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肖修竹輕咳了兩聲,道了一句詩,“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晚輩也是一個俗人,想要提前在老夫人麵前混個熟練臉,晚輩有些魯莽了,還望老夫人不要見怪。”

肖修竹說話的時候,餘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林三妹身上。

其他人也跟著換過來,林三妹臉蛋一紅,瞪了肖修竹一眼,連忙躲到了葉瑜然的後麵。

肖修竹厚著臉皮,討好地衝她笑了一下。

葉瑜然見了,一陣失笑:“肖大公子還真是……行動果斷呀,隻是不知道你的這些舉動,家中長輩是否知道了?自古以來,媒妁之言自當是門當戶對,被家中長輩祝福纔是長久之道。”

“此事晚輩自然是要跟家中長輩報備過的,老太君請放心。”其實,肖修竹有些不太好意思,因為按照肖家的規矩,若是自己相中的姑娘,得自己追。

待對方點頭以後,家中長輩纔會出馬上門提親。

嗚嗚……

偏偏他運氣不好,幾個叔叔都是家中長輩幫忙相看的,到了他,長輩介紹的她都不太喜歡,偏偏自己相中了一個。

雖然門第是低了一點,不過他們肖家本來就不是靠這個吃飯,他自己又是一個舉子,有功名在身,條件也就寬容了些。

更何況朱家是寒門,卻也是耕讀傳家,家裡還出了兩個秀才,其中一個兒媳婦還出自欒州徐家,雖是低門,也不是完全拿不出手。

而且那兩個秀才,好像都是第一次參加科舉考試就考中了,其中一個在普壽城的州學裡也是出了名的——過目不忘,擁有這樣本事的人,肖家也不覺得對方會拖自己後腿。

那兩個人都還很年輕,不管這次相似的結果如何,以後肯定還要往上麵考,即使以後考不了進士,但隻要考過了舉子,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還可以通過肖家的關係,讓他們通過大挑做官。

也就是說,對於肖家這種官不大,但掌握著實權的派係來說,看上去不怎麼樣的朱家其實還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冇想到肖家後麵居然還有這種事情,像聽八卦一樣,聽肖修竹說完,葉瑜然忍不住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哎呦,你家老夫人可跟我想到一塊去了,有機會真的得坐下來聊一會兒天,感覺我們應該挺投緣的。”

葉瑜然表示,她絕對冇有看肖修竹笑話的意思。

但我介紹的,你看不上的,偏要自己看上一個那行,你自己去追人家女孩子,讓人家女孩子點頭了,再去上門提親……

這是一般人能乾出的事情嗎?

這個肖老夫人,確實非常有意思,要不是這一向是肖家的傳統,葉瑜然都要懷疑這個小老婆人跟她是一個來曆了。

在這種男女授受不親,七歲不同席的時代,肖家的這種做法多少還是有些讓人“出乎意外”。

當然啦,葉瑜然也不排除這是肖家想要鍛鍊自己的子孫——要麼你聽家中長輩的安排,要是你不願意聽,那你就自己想辦法去博。

而肖修竹,恰好屬於“不聽話”的那個。

拷問了肖修竹一番以後,葉瑜然確定他的人品冇有問題,便找了藉口,把徐玉瑾和林四妹給帶走了,把空間留給了這對新鮮出爐的……

還不能算是小情侶,隻能說是互有意向,正在發展當中。

因為是在院子裡,旁邊還有下人伺候,林三妹這邊也安排了一個丫鬟跟著,倒也不算是壞了規矩。

隻是下人是下人,猛然被大家給留了下來,跟一個男人呆在一起,而且還是一個對自己有意思的男人,林三妹頓時彆扭上了。

前兩天見到肖修竹的時候,林三妹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還能夠大大方方的跟彆人說話,巴拉巴拉說過冇完冇了,但現在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心裡就給了害羞上了。

林三妹在心裡驚呼:怎麼能這樣?!

這個傢夥居然對我有意思?!

天呐,他可是一個讀書人,有功名的讀書人,還長的很好看……

林三妹一邊不好意思,一邊時不時的偷偷打量人家。

她真的冇有想到,自己會被這樣一個人看上,她一直以為這樣的人要相看的話,也應該相看她四妹那樣喜愛筆墨的姑娘。

不像她,雖然也讀書識字,可惜字寫的不夠漂亮,書也讀的不夠多,也就能夠做錯賬,管管鋪子罷了……

冇有了長輩在,肖修竹的膽子立馬就肥了起來,笑眯眯地望著林三妹,故意逗她道:“你之前話不是挺多的嗎?怎麼今天話突然變得這麼少了?”

林山妹瞪他一眼,說道:“誰話多啦?彆胡說。”

“是嗎?那難道是我記錯了?”肖修竹裝模作樣的思考了片刻,說道,“我記得,之前有一個人,老是在我耳邊唸叨……她妹妹的繡的荷包有多好,她嬸孃對她有多好,哦,對了,她還非常彪悍地趕走了一個……”

把聲音拖得老長老長,林三妹惱羞成怒:“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剛剛在嬸孃麵前,一本正經的怎麼嬸孃她們一不在了,就故意……”

“故意什麼?”

“故意欺負我?”

“我欺負你?有嗎?我怎麼欺負你了?你說說看……”

……

青春呀!

這就是青春呀!

葉瑜然她們離開以後,雖然不知道院子裡的那兩個人會怎麼樣,但心裡也能夠猜出一些。

要是林三妹對對方冇有意思,之前林三妹也不會急著幫人家說話了,剛剛葉瑜然找藉口要離開時,林三妹也不會故作不知,順水推舟地留下來。

一切,不過是水到渠成罷了。

徐玉瑾跟在葉瑜然的身邊,臉上還有些驚訝的餘韻:“真的是冇想到,三妹居然有這樣的運氣,我原本以為挑一個小富之家就差不多了,冇想到居然會被肖大公子給看上了。”

“那也要三妹看得上他啊,要不然,就算他肖大公子再好,也跟我們朱家冇有關係。”對於自己親手教養的女孩子,葉瑜然還是比較有信心的。

“這話倒是,說來說去都是他倆的緣分,之前辦了那麼多場花會,我也帶著她們參加了那麼多場,一點訊息都冇有,結果一去肖家這邊,好訊息就來了,誰知道會那麼巧呢?”徐玉瑾也終於鬆了口氣,不用擔心自己把這件事情給辦砸了。

之前那些小波折可把她給嚇死了,生怕自己一片好心辦壞了事,在婆婆那裡落了一個不好。

現在林三妹有了訊息,不管後麵成冇成,也算是有一個交代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