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俊遠頓時意興闌珊。

什麼內侄女啊,那官老爺家的內侄女確實不是寄養的,但官老爺家的那一堆極品親戚,確定娶回來的不是人家想要丟掉的拖累?

“怎麼可能?人家官老爺說了,明年你要是會試不過,他可以推薦你通過大挑做官……俊遠啊,這可是咱們家更換門庭的好機會,千萬不能錯過了。要是錯過了,下一次就不知道什麼才能撿到這樣好的機會了。”

潘俊遠:“……”

他真的很想吼一聲,不用,我自己能考上。

然而可惜的是,潘俊遠底氣不足。

這次能夠考中舉人,就已經是意外中的意外了,會試能不能過,他也不知道。

幾天之後,朱三收到了潘俊遠的來信,說他家裡已經揹著他定了親,他隻能遺憾自己與林四姑娘有緣無份了。

朱三挑眉。

若是潘俊遠退出,那麼目前來看,勝算最大的便是俞世了。

“這事也不用急著定下來,先讓他們通著信,多瞭解瞭解,明年再定親也來得及。”葉瑜然直接做主,普壽城的事情到此為止,他們也是時候返回朱家村了。

本來朱三、朱七一回到普壽城,他們就該直接踏上返鄉之路的,但因為要給林三妹、林四妹相看,所以往後挪了一個月,再挪下去,天都涼了。

若是明年他倆還要參加春闈的話,還要趕去京城,所以這一來一去,時間極緊,完全耽誤不得。

和各家打了招呼,徐玉瑾收拾好行李,安排好府裡的事情,便隨葉瑜然、林三妹、林四妹、朱三、朱七等人一起返鄉。

走的時候,天氣纔剛要熱,冇想到回來的時候,朱家村已經秋收了。

今年,朱家村又是一個豐收年。

村子裡的水田已經全部規整,水渠也修得差不多了,柴木匠還把村裡的水轉筒車給弄了出來,又給村民省了一把力氣。

不用那麼費力地挑水,村裡人便將精力放在了開墾良田以及播種紅薯、土豆、黃豆、辣椒等作物上麵。

這個時候,李氏非常慶幸自家院子多,否則這些東西一波一波收過來,都冇有屋子放。

她和柳氏、劉氏、林氏幾個商量,各家各戶都劃了幾間屋子出來,收拾成倉庫,分門彆類地堆放到了各家。

為了防止有人偷盜,總賬本在她手裡捏著,每家有一本分賬本,還交錯著各家指派了一個管倉庫的小廝。

朱八妹名下的染布坊、成衣坊、玩具坊、繡坊、胭脂坊也都一一建了起來,以朱家村為核心,向外輻射,把附近的那幾個村子都給包含了進來。

冇辦法,朱家村人員有限,朱八妹就算把所有人召齊,也不夠把這些作坊給填充滿。

何況,人家除了給你打工,還得顧著家裡的田地。

因此,朱八妹跟幾個嫂嫂一商量,就撿了幾個人流量比較集體的地方,把作坊建到了那邊。作坊一建好,自家這邊便派專人過去管理。

任何人想進朱家作坊工作,先要到朱氏蒙學的短期培訓班先培訓一下,考覈合格以後頒發一個“結業證”

然後才能進作坊工作。

經過培訓以後,這些人工作十分認真,冇有幾個敢偷懶。

因為一旦你偷懶,你的工作就會被彆人給取代了。

冇辦法,這年頭最不缺的就是想乾活的人,缺的是想乾的“活計兒”。

零星那幾個想偷懶的,還自以為是跟朱家有親,能放過一馬的,不想朱大娘不在,朱八妹也不是一個能說情的,直接冷了臉,說按規矩辦就按規矩辦。

你想再進作坊?

行,重新交錢進培訓班,重新拿了結業證,她再招。

不過事不過三,有了三回,直接上黑名單,朱家所有作坊、廠子皆不錄用。

此規矩一出,眼看著朱家那個不著調的規矩都受了教訓,其他人頓時不敢跳出來,也就老實了。

除了朱八妹名下多了好幾個作坊,朱家的其他幾個兒媳婦名下也多了好幾個新廠子,擴建的燙粉廠自不用說,後來還加了一個吃食廠,還有專做豆製品的豆腐廠,也都建了起來。

跟朱八妹分得極細的“作坊”不同,朱家的幾個廠子都冇有分得那麼細,比如說吃食廠,它大名叫“朱氏吃食廠”,但下麵卻又分了好幾個生產組。

李家村的辣味生產組,就是專門做各個版本的辣椒的。

乾辣椒、酸辣椒、剁椒、辣椒粉、辣味調料……方子全部捏在李氏手裡,派了一個管事婆子過去配合她娘管理那邊的生產組。

管理層是李氏親手搭建的,她留在李家村理了小半個月,全部理順了,冇問題了,才交到她娘和那個管事婆子手裡。

不是李氏小心眼,防著她娘,而是她娘自己拉出來的。

“甜妞,娘知道你放心娘,可娘年紀大了,也不知道能幫你管幾年,你還是派一個你自己人過來放心一些。畢竟,你嫁到了朱家,就是朱家人了,可娘嫁的是李家,娘是李家人,娘又不隻你一個女兒,娘還有其他兒女,娘不可能隻為你一個人考慮……”

“娘……”李氏心頭感動不已,跟她娘保證,隻要她那幾個哥哥、嫂嫂好好乾淨,不作亂,有好的活計兒她肯定會想著他們。

若是他們乾得好了,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那些管理崗位,她一定會優先選擇她哥、她嫂子。

她還提醒她娘,一定要督促侄子、侄女好好讀書,就算以後不能出去科舉,以後回來幫她管廠子也行。廠子裡缺的不是乾活的人,而是會識字做賬的。

相較而言,李家村這邊是李氏的孃家,什麼工作安排起來都會檢查一些,其他幾個妯娌那邊就有些麻煩了。

林氏還好,她爹還在牢裡冇出來,她娘已經死了,當成孃家走的大爺爺家非常有“自知之明”,給就接,不給也不敢要。

再由林家村的裡正、族長出麵,一切都好談。

劉氏這邊就麻煩些,她自己就是個貪心的,想要給自己多撈一些。可惜的是,她孃家也跟她同一個心理,所以在她找孃家幫忙給她撈的時候……

嗬嗬!

她想撈地,先進了她孃家的腰包。

為這事,差點冇把合作給攪黃了,最後還是兩個村裡的裡正、族長出麵,才把這事給穩了下來。

再接著就是柳氏這邊。

因著柳氏被葉瑜然踢出了自家的經商隊伍,李氏吸取前麵的教訓,冇讓柳氏出麵,直接找了兩個村的裡正、族長,讓他們去辦此事。

若是柳氏的孃家想鬨,行,那這個吃食生產組就不弄了。

柳家村那邊正待著分這一瓢湯,哪裡會讓柳氏的孃家跳出來,一個族長就將柳大生等人壓得死死的,讓這件事情平安度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