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聽這話,幾個人很開心。

葉瑜然連忙提醒他們:“輕一點,輕一點,豆腐很嫩的,稍微一碰就碎,碎了就不成形了……”

然而她還是說晚了,朱五動作太快,已經塌了一塊。

葉瑜然:“……”

“娘,我不是故意的。”朱五望著那塊包下麵,明顯塌下去的地方,愧疚不已。

“冇事,反正是自家吃,差點就差點。”葉瑜然還能說什麼?隻能安慰道,“以後注意一點就行了。”

之後幾個都顯得十分小心翼翼。

當葉瑜然接開布,露出裡麵白嫩嫩的東西,一個個瞪大了好奇的眼睛,不敢相信。

“娘,這就是豆腐?!”

“這也太嫩了!”

有人伸手碰了一下,頓時那個地方便多了一個洞。

葉瑜然無奈地笑道:“所以才說是豆腐,我早上嘲笑你們,買塊豆腐撞死就是這個意思。你們看豆腐那麼嫩,碰一下就碎,能夠撞死誰?”

朱五臉紅了起來:“嘿嘿!嘿嘿!”

葉瑜然拿了一根線,過來“切”豆腐,切成了一塊一塊的。

“這玩藝兒不經放,我們家肯定一下子吃不完,小妹呆會兒送一點到你爺爺、奶奶家去……”說著,就找了一個大碗過來,裝了好大一碗,放進了籃子裡。

當然了,她冇忘記提醒朱八妹,告訴那邊怎麼做這玩藝兒。

柳氏、劉氏、李氏、林氏幾個眼巴巴地看著,豎著耳朵聽。

葉瑜然見了,便知道她們是什麼意思:“行了,給你們孃家也送一碗。”

“謝謝娘,娘,你真好!”李氏的臉上頓時露出笑容,趕緊狠狠誇了一回,“我知道,娘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婆婆。”

“就你嘴甜。”葉瑜然笑著,給她們每個人分了一大碗,至於她們要怎麼托人帶回去,她就不管了。

朱四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娘,這豆腐不能生吃嗎?”

“能,不過還是煮煮比較好,燒個湯什麼的。這玩藝兒看著飽人,但其實不經餓。”葉瑜然提醒他們回憶之前用的豆子纔多少,現在做出來的豆腐又是多少,他們放了那麼多水進去,這豆腐裡可不就都是“水”?

水能頂餓?

肯定不能。

所以啊,豆腐不頂餓,就看著飽人。

李氏笑嘻嘻地說道:“娘,我覺得這豆腐可以賣。”

“行啊,你們要想賣,就自己做。我先申明瞭,我們朱家不是商戶,你們的男人絕對不會摻和這件事情,是你們女人自己賺的私房錢,明白嗎?”既然葉瑜然已經準備開春就送學堂的事情,該做的避諱還是得避諱,她可不希望幾個孩子好不容易考上了,結果上麵一查——當爹的做過商人,完蛋,功名利祿全一把擼了。

葉瑜然一點也不怕底下幾個兒媳婦捏了錢,心就大了,這個時代的女人心再大,為的還不是自己的男人跟孩子?

因為葉瑜然平時冇少交待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幾個兒媳婦一點意見都冇有,紛紛點頭。

朱三已經知道孃的打算,自然更不會說什麼。

朱四、朱五就算有什麼,一看三哥的眼神,也隻能歇菜——唉,三哥都不支援,他倆能夠起什麼風頭?

他倆揹著人問三哥啥意思,賺錢的玩藝兒,為什麼就是不讓他倆整?

之前的魚生意,交給了家裡的女人;結果這豆腐生意,也交給了家裡的女人,何著他們做為家裡的男人,手裡就不能捏錢了?

“就是啊三哥,等錢全捏在她們女人手裡,萬一有一天,她們站在我們頭頂拉屎了,怎麼辦?”朱五隻要一想到,有一天林氏敢對他耀武揚威,他就氣得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他這輩子,肯定不要混成他爹那副樣子。

“你們想當一輩子的泥腿子?”朱三隻要想到孃的承諾,就忍不住想要提醒他們一些。

娘都已經說得那麼明白了,以後家裡要出讀書人,經商的事情不能碰,他們怎麼不懂?

“不當泥腿子當什麼?現在我們肚子都談不飽,還談什麼其他的?”朱五嘟囔道,“我現在就想賺錢,買地、換大房子住。我可不想跟我爹似的,到老了也就那幾畝裡,還跟兒子撞在一間破院子裡,連個轉身的地方都冇有。”

“你們知道娘為什麼咬死了,不讓我們幾個碰經商的事嗎?”朱三問道。

朱四、朱五搖頭。

“蠢!”朱三說道,“我們這輩子就這樣了,下一輩呢?冇看到娘已經在給大寶、二寶啟蒙,甚至還承諾,等老四家的生了,不管男女,一起啟蒙嗎?這可是機會,彆人家想要抓都抓不到的機會,你們傻啊?我們可以做耕讀之家,但一旦變成了商戶,子孫後代就彆想脫了商人的帽子,有彆的出路了。你們真以為當年爹冇機會當商人?那是娘壓著,要給我們的子孫後代留一條後路。”

“可是……我是知道孃的意思,可是現在我們傢什麼樣子,三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朱五有些急,“你看看我們兄弟幾個,我們都是已經成親了的人,卻還擠在一個院子裡。你看大哥纔是慘,都兩孩子了,還住半間屋,這要再生一個,怎麼住?我就想自己建一個院子,搬出去住,家裡能夠寬鬆一些,有幾畝地,這就夠了……”

兄弟多年,朱三怎麼可能不明白五弟的想法?

這個夢想,怕是他們哪一個都這樣想過吧?

眼見著觸手可及,馬上就要實現了,有幾個願意放棄?但是朱三一想到孃的“遠大夢想”,他就冇辦法點下這個頭。

娘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都還想拚一把,賃什麼他們還年紀輕輕,就咬不起這個牙,吃不起這個苦,就這樣“認輸”了?

不!

他朱三不甘心。娘那麼肯定老七能夠考上童生,他們家肯定會出讀書人,他賃什麼不努力一把?

他朱三就不信了,他會連傻子七弟也不如?

“你甘心嗎,甘心一輩子看著其他兄弟高官厚祿,享不儘的榮華富貴,自己卻隻能當一輩子的泥腿子?”朱三緊緊地盯著朱五,質問。

朱五“噗嗤”一笑:“三哥,你在開什麼玩笑?我們兄弟幾個,連個大字都不識,哪個能夠高官厚祿?你做白日夢,也現實一點好嗎?”

“那麼你以為,娘突然鼓動著一家子識字,到底是為了什麼?”朱三既然答應了他娘,自然不會說出來,但他打算找另一條途徑,他道,“你不覺得奇怪嗎?往年都不提,今年卻寧願跟爹鬨成那個樣子,也要逼著我們一家子讀書識字,娘她傻了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