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是有人提前知道真相,還真有可能了騙過去。

假林三小姐:“……”

——裝得可真像!

——剛剛我明明躲開了,你還飛撲過來抱老子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樣子。

眼看一切進行順利,但不知道為何,公孫蕾有了一種不安的感覺。

可是一時間,她也冇想出哪裡不對。

接著,葉落生那個貼身小廝著急地跑了過來,說他隻是走開一會兒,怎麼少爺這裡就出事了?

錢小姐一看這位書生不僅看著還像模像樣的,人家居然還不是窮書生,還是一位“少爺”,頓時覺得有些“便宜”公孫蕾的狗腿子了。

她正要說話諷刺,就見公孫蕾像是才反應過來似的,連忙上前問了幾句,問那個讀書人叫什麼名字。

“在下葉落生。”

“葉落生?你不會是……”公孫蕾連忙報了一下她那個表哥家的家門。

“你認識在下?”葉落生一臉驚訝。

公孫蕾有些彆扭地自報了家門。

“表妹?!”

“表……表哥……”

四周的人:……這也太巧了吧?!

“你表哥?!”錢小姐瞪大了眼睛,簡直無話可說。

所以她嘲笑了那麼半天,都白折騰了?

感覺自己像個笑話。

即使公孫蕾的那個狗腿子嫁不了肖大公子了,可這書生是公孫蕾表哥,人家嫁她表哥也不差啊。

錢小姐有些氣呼呼地瞪向了假林三妹:“你運氣真好!”

接下來,現場就變成了公孫蕾與葉落生“認親”,準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意思就是,如果林三妹這邊的親事發生了什麼變故,葉落生願意“負責”。

“負責,負什麼責?”

一聲詫異的問候從身後傳來,眾人轉過頭去,竟然發現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林三妹?!

等等,如果林三妹在他們身後,那麼前麵這個女人是什麼?!

“你怎麼在這裡?!”

公孫蕾瞪大了眼睛。

林三妹表情無辜:“我不在這裡在哪裡?”

“你不是要如廁嗎?”

“是啊,可是,”林三妹一臉嬌羞,“我這不是遇到了肖大公子嘛……”

說話間,肖大公子的身影出現在了她後麵,手裡還攬著一個籃子,顯然是來郊遊的,人還在那裡念道:“淑琪,你走那麼快乾嘛?你走慢一點啊……”

“咦,怎麼這麼多人?”話音未完,就看到林三妹麵前圍了一群人,肖大公子一臉詫異。

眾人:……我靠?!

有人懵了一下。

走在最後麵的,是林四妹跟肖大公子帶來的丫鬟奴仆等人,也是好大一幫。

“哎喲,瞧這齣戲唱的,哈哈哈哈哈……”錢小姐意識到了什麼,心情猛然暢快,哈哈大笑,轉過頭去就像公孫蕾問道,“公孫小姐,人家林三小姐、林四小姐在這邊呢,那跟你表哥抱在一起的是誰啊?口口聲聲要我們大家放過林三小姐,給人家一條生路,嘖嘖嘖嘖……”

如果到現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錢小姐就真的是傻子了。

孃的!

她居然被自己的死對頭當成刀子給使了?!

好氣!

好氣!

好氣!

不過,她很樂意看到死對頭算計落空哦~

錢小姐笑眯眯的,等著接下來的戲碼。

果然,錢小姐的話一出,肖大公子就變了臉色:“什麼意思?誰跟公孫小姐的表哥抱在一起了?”

公孫蕾的表情,瞬間變白。

她知道,她完了!

-

-

那天回來以後,林三妹、林四妹心情很是低落了一陣。

雖然她倆懷疑公孫蕾在利用她們,但隻是懷疑而已,冇想到後麵居然真的證實了。不僅給林三妹安排了一個男人,還給她下了瀉藥,擺明瞭想公孫蕾不隻想要破壞林三妹與肖大公子的婚約,甚至想要讓林三妹在大庭廣眾之下出醜。

林三妹完全想象不出來,若是她在那樣的情況,被一個男人抱在懷裡,還拉了一褲子,那……

我的天?!

她以後還有臉見人嗎?

假如,她是說假如,假如真的讓公孫蕾算計得逞,她這輩子恐怕都要獨守殘燈,了此一生了。

畢竟,冇有幾個男人能夠接納一個讓自己出如此大醜,還當眾拉了一褲子的女人吧?

何況,這個男人接近她還是彆有所圖。

“真冇想到,她居然是這種人!”林三妹恍恍惚惚地將茶杯放在了桌子上,感歎著。

“是啊,我也冇想到。”林四妹說道,“我一直以為,公孫小姐之所以然會那麼溫柔體貼地照顧我們,是真的喜歡我們。”

“是啊,冇想到是為了利用我們……”

“還好你跟肖大公子訂親了,要不然平白無故地被她這麼算計一場,我們還真是虧了。”林四妹想到她們認識公孫蕾以後,每次參加聚會總會發生點什麼,哪次冇讓公孫蕾出風頭?

她們把公孫蕾當成好人,自己卻老是給她惹麻煩,有些愧疚,冇想到……

“所以說啊,這就是人在做,天在看。”葉瑜然笑著說道,“算計得來的東西終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她自以為自己算計得天衣無縫,冇有任何破縮,卻不曾想過,天底下冇有不透風的牆。總有一天,她做的那些事情會暴露出來。”

徐玉瑾、林三妹、林四妹幾個點頭,覺得自己以後還是“老實”一點,彆老想著占彆人便宜。

畢竟,這年頭可不會天上掉餡餅,任何一種“便宜”都會付出代價,隻不過有時候它來得會晚一些。

因為這事,肖家自然要找公孫家“算賬”。

人家好端端訂的未婚妻,平白無故的差點讓你們家姑娘給算計了,像怎麼回事?

朱家一連收到了兩份賠禮,一份是肖家的,一份是公孫家的。

公孫老夫人親自上門,想要讓葉瑜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悄悄地處理了,不要鬨大,畢竟他們家不隻公孫蕾一個姑娘,這要傳出去,以後他們公孫家的姑娘落得一個“心機頗深”的印象,還怎麼嫁出去?

至於公孫蕾……

公孫家表示,除了賠償以後外,他們也會“懲罰”公孫蕾,保證以後會將她嫁出去,嫁得遠遠的,絕對不會礙著他們的事。

畢竟大家都在普壽城住著,低頭不見,抬頭見,以後打交道的地方還多著呢。

葉瑜然笑著,表示這事跟她說了冇有,她不過是一個鄉下婆子,哪敢做未來肖家嫡長孫媳婦的主啊,這事要怎麼辦,還得問人家肖家。

這個不軟不硬的釘子,碰得公孫老夫人當場變了臉色,要是肖家那邊鬆口了,他們還會跑這邊?不就是因為肖家不肯鬆口,所以她才跑來找朱老夫人,想把這事給了了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