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如此,那你就用用看,要是順手,就留下來,要是用不習慣,就放在一邊,到時候等你嫁到肖家,再讓肖大公子幫你處理。”之前葉瑜然把“醜話”說在了前麵,但多少還是給肖家留了麵子,畢竟林三妹嫁過去不是結仇的。

人家肖家眼巴巴地把人送過來,她一不好用就送回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怎麼了。與其讓外人說閒話,不說讓林三妹忍忍,到時候當做陪嫁帶到肖家,讓肖大公子自己處理。

小夫妻嘛,隻有你給我留了麵子,我纔會給你留麵子。

林三妹點頭:“看來我跟嬸孃想到一塊兒去了,我也是這麼想的。”

她咧嘴一笑,便將肖大公子的計劃講給了葉瑜然聽。

葉瑜然不做評價,笑眯眯地讓她自己跟肖大公子商量著看。

徐玉瑾也在旁邊笑道:“可不是嘛,我們纔不在旁邊當壞人,你們未婚夫妻倆的事情,你們自己處理,我樂得清閒。”

“三嫂,你之前還說你疼我呢,冇想到這麼快就不管我了,你也太言而無信了。”被調侃的林三妹直接反擊,即使還會不好意思,她也冇讓自己坐以待斃。

這也是葉瑜然、徐玉瑾樂意看到的,畢竟到時候林三妹嫁了人,就是到人家家裡生活了。若是因為剛嫁進去臉皮薄,被欺負了也不好意思反擊,那就麻煩了。

幾個人笑鬨著,轉眼間,林三妹再次收到了公孫蕾的邀請。

自上次公孫蕾突然丟下大家跑掉,已經過去好幾天了,幾乎所有人都在等她的後續。

一看到這封邀請函,林三妹知道,“真相”馬上就要揭開了。

林三妹一邊讓安婆子通知肖大公子,一邊著手準備赴約的事情。

為了不讓公孫蕾起疑,一直與林三妹同進同出的林四妹自然會一起去,那麼不隻林三妹需要做安全防衛,林四妹也要。

因為她們也不知道,公孫蕾到底還是不是她們所認識的那個公孫蕾。

“四妹到時候小心一些。”上馬車的時候,林三妹對林四妹說道。

“三姐纔是,如果我們猜測是真,今天的重頭戲應該是你,三姐才應該更小心。倒是我,估計也是一個順帶的。”

“就算是順帶的也要小心,萬一她喪心病狂,想要殃及池魚呢?”

“你說得也對,我會小心的,走吧。”

……

這一次,公孫蕾約的是郊外。

天氣漸漸暖起來了,很多花都已經開放了,趁著這個時候出來郊遊賞景什麼的,是個不錯的選擇。

所以,公孫蕾找了一個很好的藉口。

“你們終於來了,快來……”

公孫蕾一看到林三妹、林四妹一行人,臉上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親親熱熱地迎了上來,將二人帶到了亭子裡。

她告訴林三妹、林四妹,這是她無意中發現的,要不是她們關係好,她才捨不得帶她們來這片冇有人打擾的美景遊玩。

到了亭子林四妹才發現,這次公孫蕾邀請的人有點多,不僅有李小姐、柳小姐,連一向與公孫蕾不對付的幾個世家千金她也請了。

其中,錢小姐一看到林三妹、林四妹的身影就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拿著帕子抹了鼻子,一副聞到了怪味的樣子:“真是的,怎麼到什麼地方都有這兩個窮鬼?難道我剛剛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公孫小姐,你也太不講究了,怎麼什麼人都請?”

“你怎麼這麼說話?淑琪、淑儀她們是出身差了一點,是泥腿子出身,但那也不是她們身願的,那又不是她們能選擇的。再說了,她們可是我朋友,我這人交朋友,一向隻看品德。”公孫蕾看似維護了林三妹、林四妹二人,卻不忘點破二人的身份,說她倆是泥腿子。

在座的各位,即使大部分人都聽說過林三妹、林四妹的身份,但親耳聽到跟傳言還是有區彆的。

這不,一時間落到林三妹、林四妹身上的目光有些多,若是心理差一點的,怕是要難堪了。

若不是對公孫蕾起了疑心,怕是林三妹、林四妹也不會想到,看似對她倆好的公孫蕾,其實一直冇忘記“利用”她們。

“切!”錢小姐翻了一個白眼,“我們什麼身份,她們什麼身份?你也好意思把她們跟我們放在一起,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錢小姐一甩帕子,讓公孫蕾“趕”人。

反正她說了,這個亭子裡隻能坐世家小姐,那種上不了檯麵的,還是坐在外麵好,免得又說她不給某人麵子。

“錢雲霞。”公孫蕾惱怒地喊了錢小姐的全名。

錢小姐不管,要麼公孫蕾把她們請出去,要麼她親自“請”。若是她親自“請”,就彆怪她不客氣了。

戲唱到了這裡,按照林三妹、林四妹以往的慣例,肯定不會讓公孫蕾為難,接著就會上前,主動跟公孫蕾表示,她們可以坐在亭子外麵,讓她不要為難。

事實上,林三妹、林四妹也確實是這樣演的。

“公孫姐姐,彆吵了,坐外麵就座外麵吧,反正外麵風氣更好,視野更廣,再加上今天天氣這麼好,曬曬太陽還暖和。”林四妹像以前一樣做了回“老好人”。

果然,公孫蕾歎息了一聲,直道“委屈了妹妹”,還警告了錢小姐幾句,讓她以後不要欺負她朋友。

接著,就下人在亭子外麵安排了位置。

為了防止林三妹、林四妹太尷尬,公孫蕾還陪她們坐在了外麵。

冇一會兒,與公孫蕾交好的幾位千金小姐也坐了出來,一臉笑意地與林三妹、林四妹說話,似乎剛剛發生的一切都冇有發生。

林四妹臉上還帶著笑,其實心裡差不多已經明白了公孫蕾的套路——故意邀請死對頭,然後故意讓她和三姐成為對方的“炮筒”,再故意“扮演好人”的施恩於她倆……

公孫蕾輕輕鬆鬆的,就做了一回白蓮花,讓人誇讚。

與此同時,還能收穫不少“欣賞”的目光,交到“朋友”。

如此高超的手段,真真是高人佩服!

眼看一切“正常進行”,似乎冇有什麼異常之處,但越是如此,林三妹、林四妹姐妹二人越是提高了警惕,互相提醒,生怕對方中了公孫蕾的計。

然而她倆冇想到,這次公孫蕾下套居然下得這麼“齷齪”?!

吃著點心,林三妹突然感覺自己的肚子有些不適,不由自主地攥緊了林四妹的手腕。

林四妹心頭一跳,連忙趁著人不注意微低了一下頭,小聲道:“怎麼了?”

林三妹心頭有些發慌,湊近了一些,在林四妹的耳邊輕聲道:“我好像……肚子不舒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