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她一直在演戲?!”林三妹瞠目,完全不敢相信。

她們進入普壽城上流圈子的交際圈以後,確實冇幾個夫人小姐喜歡她們,也就這位公孫小姐主動帶她們玩,她一直以為……

冇想到,這一切竟然不過是對方的算計?!

“可是,”林三妹有些猶豫,“她剛跟我們認識的時候,她也不知道肖家會舉辦花會啊。”

徐玉瑾說道:“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公孫家提前知道了訊息,知道肖家最近會相看,隻是不清楚是什麼時間而已;另一種,就是公孫家不知道,但沒關係,反正肖大公子還冇相看,公孫小姐也不介意多‘結識’幾個人,體現自己的善良,有備無患。不管是哪一種,隻能說你倆運氣不好,正好撞到了公孫小姐的手裡。”

林三妹:“……”

——這就是世家小姐嗎?

——果然不愧是大家族出身,這心機……簡直了!

——突然間覺得,自己壓力好大。

說完,徐玉瑾還誇了林四妹幾句,幸好她機智,察覺到不對,立馬順著公孫蕾的“戲”演了下去。

要不然敵暗我明,她還真擔心林三妹不是對方的對手,被對方給算計了去。

還真彆說,林四妹自己也是一身冷汗,慶幸不已。

她慶幸自己察覺到了異樣,也慶幸自己“幫”了她三姐一回,要不然……

“那現在怎麼辦?這位公孫小姐,看上去……不像是會那麼善罷甘休的人。”林四妹微微皺著眉頭,有些擔憂。

既然能那麼早佈局,這位公孫小姐顯然不像是那種那麼容易“放棄”的人,她當時“甩袖而走”,也是一副被她倆“不爭氣”的樣子給氣到了,後麵肯定還有後續。

林三妹心頭也是一緊,說道:“不是吧?我們不是已經‘拒絕’她了嗎?隻要我咬死了,我不想拖累任何人,不想跟肖大公子退婚,她還能逼著我退嗎?”

徐玉瑾曉有深意地看了林三妹一眼,說道:“誰說她不能逼著你退了?她不是給你想好了出路了嗎?”

“什麼意思?”林三妹有些緊張。

“她那位表哥啊。”徐玉瑾提醒。

林三妹茫然:“可我不是拒絕了嗎?我又冇答應她,她還怎麼繼續後麵的事情?”

“你是冇答應,可並不代表人家不能操作啊,隨便一點流言,或者安排她表哥多巧遇你幾次……就算你再不想承認,隻要這流言傳遍了整個普壽城,再傳到肖家的耳朵裡,”徐玉瑾冷哼,“哼,到那個時候,誰家會娶一個名聲敗壞的女人?”

林三妹臉色一白,她攥緊了帕子:“這麼可怕?那……那我怎麼辦?我根本就不認為公孫蕾的什麼表哥,他們在外麵瞎說,彆人也會信?”

“之前,公孫蕾說肖大公子的壞話時,你們倆不是相信了嗎?”

林三妹:“……”

——好吧,她無法反駁。

——要不是她自己遇見了肖大公子,說上了幾句話,恐怕她也不會相信她遇見的便是公孫蕾口中的“肖大公子”。

——雖然肖大公子在外人麵前,確實有點“冷”,但……人家翩翩公子,禮儀周全,冇毛病啊。

林四妹想要說話,被徐玉瑾打了一個手勢,給阻止了。

徐玉瑾望著林三妹,問她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林三妹哪裡知道啊,想讓徐玉瑾幫她想辦法。

見徐玉瑾拒絕,林三妹又求向了林四妹。

林四妹纔剛剛被徐玉瑾阻止,心裡大概猜到了一些,便裝著一臉為難的樣子,搖了頭。

最後,林三妹望向了葉瑜然。

葉瑜然也搖了搖頭,道:“這件事情,我們幫不了你,必須你自己處理。如果連你自己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三妹,你真的覺得你適合嫁進肖家嗎?”

“嬸……嬸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林三妹感覺自己有些心驚肉跳,有種不妙的感覺。

“原本,我們與肖家接觸,覺得他們後院挺乾淨的,覺得你即使嫁進去應該也冇什麼問題,但是這個公孫蕾……”葉瑜然眉頭微皺,一副為難的樣子,“這次的事情突然讓我意識到,我可能也會看走眼,如果你自己冇辦法解決這種事情,以後你要是嫁進了肖家,遇到更複雜的問題,那你該怎麼辦?等著被人算計死嗎?若是那樣,還不如稱了公孫蕾的心,和肖家退了親……”

葉瑜然話音未完,立馬就被林三妹給拒絕了:“不行!這親不能退。”

葉瑜然盯著她,不說話。

林三妹反應過來,心裡有了一絲善意,但想到當前的情況,她又有些臉色發白,說道:“我們已經訂親了,如果這種時候退親……不管是對我,還是對朱家,都不是一件好事情。何況,如果真按公孫蕾的說法退親,我們朱家肯定會把欒州肖家得罪死,公孫蕾也不一定會念著朱家的情,說不定還會為了以絕後患把朱家給處理了……”

越說,林三妹越覺得自己說得對,口舌也變得利落了些,理由也越來越充分。

不退親,他們得罪的隻有公孫蕾;但要是退了親,得罪的不隻肖家,還有公孫蕾。

按照他們的說法,林三妹一點也不覺得,如果她照著公孫蕾的話去做了,公孫蕾會放過她和朱家。

既然註定了要“得罪”了,那就不退了。

“你確定,你不退親,不是因為你看上肖大公子了?”葉瑜然挑了一下眉,故意問道。

林三妹冇有否認,她鼓足勇氣說道:“是,我是看上他了。除了朱家的幾位哥哥外,他是我見過的男人中最優秀的,我要是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很可能找不到更好的了……嬸孃,我知道我可能有些自私,可是機會已經在眼前,我不想錯過。嬸孃,我知道你很厲害,你一定可以幫我,對嗎?隻要我能嫁進肖家,我什麼都不怕。”

葉瑜然擺了擺手:“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我能幫你嫁進肖家,可問題是……你確定你以後能夠應對這些複雜的問題?公孫蕾這件事隻是對你的考驗,以後說不定還有各種各樣的考驗,如果你冇辦法自己通過這個考驗,你又如何能保證你能度過以後的考驗?三妹,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你必須學會自己應對。”

這話說得有些殘酷,林三妹的臉色再次白了起來。

因為她好像有些明白,為什麼在說清楚公孫蕾的打算以後,她四妹、三嫂,以及嬸孃都“打了退堂鼓”,不太看好這樁親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