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到是。”

李小姐、柳小姐聽公孫蕾這麼一說,又不覺得意外了,紛紛點頭。

兩人又說起了以前聽到的那些傳言,說什麼肖大公子其實好的不是女色,而是男色,或者肖大公子房裡有個丫鬟懷孕了,但被打了胎,又或者……

總之,都是一些不好的傳言。

之前公孫蕾、李小姐、柳小姐隻是嫌棄肖大公子太“冷酷無情”什麼的,似乎還隻是小事,一直到現在,因為林三妹已經跟肖大公子訂親了,她們擔心不已,這才忍不住多透露了一些。

林三妹的臉瞬間就白了。

什麼所謂的“表小姐”,她還是聽說過的,當初肖修竹送到朱家的賠禮,可不就是因為一位“表小姐”?

可……

這位表小姐居然是肖大公子的青梅竹馬?!

還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傳言是怎麼回事?

她們說的那個肖大公子,真的是她見到的那個嗎?

林四妹眸光微垂,袖間的手忍不住攥緊。雖然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她非常確定,關於肖大公子的不好傳言,都是聽這幾個人說的。

尤其是公孫蕾,幾乎每一次都是她引起的話題。

以前林四妹從來冇有懷疑過,但現在……

不知道為何,她後背涼了一下。

為了防止林三妹會被人看出破綻,林四妹決定,還是暫時不提醒她姐了,有什麼事等她們姐妹回去再說。

但公孫蕾這裡……

有的話,她不得不套。

“那怎麼辦?”根本不需要演戲,林四妹就已經咬白了嘴唇,她緊張地攥住了林三妹的手,朝公孫蕾問道,“如果肖大公子真的是這樣的人,可我三姐……我三姐已經跟他訂親了。”

“唉……”公孫蕾歎了口氣,一臉擔憂,“你們家裡的長輩也是,也不知道調查一下,就那麼急匆匆地跟人訂親,這不是……這不是明擺了想讓淑琪羊入虎口嗎?”

“那現在怎麼辦?親都訂了,還能退嗎?”

“你都說了,已經訂了,還想退親,哪能那麼容易?”公孫蕾皺著眉頭說道,“何況,人家是欒州肖家,而你們不過是……我是真心拿你們當朋友纔跟你們說,你們千萬不要誤會,我從來冇有那樣想過你們,可我冇辦法阻止彆人那麼想。”

“你的意思是說……”林四妹咬了咬嘴唇,說道,“這門親事,我們退不了了?”

“也不是退不了,隻是很難而已。一個,你們有可能會得罪欒州肖家,另一個,淑琪的名聲,恐怕……”公孫蕾擔憂地望著林三妹,說道,“也會受累,以後你們朱家在普壽城恐怕很難立足。”

公孫蕾把情況說得很嚴肅,似乎隻要朱家敢跟欒州肖家退親,就一定會被欒州肖家給處理一般。

彆看欒州肖家在普壽城的名聲不顯山不露水的,但其實這個家族比他們想象的要“冷酷無情”,否則也不會培養出那樣的肖大公子。

這些大家族就是如此,表麵上看起來光風霽月似的,但背地裡是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也就是表麵上好看罷了。

李小姐、柳小姐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顯然以前也深受其害。

公孫蕾似乎也怕自己當著人家的麵說不好,特地支開了李小姐、柳小姐等人,才一臉真誠地替林三妹、林四妹二人出謀劃策起來。

她說:“這門親事也不是不能退,主要是看你們能不能狠下這個心。隻要你們狠得下心,就冇有什麼好怕的。”

“我個人覺得,雖然欒州肖家確實可怕,但為了淑琪的幸福,得罪也就得罪了。”

“我的辦法很簡單,就是……”

……

她建議林三妹趕緊找一個下家,將其有私情的話傳到欒州肖家的耳朵裡,像他們那種大家族,一旦聽說林三妹有了情郎,肯定不會再娶林三妹過門。

到時候,根本不用林三妹、林四妹擔心,欒州肖家就會上門退親。

林四妹一臉震驚:“萬一得罪了肖家怎麼辦?你不是說,欒州肖家特彆厲害嗎?”

公孫蕾一臉認真地建議:“那就找一個不怕欒州肖家的,肖家再厲害,這普壽城也不是他們家說了算,找一個他們不敢得罪的,不就行了?”

“可……我們不認識這樣的人啊?”林四妹有些猶豫。

公孫蕾一咬牙,道:“如果你們信得過我,我給你們推薦一個,此人是我娘孃家那邊的,雖然不比欒州肖家,但他相貌堂堂,家有落產,又是讀書人……最重要的是,他是我小姨家的孩子,就衝著這個,隻要我開口,他肯定會幫忙。”

“那不是……你家親戚嗎?!”林四妹瞠目,難怪她覺得公孫蕾今天的話有些不對勁,居然想將她三姐介紹給其孃家那邊的兄弟,這……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時候,她三姐這麼搶手了?

林四妹連忙說道:“這怎麼行?這不會害了你嗎?不行不行,公孫姐姐,我們既然把你當朋友,怎麼可能會害你?這絕對不行……”

“好妹妹,既然我們是朋友,我又如何能夠看著淑琪跟那樣的人扯上關係?若是好人家也就算了,偏偏是肖大公子……”公孫蕾拉住了林四妹的手,“而且你放心,我這位表哥為人最是溫柔體貼,絕對不會嫌棄淑琪曾經跟人訂親過,若他要知道淑琪曾經有過那麼一段,隻會更加疼惜。至於你擔心的‘得罪’問題……我剛不是說了嗎,隻要你們找一個不怕欒州肖家的人就行了,在這普壽城,彆家我不敢說,我們公孫家,絕對不怕得罪欒州肖家。就算他們知道淑琪移情彆戀,跟我那位表哥扯上了關係,他們也不敢怎麼樣。”

“不行,絕對不行。”不等林四妹拒絕,林三妹就已經搖了頭,“即使你不怕你們公孫家得罪肖家,可我也不能……‘拖累’你們。何況,嬸孃對我們姐妹倆那麼好,我也不能讓嬸孃得罪肖家。”

雖然林三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林四妹說了那麼半天,她也算是反應過來了——不管怎麼樣,先順著四妹的話說,有什麼等回去後再問四妹。

“是啊,公孫姐姐,你也說了,肖家錙銖必較,特彆記仇,”林四妹特地咬了兩個成語,說道,“就算你們公孫家不怕,我們也不能白白讓你們招惹了一個小人,更何況……朱家不過是小門小戶,要是得罪了欒州肖家,那就是我們的不是了。說到底,都是我三姐命苦,我們……認命了。”

說著,林四妹紅了眼眶,從公孫蕾的手裡抽回了自己的手,難過地對林三妹深深一禮,說自己“對不起”她,可是她們姐妹二人是嬸孃養大的,她們不能對不起嬸孃,她隻能“對不起”三姐了……

姐妹二人,抱著哭成一團。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