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夫妻兩個在後麵“你儂我儂”,前麵的隊伍中,葉瑜然則關心地詢問著徐老、宴和安、朱七一行人一路的平安。

待得知他們考試順利,分到的號房都還算不錯,冇有生病,也冇有遇到什麼不好的事情,葉瑜然臉上的笑容大了一些:“一切順利就好,就怕你們出門在外有個什麼,心裡一直惦記著。現在看到你們一個個都平安的回來了,這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

一席普普通通過“家常話”,卻讓宴和安聽出了心安的感覺,感覺特彆窩心。

他覺得,跟朱家人呆在一起的感覺,就像“回家”。

反倒是宴家……

嗬!

每次回去的時候,他都有種自己是外人的感覺。

說了一會兒話,葉瑜然便讓下人帶剛回來的各位到院子裡洗漱,收拾妥當以後,就把吃的給安排上了。

朱七笑嘻嘻地說,還是家裡的東西好吃,吃著怎麼都比外麵的安心,味道也好。

“喜歡吃就多吃一點,這粉啊,老早就給你們備著了,就等著你們回來吃……”葉瑜然指著桌上的吃食,笑著說道,“還有這些配頭,都是讓廚房特地燒製的,就想你們回來吃個香。”

徐玉瑾還在旁邊補充:“娘一直算著日子,知道你們要回來了,還親自去廚房盯著,就怕廚子燒出來的不和你們的胃口,就想給你們弄點可口的。娘說,出門在外,是唸的就是家裡的那一口,不管什麼時候,這個都得備好。”

言語間,透露著家人的關愛之情。

朱七感覺,碗裡的粉條更好吃了。

說話間,葉瑜然也提了慶祝舉子宴的事,按她的想法,普壽城和家裡都要各辦一場。

家裡那邊的自有家裡那邊操心,她不急,就是普壽城這邊的,她想要跟各位商量一下。

“和安,我是這樣想的,反正你在這邊也冇什麼親人,不如這宴席讓我們一塊兒辦了。”葉瑜然說道,“正好呢,你和老三、老七都跟著徐老讀書,又是徐老帶去考試的,你們是同窗,邀請的友人也都是同一個圈子裡的,正好一起。”

“至於親戚……”

“我們在這邊也冇什麼親戚,算來算去,請的也都是老三、老七的先生、同窗或友人之類的。”

……

宴和安略作思考,道:“行,這件事情我聽朱大孃的。”

“那這件事情被這麼說定了。對了,除了你們幾個的喜事,我這裡也有一件喜事要跟你們提前說一聲,”葉瑜然看了一眼林三妹,笑著說道,“就是三妹,她定親了,定的是欒州肖家的肖大公子肖修竹。”

“肖修竹?”宴和安回憶了一下,“這人我認識,見過幾麵,也聊過,為人處世挺有手段的,心機……”

對肖修竹這個人,宴和安評價還是滿高的。

至於身世方麵的差異,宴和安隻字未提。

既然人家已經定親了,說明雙方已經考慮過這個問題了,不需要他操心。他隻要人品這方麵冇問題,就行了。

他道了一句“恭喜”。

“這人我也見了幾麵,感覺確實還可以。”葉瑜然說道,“人有心機,有手段不怕,隻要彆用到自家人身上就行。三妹性子急,易衝動,肖大公子有手段,能夠控製得住大局麵……如此,有肖大公子護著,我也不怕三妹以後會被外人給算計了。”

被點了名的林三妹紅著臉,不敢插話。

朱三對肖大公子不甚瞭解,不過他當場表示,晚一點他會找人再打聽一下肖家的事情,以防意外。

對於肖家,徐老瞭解的倒是多一些,講了些能說的,說了出來,讓葉瑜然心裡有底。

不過大體來說,大家對這門親事都還是比較看好的,畢竟朱家現在出了兩位“舉人老爺”,也算拿得出手。

倒是林三妹本人,得在出嫁前,趕緊多跟徐玉瑾學學大戶人家的規矩,尤其是管家這塊。

肖家現在是肖大夫人管家,上麵還有老夫人,下麵也有眾妯娌,等輪到林三妹插手庶務也還要好幾年,這些事情也夠肖大夫人“調教”了。

但,人家肖家願意“調教”你是一回事,你自己有冇有那個本事學到手,並且拿下來,就要看你自己了。

吃完飯,除了葉瑜然,桌上的女眷便退了下去,把談話空間留給了他們幾個。

之前徐老冇想起朱三妹、林四妹已經到了說親年齡的事,現在聽葉瑜然說起,他開始回憶自己身邊是不是有什麼合適的年輕小夥。

朱三這邊呢,倒能挑幾個出來,一個是他之前的舊友俞世,之前曾經定過親,但他未婚妻意外病逝,現在還單著;一個是府試時認識的潘俊遠,家裡隻是普通富紳,但他已經考中了舉子;一個是俞世介紹的牧君浩,祖上商人出身,直到他這一代才獲得科舉資格……

朱七眼巴巴地看著他三哥在那裡數著人,偶爾插上幾句話。

其他的他不懂,但朱七也跟這些人見過,聊過天,他也可以說說自己看到了什麼,跟他們說了什麼。

葉瑜然的腦海裡,大概有了些輪廓。

“不急,三妹那是緣分到了,自然而然就定了,四妹比她小一歲,晚一年也冇什麼。”葉瑜然說道,“以後有機會,我見見他們再說。”

隻是葉瑜然冇想到,她會那麼快見到這幾個人。

原來,林三妹與欒州肖家肖大公子定親以後,林三妹、林四妹姐妹二人便在普壽城的夫人圈子裡傳遍了。

俞世、牧君浩是本地人,自然也聽家中姐妹提到過。

當然了,他們倒不是聽說林三妹、林四妹如何,而是聽說——欒州肖家肖大公子跟一個鄉下姑娘定了親。

正好,這個鄉下姑孃的兄弟他們認識,是朱三、朱七二人。

所以,朱三家中有還未定親的妹妹?!

俞世一臉驚訝,從前從來冇往這上麵想過,但聽說欒州肖大公子都與朱三的妹子定了親,不知道為何,突然有些意動起來。

朱三、朱七已經是舉人老爺了,一個娶了欒州徐家的千金,現在還有一個妹妹要嫁入欒州肖家,嘖嘖嘖……

這姻親,實力不俗啊!

俞家比不上欒州肖家,但在普壽城裡也算不錯的,隻是官身不若欒州肖家根正苗紅罷了,若是能夠通過朱家與這兩個大家族扯上關係,那豈不是多了兩大助力?

心思一動,俞世便找父親,做了彙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