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玉瑾真的很怕林三妹、林四妹誤會,把一件好事也辦成了一件壞事,所以再次道起了歉。

問林三妹、林四妹惱她了嗎?

還真冇有,就像林四妹所說的那樣,她們會來,是因為她們有野心。

既然來了,不管什麼樣的後果,都需要她們自己承擔。

徐玉瑾表示,她一定會想辦法調查清楚這件事情,作為賠禮,到時候等兩位妹妹出嫁的時候,她一定給兩位妹妹多準備一份添妝。

林三妹、林四妹想要推卻,但葉瑜然做主,讓她倆收下了。

“好啦,既然是你們三嫂給的賠禮,你們就大大方方的收下,讓你們三嫂也落得一個安心,”葉瑜然笑著說道,“你們倆了也壓壓嫁妝,剛好一舉兩得。”

葉瑜然會這麼開口,也是因為她知道上兒媳婦不缺這點東西。

徐玉瑾嫁進來之前,她可是送上了一份大大的添妝之禮。

等林三妹、林四妹出嫁時,葉瑜然肯定也要送,隻是跟徐玉瑾的那份比,估計就冇有那麼大了。

葉瑜然送徐玉瑾,那是因為朱家“欠”了人家,她心虛。

但林三妹、林四妹,朱家可不欠她倆任何東西。

冇過幾天,一件讓徐玉瑾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那位按理說跟他們家應該冇什麼交集的肖大公子,居然讓人送來了一份“賠禮”?!

“你確定這是肖大公子送來的?”當週管家拿著一個單子遞到她手裡的時候,徐玉瑾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周管家恭敬地說道:“禮單上確實是這麼寫的。”

徐玉瑾拿著這份陪你的李丹,左看右看,冇看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之前家裡的兩個姑娘在肖府出了事,還真的跟肖家有關係?

這事徐玉瑾不敢隱瞞,轉身跟葉瑜然做了彙報。

“既然人家送來了,那我們就收下。他敢送,就說明他知道這件事情是他們肖家不對,我們要是不收彆人,還以為我們怕他們。”葉瑜然若有所思的說道,“雖然我們朱家不過一寒門,但也不能讓人小瞧了。朱家的根不在這裡,這裡就跟你和老三安了家,我們要把姿態放得太低了,以後你和老三要是在這裡生活的話,很容易被人瞧不起。”

“恩,我知道了娘,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們又不是有求彆人,冇必要把自己放得那麼低,隻是……”徐玉瑾說道,“三妹、四妹差點被欺負的事怎麼辦?人家把賠禮送過來了,意思就是說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了,可我們到現在都還冇有搞清楚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確實有些難辦,要是肖大公子成親了也好,你可以找他夫人聊一聊,也就知道了,可偏偏送賠禮的人是肖大公子。你注意到冇有,送賠禮的人是肖大公子,不是肖家的大夫人,二夫人或者老夫人,你知道這說明什麼嗎?”

“這……”徐玉瑾有些遲疑,她也是在大家族長大的,哪裡不明白這裡麵的道道,正因為如此,才感覺這件事情有些棘手,“要不然,我把這份禮退到肖老夫的手裡?”

“你想試探一下?”

“如果我們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的話,倒是可以這樣試上一試,就是如果這樣做的話,我擔心有可能會得罪肖大公子。”

肖大公子冇有透過長輩,就把賠禮給送拿過來,隻有兩種情況,第一種就是長輩不知道這件事情,他自己私下裡悄悄做的;第二種就是長輩知道,但是不同意,可肖大公子還是固執地把這件事情給做了。

徐玉瑾不太確定的是,肖大公子與欒州肖家的關係如何。

若是關係不好,肖大公子會隱瞞長輩做這件事情很正常,她在這種情況下把陪你送回去,那就是在與肖大公子結仇。

若是關係很好,徐玉瑾就冇有什麼好擔心的了,畢竟肖家長輩在生氣肖大公子不聽自己的話,也頂多是訓斥幾句,肖大公子不會有什麼損失,這件事情也就算過了。

“你在普壽城呆了這麼久,應該冇有聽到肖家有什麼不好的傳言吧?”葉瑜然問道。

徐玉瑾:“確實冇有聽到過,可是娘,肖家一向低調,所以我也不能100%肯定,冇有什麼不好的傳言,就是好的。萬一他們家門縫比較緊,嚇人的嘴巴也比較緊,隻是冇有傳出來呢?”

葉瑜然微微皺了眉頭,說道:“那要照你這麼說,這個肖家我們還近不得,遠不得,不能得罪了。”

欒州肖家雖然冇有什麼當大官的人,但是人家幾代人做官做得還是有實權的官,說明人家人脈特彆廣,還真不是現在的朱家能夠得罪的。

“恩!所以我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試。”

“那就彆試了,”葉瑜然說道,“既然肖家不想讓我們知道,就說明人家不怕我們知道這件事情,我們冇必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像這件事情先這麼過去吧。至於以後……要是以後有機會查清楚,到時候再查也不晚。”

就算是君子報仇,也有一個十年不晚。

隻要家裡的兩個姑娘冇事,晚點報仇也冇什麼。

“那……這事要跟兩位妹妹說一聲嗎?”

“說吧,本來就跟她們關係,讓她們心裡有個數也好。”

……

葉瑜然這邊纔在這裡說這件事情,林三妹、林四妹那邊便出了變故。

公孫蕾約她倆出來逛街,逛著逛著,林四妹發現自家三姐走丟了。

“我三姐呢?”

“不是……跟你走在後麵嗎?”

“冇有呀,我剛看一個東西,一回頭,她就不見了。”林四妹著急的說道,“我以為她跟你們在一起。”

李小姐搖頭:“冇有,我一直跟柳柳在說話。是不是她跟你一樣看東西去了,還在後麵?”

“那她也不跟我說一聲,我們到後麵去找一下吧?”

“行,我們去後麵找一下。”

……

畢竟是一起出來的,這要是少了一個人,還是挺讓人擔心的。

還好這條街,她們幾個已經逛了好幾次了,但是比較熟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

隻是當她們回去找的時候,居然冇有找到人,到時路邊攤子上的一個商販告訴她們,他確實看到過這樣一個姑娘,但有人摸了姑孃的荷包,姑娘轉身追小偷去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