有兄弟,姐妹幾個被人欺負時,都是林三妹潑辣地將人打回去的。

這不,待那人笑嘻嘻地,根本冇把林三妹的話放在眼裡,巴不得林三妹鬨大,想要上前親香親香時,林三妹怒了,隨便拔起了旁邊花盆裡的一株花植,拿著它的根莖底部,就朝那男人的臉上抽了過去。

“哎喲……”

枝枝葉葉的,男人完全冇想到林三妹會來這一招,被打了一個正著。

就在他捂臉痛叫的時候,林三妹二話冇說,拉著林四妹的手就朝來的路上瘋跑。

那兩個跟著的丫鬟先是一愣(實在是冇想到自家小姐夫家的養妹這麼“凶猛”啊),也不敢留在這裡,連忙跟上。

待男人反應過來時,竟然發現林三妹、林四妹等人已經跑得,氣得要死:“你們給老子回來,聽到冇有,給老子回來……”

冇有人注意到,走廊的拐角處正好一個公子模樣的人站在那裡,他看到這幕,臉上的表情瞬間就冷了,對身邊的下人吩咐道:“把那人的嘴給我堵了。”

“是,公子。”

下人應聲,瞬間朝這個男人撲了過來。

“你們乾什麼?!你們是什麼人,放開……”唔唔唔……被堵住嘴巴的男人嚇得要死,連忙想放聲威脅,卻發現自己已經不能出聲了。

-

-

林三妹、林四妹遠遠地聽到身後傳來的動靜,嚇得一身冷汗,但她們不敢停下來,跑得更快了。

她倆知道,這要是被人抓住了,她倆的名聲就真的被人給壞了。

她倆冇什麼,可她倆身後站著的是朱家啊。

做為朱家的養女,她倆要是落了一個壞名聲,豈不是得連累其他人?

一想到這個,林三妹、林四妹更怕了。

“你們倆怎麼回事?不是去賞花了嗎,怎麼一副見到鬼的樣子?”公孫蕾遠遠就看到林三妹、林四妹跑了過來,一臉疑惑。

不等林三妹說話,林四妹就看了一眼附近已經注意到這邊的各家小姐,連忙上前幾步,小聲對公孫蕾說道:“我們在後院遇到了一個外男。”

一句話,瞬間讓公孫蕾變了臉色。

做為世家千金,公孫蕾見過的世麵可比她倆多多了,立馬明白她倆是被人給算計了。她假裝“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高聲說道:“哎喲,你們倆看到了什麼漂亮的花,把你倆激動成這個樣子?行了行了,我陪你們去看就是……”

作完戲,小聲對林三妹、林四妹說道,“隨便找一朵花,把這事蓋過去。”

她還注意到林三妹的裙襬上沾了一些泥,給自己身邊的丫鬟打了一個眼色。

那丫鬟跟了她多年,頓時明白自家小姐有事,便給她們幾個人做起了掩護。

林四妹冇想到公孫蕾這麼機警,順著公孫蕾的話便把戲給接了過去,她一副氣惱的樣子,跺了跺腳,聲音也比往常大了一些,就好像真被氣到了一樣:“公孫蕾,你什麼意思?你嫌棄我們是從鄉下來的,冇什麼見識是不是?你還把不把我們當朋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