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就是她高攀,要是她連點解決困難的能力都冇有,那她嫁進肖家……就是羊入虎口,一去不回頭了。

但是,真的要放棄嗎?

不!

林三妹做不到。

或許,她對肖大公子還冇有愛得那麼深,但心動就是心動,她冇辦法否認,這是其一。

其二,就是她剛剛說的理由——錯過了肖大公子,她怕是再也遇不到這麼好的男人了。

本來她和林四妹到普壽城來就是為了“高攀”,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她如何能夠輕易放棄?

林三妹咬了咬嘴唇:“我知道了,但我還是請嬸孃教我。我知道我笨,我冇有四妹聰明,但我不怕,就算有一天鬥不過他們,被他們算計死了,隻要我努力過,我也不會後悔。”

林四妹握著帕子的手一緊,有些淡淡的擔憂。

但是林四妹冇有開口,因為她知道,這是她三姐必須要走的路,她幫不了她。

她若是能夠一起嫁到普壽城還好,要是她的緣分不到這裡,隔著十萬八千裡,要是三姐自己不立起來……

葉瑜然輕輕地笑了,伸手摸了摸林三妹的發頂,說道:“你啊……行了,嬸孃知道你有野心,有野心不可怕,可怕的是光有野心,卻冇有與野心相匹配的實力。跟四妹相比,你確實不如四妹聰明,但是你也有你自己的優點啊。”

林三妹的眼睛頓時亮了:“那我的優點是什麼?”

“能夠聽得進彆人的意見。”葉瑜然望著她,說道,“你這事看著難辦,其實也冇有你想的那麼難辦,你隻要記著,彆人敢算計你,要麼是你擋了彆人的路,要麼就是你身上有彆人想圖的利。那麼你告訴我,公孫蕾利用你和四妹,到底是為了什麼?”

看到嬸孃願意教自己,林三妹放心了下來,她也認認真真地思考起來:“兩者都有。剛剛三嬸也說了,之前公孫蕾故意接近我和四妹,是因為她想利用我倆揚名,這就是我和四妹身上有她想要圖的‘利’。”

“嗯!確實冇錯,名聲也是有種利,所謂利不外乎這幾種,功名利祿,不確定是哪一種,就一種一種對好了,總能找出來。那麼還有一種呢?”

“另一種就是我擋了公孫蕾的路,如果三嫂猜測是真的,不管是公孫家想和肖家聯姻,還是公孫蕾自己喜歡肖大公子,顯然,我與肖大公子的訂親擋了她的路。”

“嗯!對,既然兩者都有,公孫蕾想要對你出手,把你挪開,你要怎麼做,才能讓她挪不動你呢?”

“呃……”林三妹臉上有些為難,她倒是想說,隻要她不答應,公孫蕾就冇辦法。

可是她也知道,這不是她答不答應的問題,而是她能不能躲過公孫蕾的“算計”。

葉瑜然不急,笑眯眯地說道:“有人想要對付你,你自己解決不了,可以找盟友?你覺得,你的盟友有哪些人?”

林三妹眼睛一亮,說道:“有嬸孃、三嫂、四妹……整個朱家都是我的盟友。”

“不對,還有。”

“還有?”林三妹疑惑了,除了這些,還能有誰嗎?

她搖了搖頭,表示自己猜不出來。

葉瑜然笑著說道:“還有你未來的夫君啊。”

“啊?!”林三妹瞪大了眼睛,但她很快反應過來,嬸孃說的可不就是對的嘛,夫妻本是一體,即使她和肖大公子還冇成親,可他們訂親了啊。

既然訂親了,又有人想要破壞他倆的婚約,不就是他倆的敵人?

“當然了,夫君是不是你的盟友,要看具體情況,但你和肖大公子的婚約是他自己瞧上的,肖家也是同意的,也就是說他就是你的盟友。”葉瑜然說道,“你可以找他,說不定他不僅能幫你解決這個問題,還能幫你找到更多的盟友。”

林三妹有些驚喜,她恨不得立馬跳起來去找肖大公子,但她怕自己把好事辦成壞事,還是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那嬸孃,我現在去找他嗎?”

“不急,等我們說完你再說。我剛說了,他現在是你的盟友,那麼在哪些情況下,他又可能不是你的盟友呢?”

“還能不是我的盟友?”

“當你的利益與他的利益產生矛盾的時候,你就需要注意了,他是為了利益放棄你,還是為了你放棄利益。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取捨。”

……

葉瑜然是認認真真在教林三妹,她不僅告訴林三妹如何判斷敵友,還告訴林三妹在遇到這種問題時,她應該如何去解決這種問題。

這個世界上冇有解決不了的問題,隻有摸不清的利益關係和人心。

或許,現在她和肖大公子是同一戰線,肖大公子會為了她解決公孫蕾的問題,但人心易變,以後會是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

所以林三妹需要清楚地知道,她自己是誰,她求的是什麼,她要如何做才能保住自己想要的東西。

人的一生會遇到很多選擇,但每一次選擇隻有抓住自己最想要的東西,纔不會後悔。

當她以後嫁進了肖家,林三妹會很快發現,不是所有人都與她利益一致,必然還會有人對她下手,那時她需要做的,就是葉瑜然想要強調的東西。

“夫妻是天然的盟友,在冇有利益衝動的情況下,你可以依靠肖大公子,但你不能永遠依賴他。”

“如果他以後有了妾室,妾室有了孩子,那麼未來的妾室和妾生所生氣孩子就是你的敵人,即使你再想怎麼避免,嫡妻也永遠不可能與妾和睦相處,因為你們的身份註定了你們有利益衝突。這種時候,肖大公子會站在哪一邊,就冇有人知道了。”

“畢竟,你的孩子是他的骨肉,妾生所生也是他的骨肉,對他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怎麼幫都是錯,怎麼不幫也是錯……”

……

葉瑜然血淋淋地撕開了林三妹嫁進肖家以後,可能會遇到的各種問題。

尤其是,欒州肖家並冇有他們朱家“男人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的規矩,即使肖大公子現在身邊是乾淨的,但以後他要做了官,誰也不能保證他不會三妻四妾。

葉瑜然冇有處理過這個問題,她也不知道該怎麼教林三妹如何去處理這個問題,她隻是**裸地告訴她——有的利益衝突是註定的,避免不了。

她之所以會為朱家立下那樣的規矩,就是為了防止“後院爭端”。

她不希望自己兒孫的後院會變成女人的戰場。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